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苏联日志(151)

923  白俄罗斯最高苏维埃通过决定: 建立自己的防御系统和国家安全系统。建立共和国武装力量的构想是以不使用武力和以武力相威胁,承认现存边界的不可侵犯性为原则的。

戈尔巴乔夫同意大利总理安德烈奥蒂举行了会晤。戈氏通报了苏联在粉碎政变前后的事态发展状况和从最近的事件中所吸取的教训。主要的结论是,坚决地沿着改革的道路向前走下去,破坏旧的极权主义体制结构。戈氏说,正在同叶利钦和其他共和国领导人协作制定新联盟条约草案、各共和国间经济条约草案以及将在健康的基础上重新加快改革的其他重要文件,存在着困难,而且还不少,但是清醒而正确地对待局势,就能够克服困难,而且这些困难一定会被克服。

924  格鲁吉亚总统加姆萨胡尔季阿宣布,从25日起在首都第比利斯实行紧急状态。加氏在记者招待会上说,正在出现一个受莫期科指挥的企图推翻他的活动,“格鲁吉亚、尤其是第比利斯的政治局势非常紧张,这是一场反对总统和议会的政变。” 他说,紧急状态期间禁止集会游行,由忠于政府的警察和国民卫队负责维持治安。他要求占据新闻中心的反对派放下武器撤出大楼。他声称,反对派是“前CP黑手党犯罪集团的代表”,反对党制造事态是想“制造流血和促使苏联干涉格鲁吉亚”。

在塔吉克议会大厦前举行的一次群众大会的参加者要求取消紧急状态,解散共和国议会,塔吉克最高苏维埃主席纳比耶夫辞职。

苏联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洛博夫大将对塔斯社记者说,苏联各军区司令已得到苏联国防部长关于不参加解决各共和国内部冲突和族际冲突的命令。塔斯社说,军队不参加解决各共和国的冲突表明,苏联军队的新的领导人力求使军队摆脱不属于它们履行的政治职能,而以前军队却不得不履行这种职能。

美国总统布什会见苏联外交部长潘金,潘金要求美国向苏联提供大规模的援助,布什则表示增加援助有待于苏联继续实行改革。潘金对记者说: “我向布什总统保证,我们已经作出了选择,新的结构包括由戈尔巴乔夫总统领导的国务委员会已经成立。现在的问题不是等待和观望我们国家如何发展,而是采取坚定的行动,提供短期的和直接的人道主义援助。”他说,苏联希望同西方“在经济领域进行某种大规模的合作”。布什表示,美国将向苏联提供食品医药等人道主义援助,帮助苏联人过冬,但美国现在不会提供直接的财政援助。他再次申明美国的立场,即苏联必须实行西方式的自由经济才能得到西方的大规模经济援助。

1990928日,9个加盟共和国的政府首脑或部长撇开雷日科夫政府,在爱沙尼亚首都塔林举行会议,讨论了安排政府间接触、共和国之间的直接关系和建立跨共和国市场等问题,签署了规定建立政府间协商委员会的议定书。这9个加盟共和国是俄罗斯、白俄罗斯、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摩尔多瓦、塔吉克和波罗的海三国。当然,其中俄罗斯的作用不言自明。

在俄罗斯与联盟分庭抗礼、闹得不可开交之际,15位兄弟中的老二乌克兰也不甘落后,那里的民族主义势力930日在基辅举行了十万人参加的游行示威,呼吁乌克兰退出苏联。101日,乌克兰最高苏维埃第二次会议开幕之日,数千人组成的示威队伍把议会大厦围得水泄不通,要求解散苏维埃,解散CP,政府辞职,乌克兰独立。102日,一些大学生在议会大厦前的广场上开始绝食,声势越来越大,一直闹到1024日,结果总理被迫辞职,乌克兰最高苏维埃决定取消宪法中有关苏共领导作用的条款,并宣布共和国法律高于联盟法律。

这样,自俄罗斯通过主权宣言的两个多月来,七八个加盟共和国接连仿效,尤其是乌克兰最高苏维埃1024日的决定堪称是继俄罗斯之后的又一次地震。苏联最高苏维埃同日通过了《关于保证苏联法律效力》的法律。该法律重申: 在联盟范围内,苏联法律高于各共和国法律,违反这一原则的共和国文件不具有法律效力。但苏联最高苏维埃的法律墨迹未干,俄罗斯最高苏维埃就针锋相对地通过了《关于苏联机关文件在俄罗斯联邦境内生效法》。此法律规定: 苏联国家权力机关的各项法律和其他文件、苏联总统的命令和苏联政府的文件须经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的批准后才能在俄罗斯联邦境内生效,如果这些文件是在俄罗斯联邦授予苏联各项权限范围内通过的,则可直接在俄罗斯联邦境内生效。

叶利钦就这样给了戈尔巴乔夫一个响亮的耳光。第二天,又一个响亮的耳光劈脸打来。打手则是苏联第三大共和国哈萨克的总统纳扎尔巴耶夫。哈萨克最高苏维埃通过的主权宣言宣布本法律至高无上,其内容与俄、乌二国别无二致。

苏联的三大共和国一起向联盟宣战,把“主权战”、“法律战”推向最高潮,而且它与“政变战”和“倒阁风”交汇为一团,表明苏联政治斗争已达到白热化的程度。戈尔巴乔夫不禁哀叹: 苏联“目前正在进行一场真正的政治斗争、权力斗争,这场斗争具有对抗性质,而且其参加者是不择手段的。”

尽管如此,联盟条约草案经过多方磋商,反复修改,终于在19901123日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会议上正式推出。

荀路  202191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