高智晟被绑架四年了,四年来,我没有听到过他的声音,没有任何人和单位证明他还活着,我无数次梦到他已经不在人世,让我忘了他。但是在昨天,他又来到我梦中,告诉我他还活着,他很快就可以来到我和孩子身边,他瘦了一些,却是如此真切,正当我要问他什么时候来的时候,梦就醒了,,,,,,

这就是我们家的现实,16年来,我们这个普普通通的家庭,被全世界最黑暗最无耻的政权—中国共产党彻底撕裂。

到今天为止,我都坚持认为高智晟不是共产党宣传的那样,是一个有野心革命家。他只是在从事律师的工作中,坚守人的良知,把共产党那些反人类的犯罪事实进行揭露,让世界看到中国共产党丑恶的真面目。

他为此付出代价不是正常人所能想象的,他自己失去自由十六年,妻离子散,无数次被骇人听闻的酷刑折磨。我带着二个未成年儿女逃亡异国,女儿在中国被中共警察羞辱,毒打,心理所受的创伤至今未能痊愈;五岁的孩子,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只能从照片中回忆,人生最需要父亲的时期,却注定被父爱缺席;他的亲姐姐,也是世界上最爱她的人之一,在弟弟被绑架三年后,跳河自杀…….

今天,是高智晟被共产党绑架四整年的日子,整整1460天,我的血泪早已流尽。我甚至一度相信高智晟已经死于共产党的毒手,然而,我知道我不能放弃,我们相识36年,结婚31年,我仍然相信,不论天涯海角,海枯石烂,我一定要找到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早已放弃共产党纠正错误,为高智晟平反昭雪的想法,我只要他接一个电话,亲口告诉我,他还活着。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主妇,我现在只有这一个卑微的要求。

如果这个卑微的要求不能得到满足,我将用尽我的余生,用尽我在美国十几年所有社会资源,寻求对前陕西公安厅长胡明朗,现厅长徐大彤,陕西政法委书记庄长兴的国际制裁,包括冻结财产,驱逐直系亲属等等。现任公安部长和前任公安部长不能制止陕西公安厅的胡作非为,也将成为我的下一个目标,我将保留寻求对两任公安部长国际制裁的权力。

16年来,你们共产党低估了高智晟的决心和毅力,没有征服他。现在,也将你们正视我的决心,中国自古有孟姜女哭倒长城的故事,我也许哭不倒长城,却有信心让你们这些吸满民脂民膏的政法高官多年所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最后,求神看顾我,给我勇气,让我面对中国共产党这群魔鬼!也恳请所有有良知的好人,帮助我,提供更多信息给我,让我早日找到我苦命的丈夫-高智晟!

耿和
2021年8月13日

来源: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