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苏联日志(107)

    723  俄罗斯CP中央发表声明指出,叶利钦关于非党化的命令没有法律依据,是非法的。 “这项命令剥夺了俄罗斯公民的宪法权利,毁灭性地打击了我国日益发展中的民主,阻挠了多党化的发展,妨碍了成立新的政治运动和社会运动”; “强烈地激化了国内的政局,使国家业已稳定的进程受到破坏。” 声明最后呼吁各级党组织和党员保持“克制”,要求苏联总统宣布这一命令无效。

同日,俄罗斯联邦司法部长在解释非党化命令的条款时声称,将追究不执行非党化命令者的责任。

此外,苏共莫斯科市委也发表声明,指责叶利钦的命令旨在建立独裁制度。

724   由戈尔巴乔夫主持召开的共和国全权代表团领导人会晤在莫斯科附近的新奥加廖沃结束。这次会晤的目的是完成新联盟条约草案的工作。戈尔巴乔夫对记者说,“有关联盟条约的工作已完成……” “主要的是我们终于取得了一致。与会者学会了相互谅解,形成了对最尖锐的问题进行有原则的讨论的文明态度。” 戈氏说,会议过程中全面讨论了食品供应问题,与会者一致认为这是一个需要优先解决的问题。戈氏表示他不赞成分开,不赞成退出,而赞成各共和国在新联盟和新联邦范围内的深刻的主权化。走这条道路有许多重大的优点,会有许多收获。

同日  据塔斯社报道,叶利钦说,关于国家机关非党化的命令同国家宪法并不矛盾,命令也没有影响他与戈尔巴乔夫的关系。俄罗斯独立工会联合会副主席说该命令不涉及工会的权利。另据报道,苏联司法部长谢尔盖.卢希科夫发表讲话说,叶利钦非党化的命令明显中断了苏联的民主化进程。

同日  苏共中央监察委员会发表声明,呼吁和捍卫CP员的宪法权利,荣誉和尊严,反对反共歇斯底里。声明指出,“在民主口号和号召改革的掩饰下,极端主义势力正纠集在一起。它们主张孤立和禁止苏共这个反对改变社会制度的主要力量”。 “在一些共和国,正在通过违反苏联立法、国际人权公约的法律、命令和其他文件。因政治理由而禁止从事某种职业和担任某种公职。为了压制思想不一致的人,正在成立各种违反宪法的组织”。 苏共中央监委呼吁苏联最高苏维埃和总统、各主权共和国议会充分利用自己的权利,保障每个公民的权利和自由,而不管其政治信仰如何。同时希望司法部门采取一功必要措施贯彻宪法。中央监委支持各级党务机关利用各种合法手段保护苏共党员的公民权利、荣誉和尊严。

199043日,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了关于加盟共和国脱离苏联的法律。根据这项法律,要求脱离苏联的共和国必须得到公民投票三分之二的多数支持,并且要有五年的过渡期。脱离苏联前必须同中央清算财务账目。在过渡期结束前,必须再次举行公民投票,而且要和地方的投票分开考虑,如果个别地区愿意留在苏联,就允许它们这样做。如果要求独立的共和国没有获得三分之二多数的支持,那么它在十年内不能再举行公民投票。同时,苏联最高苏维埃还通过了一项紧急状态法,规定一旦发生自然灾害、工业灾害、流行病和聚众闹事的情况,可实施紧急状态。政府还可以宣布宵禁,停止政党和公共组织的活动以及解散民间武装。如果国家安全机构无法控制局势,苏联总统有权直接实施总统法规。

这两项法规,不只是对付立陶宛的。因为另外已有十个加盟共和国也在闹独立,立陶宛只是带头羊而已。

这两项法规一方面承认根据1922年联盟成立的条约,每个加盟共和国都有自由退出联盟的权利。另一方面,要求独立必须得到三分之二公民的支持。要分家,还得把经济账算清,别想一拍屁股就走人。况且,这项法律也是一条缓兵之计,规定了“五年”、“十年”的期限,得过眼前,暂缓图之。

45日,立陶宛议会通过了一项声明,准备就该共和国的独立问题按苏联的新法律举行公民投票。呼吁戈尔巴乔夫立即同立陶宛领导人举行谈判,并强调,立陶宛不想切断同苏联的经济、文化和人道关系。但这条被认为是妥协和解的好消息随之被接二连三的坏消息所淹没。

47日,维尔纽斯举行了30万人的集会,支持立陶宛独立。一队队示威游行者从城市的四面八万向市中心挺进,他们从苏军士兵及坦克旁走过时义无反顾。而且,拉脱维亚、爱沙尼亚、白俄罗斯、乌克兰及阿塞拜疆等民族主义组织也派出了代表。集会者通过了致戈尔巴乔夫的呼吁书,请求为开始举行平等、善意地解决所有争论的谈判尽一切努力。

紧接着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也行动起来了。先是爱沙尼亚议会通过了独立宣言,戈尔巴乔夫立即致电爱沙尼亚领导人鲁特尔说: “如果你们不撤回宣言,我不得不采取在立陶宛采取的措施。” 这时,拉脱维亚CP代表大会又发生分裂,有三分之一支持独立的代表退出会场,成立了新的拉脱维亚CP,其目标就是脱离苏共和使拉脱维亚独立。

火上浇油的是,俄罗斯社会民主运动在莫斯科举行了为期两天的代表大会,来自52个城市的二百名代表呼吁苏联军队、克格勃和其他部门要对国家而不是对党负责,要求最高苏维埃承认立陶宛的独立宣言。

荀路 202172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