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总统,我的美国同胞们:很明显,一年前的今天,在这个神圣的地方,民主遭到了攻击,人民的意愿遭到了攻击。宪法,我们的宪法,面临最严重的威胁。面对对方人数占上风的、野蛮的袭击,国会警察、华盛顿特区大都会警察局、国民警卫队和其他勇敢的执法人员,挽救了法治。 我们的民主得以高举。我们人民,经受了这一切。我们人民,取得了胜利。

在我们的历史上,第一次,一位总统不只是在选举中失利,他还试图在凶猛的暴徒闯入国会大厦时,阻止权力的和平交接。但他们失败了。 他们失败了。 在这个纪念日,我们必须确保:此类袭击,永远,永远不会再发生。

今天,我在美国国会大厦的雕塑大厅向您讲话——这是在内战前的数十年里、众议院举行过五十年会议的地方。

这一层楼,是­一位来自伊利诺伊州的年轻国会议员,亚伯拉罕 ∙林肯,坐在 191 号办公桌前的所在地。在他上方,在我们上方的那扇门上,通向圆形大厅的,是一座描绘历史缪斯女神克里奥的雕像。在她的手中,有一本打开的书,书中记录了在下面这个议院里发生的事件。一年前的今天,一如200 多年来,克里奥站在这个大厅里,注视着。她记录了所发生的一切:真实的历史,真实的事实,真实的真相,正如哈里斯副总统刚刚分享的,以及你、我和全世界所亲见的。

圣经告诉我们,我们当认识真理,真理使我们得自由。我们需要知道真相。好吧,这是关于 2021 年 1 月 6 日的上帝的真相。请闭上眼睛。回溯那一天。你看到了什么?

暴徒横冲直撞; 在国会大厦内,第一次,挥舞着象征着导致摧毁美国、撕裂我们的邦联国旗。即使在内战期间,这种情况也从未发生过。 但它发生在这里——在 2021 年。

你还看到什么? 一群暴徒,打破窗户,踢门而入,闯入国会大厦,柱子上的美国国旗被用作如同长矛的武器,灭火器被扔在警察脑袋上。一群自称热爱执法的人群,袭击警察,拖拽他们,朝他们喷雾,踩踏他们。

超过140名警察受伤。 我们都听到了那天在场的警察就所发生的事情作证。 一名军官引用“一场中世纪的战斗”一词来 称呼它; 那天的他,比在伊拉克打仗更害怕。

从那天起,他们就被反复问到,任何人、任何一个人,敢贬低或否认他们所经历的地狱吗?我们亲眼看到:暴徒危及大厅,威胁众议院议长的生命,事实上,他们竖起了旨在绞死美利坚合众国的副总统的绞刑架。

什么是我们看不到的? 我们看不到:一位刚刚召集暴徒发动攻击的前总统,坐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外的私人餐厅里,在电视上看着这一切,当警察遭到袭击、生命危在旦夕、一国之都被围时,长达一小时他什么也没做。

这不是一群游客。 这是武装叛乱。 他们并不打算维护人民的意愿。他们试图否定人民的意愿。他们不希望举行自由和公平的选举——他们想推翻它。 他们不是为了拯救美国的事业。 他们企图颠覆宪法。

这不是要沉湎于过去。 这是为了确保过去不被埋葬。这是唯一的出路。这就是伟大的国家所做的。 他们不掩埋真相。 他们直面它。 这听起来有点夸大其词,但那就是真相。 他们正视它。 我们是一个伟大的国家。

我的美国同胞们,世有真相。 可悲的是,世有谎言。 谎言孕育和传播,乃是为利润和权力。我们必须绝对清楚:何为真相,何为谎言。 这就是真相:美利坚合众国前总统,制造并散布了一个关于 2020 年大选的谎言网络。 他这样做,是因为他置权力于原则之上。

因为,他认为,他自己的利益,比国家利益、比美国利益更重要; 因为,对他来说,他受伤的自我,比我们的民主、或我们的宪法,更重要。他不能接受他输了。 尽管, 93 位美国参议员(美国参议员总数为100人——译者注)、他自己的司法部长、他自己的副总统、每个战场州的州长和州官员,都说:他输了。

这就是你们中的 8100 万人在为新的出路投票时所做的。他做了美国历史上、这个国家的历史上从没有总统做过的事——他拒绝接受选举结果和美国人民的意愿。

虽然共和党中一些勇敢的人们反对它,试图维护该党的原则,但还有太多别的人,正在将该党转变为别的东西。他们似乎不再想成为政党,林肯、艾森豪威尔、里根、布什们的政党。

但是,无论我与支持法治而非个人角色的共和党人的其他歧见为何,我将始终寻求与他们合作,在可能的情况下寻求共同解决方案。

因为,如果我们有对民主的共同信念,则一切皆有可能。一切。

所以,此时此刻,我们必须决定,我们将成为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我们会成为一个接受政治暴力作为常态的国家吗? 我们会成为一个容许偏心的选举官员可以推翻人民合法表达的意愿的国家吗?我们会成为一个不是生活在真理光照之下、而是生活在谎言阴影下的国家吗?我们不能允许我们成为那样的国家。 前进的道路是:认清真相,并以真相为生。

由这位前总统和许多恐惧于他的怒气冲冲的共和党人投喂的弥天大谎是:这个国家的叛乱,实际上发生在 2020 年 11 月 3 日的选举日。

想想吧。 你曾这么想的吗? 你那天投票的时候是这么想的吗?按你当时所想,你在做的,是参加叛乱,还是,在履行作为公民的最高职责并投票?

这位前总统的支持者试图改写历史。他们希望你视选举日为叛乱日,而视 1 月 6 日发生的骚乱为人民意愿的真实表达。

你能想出一种更扭曲的方式来看待这个国家,看待美国吗?我不能。

这才是真相: 2020 年的选举是这个国家历史上最伟大的民主展示。你们在那次选举中的投票人数,比美国历史上任何时候历次选举都要多。当天,在疫情中,超过 1.5 亿美国人到了投票站并投票。有些人面临着生命危险。他们应该被鼓掌,而不是被攻击。

现在,一个又一个州,正在制定新的法律。不是为了保护投票,而是为了否认投票。不仅为了压制投票,还为了要颠覆它;不是为了加强或保护我们的民主,而是因为前总统输了。这位前总统和他的支持者,不是看着 2020 年的选举结果,说他们需要新的、或更好的想法来赢得更多选票,而是决定:他们获胜的唯一途径是,压制您的投票并推翻我们的选举。

错! 这是非民主的,直率地说:这是非美国式的。

由前总统及其支持者投喂的第二个弥天大谎是,2020 年的大选结果不可信。 而事实是,在美国历史上,没有任何选举,比这次选举受到更严格的审查,或更仔细的计票。

每一个质疑(大选)结果的法律挑战,在这个国家的每个法院,凡可提起法律挑战的,都提起了;也都被驳回了,而且通常被共和党任命的法官驳回——包括前总统本人任命的、从州法院到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法官们。

重新计票,在一个州又一个州地进行。 佐治亚州将结果数了三遍,其中一次是手工重新计算。

在几个州的选举之后很久,进行了以假充真的党派审计。 没有一次改变结果。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其中一些州,实际上胜利的差距略有增加。

那么,让我们就2020年发生了什么道个分明。甚至在第一轮投票之前,这位前总统就已经先发制人地对选举结果播散怀疑。他花了几个月时间来建立了自己的谎言。其并非基于任何事实。他只是在寻找一个借口,一个掩饰真相的托词。

他不仅仅是一位前总统。他是一个被击败的前总统,在一场充分、自由和公平的选举中,被你们投票超过 700 万票数的差额击败。

“选举结果不准确”的证据为零。事实上,在每一个必须出示证据和必须宣誓说真话的管辖地,这位前总统都未能做出一个象样的案件。

想想看,这位前总统和他的支持者,一直无法解释他们如何接受 11 月 3 日发生的其他选举结果是准确的:州长选举,美国参议院选举,众议院选举,其中,他们缩小了众议院的差距。他们没有挑战其中任何一种。总统的名字是第一位的; 然后我们沿线往下分别为:州长、参议员、众议院。是什么原因,在同一张选票上,这些结果是准确的,但总统竞选出了毛病呢?——在同一天、同一天、由同样选民投的同一张选票上?唯一不同的是,这位前总统没有输掉这些比赛,他只是输掉了自己个人的那场比赛。

最后,由前总统及其支持者投喂的第三个弥天大谎是,那些寻求通过暴力强加其意志的暴徒,才是这个国家真正的爱国者。

当你看到暴徒洗劫国会大厦、破坏财产、真的在走廊上大便时,你会这么想吗?

当你看到暴徒翻阅参议员和众议员的办公桌时,你会这么想吗?

当你看到暴徒追猎国会议员时,你会这么想吗?

爱国者? 我可不这样看。

对我来说,150 多名(应为“1.5亿多”,估计拜登少说了一个词”million”, 译者注。)在投票站和平投票的美国人、保护投票正当性的选举工作人员、捍卫国会大厦的英雄,才是的真正爱国者。

不能只有你赢你才爱你的国家。 不能只在你方便的时候才遵守法律。如果你拥抱和激活谎言,你就不是爱国者。

那些强攻国会大厦的人,那些煽动和呼吁他们这样做的人,是用匕首直指美国的咽喉,直指美国的民主。

他们不是出于爱国主义或其原则来到这里。他们来到这里,乃是出于盛怒。他们来到这里,不是为服务美国,而是服务于独夫。那些煽动暴徒的人,那些拼命否认这次选举认证,无视选民意愿的真正的阴谋家,他们的阴谋被挫败了。国会议员、民主党人、共和党人都留下了。按宪法要求,参议员、众议员、工作人员,完成了他们的工作。他们信守誓言,捍卫宪法,免受国内外所有敌人的侵害。

瞧,朋友们,现在轮到我们所有人——我们人民——来捍卫法治,保守民主火炬不灭,确保美国承诺青春永驻。这个承诺处于风险之中——重视蛮力而轻视民主神圣性、以恐惧压倒希望、置个人利益于公共利益之上的力量,视之为寇仇。

毫无疑问,无论国内外,我们生活在历史的拐点。我们重新进入民主与专制之间、多数人的愿景与少数人的贪婪之间、人民的自决权和自私自利的独裁者之间的争战。从中国到俄罗斯以及其他地方,他们打赌民主国家的日子已经屈指可数——事实上,他们告诉我:民主太慢,过于被分裂所拖累,因而无法在当今瞬息万变的复杂世界中取得成功。

他们还打赌,美国会变得更像他们而不像我们。他们打赌,美国是专制者、独裁者和强者居之之所。我才不信。那不是我们所当为者。那不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样子。那也不是我们应该成为的国家。永不。

我们的国父们,虽不完美,但他们启动了一项改变世界的实验,这真正改变了世界。在美国,人民当家作主。权力将和平转移,而绝非由矛尖或枪管说了算。他们提出了不易企及的文件和构想——难以做到、但不能被压制的构想。

是的,在美国,人人生而平等。放弃那种若你成功则我失败、若你领先则我落后、我若打倒你则我多多少少会拔高的观点吧。

对这次选举撒谎的前总统,和袭击国会大厦的暴徒,他们离美国的核心价值观,真是远得不能再远了。他们想要统治,否则就摧毁。

当我们的国家在来克星敦和康科德,葛底斯堡和奥马哈海滩、塞内卡瀑布、塞尔玛、阿拉巴马州进行战斗时,我们为何而战?

我们为何而战?我们为投票权而战、我们为自我管理权而战、我们为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而战。

权利伴随着责任。

视彼此为邻居的责任。也许我们与那个邻居有不同意见,但他们不是敌对方。

接受失败,然后回到竞技场,下次再试一次的责任。

看到美国是一个理念、且这个理念需要被警惕地守护的责任。

今天,自 2021 年 1 月 6 日以来一年了,我们站在这里,导致我们在这个地方所看到的愤怒和疯狂的谎言,并没有减弱。因此,我们必须坚定、坚决、不屈不挠地捍卫投票权和计票权。

有些人已经在这项神圣的努力中做出了最大的牺牲。 1 月 6 日之后,吉尔和我在国会大厦圆形大厅哀悼警察不是一次,而是两次。一次,是为了纪念在袭击发生后第二天失去生命的布赖恩·西克尼克警官。第二次,是纪念比利·埃文斯警官,他也为保卫国会大厦而丧生。

我们想到了其他丧生者和受伤的人,以及每位承受着那天创痛的人。从捍卫这座国会大厦的人到两党国会议员及其工作人员,到记者、自助餐厅工作人员、看守工作人员及其家人。

不要自欺欺人了。那天的痛苦和伤痕已深深扎根。我已经说过多次,每当我们想到 1 月 6 日的事件时,它不会来得更真切了。我们正在为美国的灵魂而战,这场战斗,靠着上帝的恩典和这个国家的善良和伟大,我们将赢得胜利。

相信我:我知道民主有多难。我对美国面临的威胁了然于胸。但我也知道,我们最黑暗的日子会通向光明和希望。诚如副总统提到的,珍珠港事件中的死亡和破坏,迎来了对法西斯势力的胜利。从埃德蒙佩图斯桥上血腥星期天的残暴事件中,催生了历史性的投票权立法。

所以现在,让我们站起来,写下美国历史的新篇章,在这篇章里,1 月 6 日不是标志着民主的终结,而是自由和公平竞争复兴的开始。

一年前的今天,我没有向这座国会大厦寻求这场斗争,但我也不会退缩。我将站在这个裂口。我将保卫这个国家,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将匕首置于民主的咽喉之上。我们将确保人民的意愿被倾听。由选票而不是暴力说了算。这个国家的权力将永远和平交接。我相信,总统的权力和目的是:团结这个国家,而不是分裂它。

高举我们。不要把我们拆散。这是关于我们的,而不是关于我的。在美国的心灵深处,燃烧着约 250 年前点燃的、自由平等的火炬。这不是国王、专制者或独裁者的土地。

我们是有法治秩序而非混乱的国家,我们是和平而非暴力的国家。在美国,人民通过选票来治理国家。人民意愿至上。

所以,让我们一起记住,我们是上帝之下的一个国家,不可分割,尽我们所能,今天、明天乃至永远,我们是美利坚合众国。

愿上帝保佑你们。愿上帝保佑我们的军队。愿上帝保佑守护我们民主的人们。

(肖国珍译, 2022年元月7日)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