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苏联日志(108)

725  苏共中央召开全会讨论新党纲草案等问题,戈尔巴乔夫作了报告。他说,苏共应把本国及世界的社会主义和民主思想的全部财富,而不单是马列主义作为自己的思想基础。虽然共产主义思想仍是人类的方向,但现实经验并未提供根据其在可预见的未来是实际可以达到的。他严厉批评了苏共正统派企图修正二十八大的改革方针,指责这些派别“实质是拒绝所有制形式的多样化,不认为有必要进行社会政治结构的改组,并对国家的对外政策进行别有用心的批评”。戈氏还批评了叶利钦的非党化命令,他说: “不管用什么论据来对这一行动加以论证,它都是在使本来就充满冲突的局势复杂化。这绝不是社会现在所需要的。” 他强调,“我们在谈和谐,却通过了实际上有损于团结、有损于已出现的建设性地解决困难问题趋势的文件。”

同日  据俄罗斯联邦国家统计委员会公布的材料说,上半年共和国的社会经济状况没有好转。国民收入比去年同期减少9%,工业生产总值减少了3.5%,消费品生产减少2%。矿工罢工、经济联系削弱都给经济造成很大的损失。4月份商品和服务业提价使大多数居民生活水平下降。虽然职工工资有所提高,但被物价上涨抵销了。实际工资比去年6月减少了12%。因提价给居民补贴了596亿卢布,但市场并未稳定。

同日  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乌克兰CP中央第一书记古连科发表电视讲话指出,乌共是苏共的组成部分,原则上遵循苏共的纲领性原则。但是,考虑到共和国的历史传统和地位,还是要奉行符合乌克兰人民利益的自己的独立政策。乌共支持乌克兰议会关于共和国完全主权化的思想。但是,乌共仍然坚持党的队伍的团结,坚决维护苏共的团结。

726  苏共中央全会闭幕并发表了新闻公告。这次全会通过了七个决定和声明,并讨论了组织问题。戈尔巴乔夫致了闭幕词。他说,这次全会上理智和求实的态度占了上风,多数发言都从理论的立场和政治立场出发,从苏联社会发展的迫切任务的角度对纲领草案进行了深入分析,这种态度孕育着巨大的力量。同日,苏共中央就这次全会结果举行了记者招待会。苏共中央书记扎索霍夫指出,尽管发生了激烈的争论,这次全会是本着努力相互理解和保持党的统一的精神进行的,全会“经受住了在基本问题上保持一致意见的这个主要问题的考验”。

49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两院举行联席会议,通过了苏联地方自治和地方经济总原则法。根据这项法律,上级政权机关将由过去的领导者变为下级政权机关活动的协调者。同日,苏联总统委员会作出决定,要求对立陶宛实行更多的经济和政治制裁。戈尔巴乔夫说,他希望避免在立陶宛实行总统管制,但又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

413日,苏联总统、总理联名写信要求立陶宛领导人在两天内撤销独立宣言,否则将对立陶宛实行经济封锁。

但立陶宛当局毫不妥协,断然拒绝。于是苏联在418日切断了对立陶宛的石油供应,仅提供15%的天然气让居民使用。接着,对立陶宛的封锁从能源扩大到食品、金属、木材和机器配件。同时,苏联不仅关闭了立陶宛与波兰的边界,而且严密地封锁了海岸线。

面对莫斯科的严厉经济制裁,立陶宛政府决定关闭其大多数工厂,同时作为对抗措施,停止向苏联提供制成品。立陶宛领导人向人民发出呼吁,要求他们克服困难,顶住苏联的经济封锁。

美国此时扬言要对苏联实行经济制裁。欧共体12国外长呼吁苏联立即取消对立陶宛的封锁,同时暗示立陶宛不要操之过急。法国总统密特朗和西德总理科尔联名致信立陶宛领导人兰茨贝吉斯,要求他暂时停止实施独立宣言。

立陶宛总理普伦斯克尼只好出访外国,以寻求援助和贷款。如果苏联不取消制裁,立陶宛的经济到525日就会陷入停顿。他首先出访美国,受到布什总统的接见,得到美国的强烈支持。

54日,拉脱维亚议会颁布独立宣言,宣布拉脱维亚是一个“独立的民主共和国”。512日,波罗的海三国最高苏维埃在塔林举行会议,一致同意联合起来同苏联进行争取独立的斗争。三国领导人签署了《一致与独立宣言》,决定恢复波罗的海委员会同盟,发誓在争取独立的道路上通力合作,同时致信戈尔巴乔夫和布什总统,要求他们承认这三个国家在过去两个月里宣布的独立决定。

517日,戈尔巴乔夫和雷日科夫接见了立陶宛总理普伦斯克尼。普氏递交了由立陶宛政府和议会联合作出的一项折中建议,表示要暂时冻结独立化的措施。但戈尔巴乔夫坚决予以拒绝,他坚持要立陶宛放弃独立宣言,因此,会谈不欢而散。立陶宛议会在听取了普氏与戈氏会谈情况的报告后,秘密商定暂停实施独立,但在立陶宛召开的最高委员会会议上未获通过。

在这种情况下,戈尔巴乔夫只好软化下来,他在524日与波罗的海三国代表的会谈中,表示原则上不反对立陶宛独立,立陶宛将在两三年内获得独立和主权。立陶宛也作出相应让步,决定暂停实施独立宣言一百天。630日,苏联开始恢复对立陶宛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这场风波暂时平息了。

荀路  202172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