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记事那天起,天天听,日日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共产党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天真无邪的孩子一下子认定毛主席就是伟大的救星,共产党就是英明的领导。这两个命题像几何真理,获得了6亿人民的一致认同。毛主席的话句句都是必须遵从的最高指示,党制定的路线条条都是灿烂的金光大道。

没想到的是,人的阅历多了以后却喜欢较真,开始对过去的盲从反思。是啊,建国60多年了,为什么一定要要坚持党的领导?党为什么不能相信人民,让他们自由自在地活着?为什么党钦点了行政干部还不放心,让党委书记们再压上一头?为什么在国家之上,还要有党中央指手画脚,把握方向?为什么反贪只在中纪委里选择性地进行?为什么要用人民创造的财富去扶植一个至高无上拥有8000万成员的大组织?

唐宋元明清五朝没有党的领导,改朝换代不误;英法德意志三国没有党的领导,百姓过得挺好。我们倒是有党的绝对领导,运动折腾不断,百姓饥寒交迫。建国以后,党都干了些什么?三反五反,镇压反革命,公私合营,反右斗争。大跃进让千万人饿死,人民公社迫使农民拆掉炉灶,钻进大锅饭的牢笼;文化革命挑动群众斗群众,人人胆战心惊。

执政党无偿占有了民间的财富后,硬要割掉资本主义的尾巴,剥夺了百姓勤劳致富的权力。劳动者的工资十几年冻结,每人每月只有30斤的定量。从地富资本家到右派分子,老百姓一批又一批地遭到无情批斗,不经过法院诉讼,沦为罪人。到了文革,连党内的那些所谓走资派也逃脱不了灭顶的灾难。在党的绝对权威下,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成了强加于人的紧箍咒。父子反目,夫妻离异,师生成仇,让几代人失去了传统道德和人性。这就是党的光辉业绩,这就是党对国家和人民的伟大贡献。

毛主席说,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可是中国为什么非要有个说一不二的核心,这个核心又凭什么非得是共产党当仁不让。党一贯高唱的马克思主义为什么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党的领导人又有几个读过马克思的书籍?漫山遍野的贪官群体难道也算马克思的门徒?横行跋扈的红二代也算马克思的子孙?再说马克思要是真那么好,为啥遭到德国人抛弃,难到莱茵河的文化比黄河愚蠢?

几十年的社会实践,让我们不得不认真回顾一下所谓坚持党的领导到底是什么货色?

第一,共产党是个政治群体,他们所赖以生存的是政治方针,意识形态,路线斗争。故而在国家事务中,处处以政治标尺衡量。然而,一个国家能否顺利发展的关键在于一个稳定健全的制度,在于公民对政府的信任,在于政府能否依法治国。

一个凌驾于政府之上的政党领导就像横架于小夫妻之上的婆婆,束缚政府办事员的手脚,把百姓管得服服帖帖,无所作为。而强制推行的政治路线又会干扰国家的经济、法律、甚至科学、教育。国家和个人一样,需要宽松的社会环境,顺其自然,脚踏实地地发展。

纵观历史的过去,中国的治理所依靠的居然是一堆空洞的口号,比如阶级斗争是纲,一抓就灵;比如总路线的多快好省;比如你们一定要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比如要团结不要分裂;比如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比如不管黑猫白猫,能拿耗子就是好猫;比如仨代表和科学发展观;比如七不讲,五不要和中国梦。这些口号是党的领袖冥思苦想强加于人的迷乱指令,夸夸其谈,不着边际。

第二,在政府之上再冒出一个执政党的指挥会造成臃肿庞大的领导机构。国家应当由主席和国务院直接领导,地方应当由省长和办公厅治理。为了坚持党的领导,国务院之上还要有政治局,省长之上还要有一群省委书记和副书记。职责重叠,人浮于事。无疑为数众多的领导干部也造成纳税人的经济负担。何况为了坚持党的领导,还要养活一堆党的下属机构,比如共青团、工会、妇联,还有那些甘愿充当花瓶的民主党派。这些机构都是吃党粮的单位,而党粮就是国粮,就是从人民嘴里夺下的口粮。

第三,坚持党的领导会形成一个至高无上的强权机构,党直接控制着军队、警察、法院、电视、报纸、广播,甚至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从中央到街道,党的领导一级一级像不同尺寸的虎钳禁箍着百姓的思想,限制百姓的自由,国家成为清一色的党国、警察国。党强迫全国只有一种声音,只唱一种旋律,只喊一种口号。这一切机制都建立在党英明伟大的假设上。然而党不是天使,他是由肉身的人控制的。一旦领导人出错,无人抗衡,无人制止,就会给全国带来灾难。对一个疆域广袤和人口众多的大国来说,这无疑是潜在的民族危机。文革的十年就是铁证。

第四,太上党有绝对的领导权力,谁能登上总书记的宝座,谁就是无冕的皇帝,可以面南背北,居高临下,颐指气使,假公济私。而在最高领导的宝座下,又不乏一群野心勃勃察颜观色之徒,蝇营狗苟,争权夺利,于是党内分门别派,内斗不止。这些大人物之间的争斗像蛟龙一样,把水搅浑,令全民不得安生。由于他们在党内有极大的势力和影响,党内斗争白热化的时候,还会发起全国性的运动,让本来事不关己的百姓、学生强行参与,乱打一锅粥,举国上下成了混沌的chaos。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为了保住桂冠,他们不惜让国民经济瘫痪,不惜停产停课。阴毒的党人为了一己之私,把整个国家当成了权力斗争的赌注和角斗场。到头来吃苦受罪的是那些无辜的平民百姓。

第五,高高在上不受制约的党人非常容易形成一个特权阶层。他们控制国家的经济命脉,他们控制着官员的提升,他们操纵着银行、矿山和水电。他们手中耀眼的权力自然会引起奸佞的敬畏和阿谀。当大量金钱从他们眼前掠过的时候,由于刑不上大夫,他们或他们的子女就会监守自盗,公饱私囊。改革开放后无官不贪的壮观局面不能不说是太上党独裁的恶果。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令人可笑的是,新任的党人居然信誓旦旦地把反贪当成自己的荣耀,当成拉拢百姓的旗帜,用以换取百姓的信任。同样可笑的是,那些跟屁虫们不假思索,不追寻贪官的由来,却摇身一变,把反贪当成党的辉煌业绩。事实上,目前揪出的每个大贪都有十几年的犯罪经历。是谁纵容包庇了他们?那些上层领导即使不是同伙也算渎职。中纪委的职责就是把贪官上下左右摘清后,捂上盖子,做成貌似孤立的案件,从而保护自己的同仁。

第六,坚持党的领导造成了一只庞大低效的干部队伍。因为上上下下的党政领导人都是由党一手决定,或者说由党委的负责人决定,并非经过民众选举。因此这些官员只对上级溜须拍马,竭尽阿谀奉承之能事,效力听命。这些官员没有群众基础,故而不会对人民负责,为百姓办事。由于这些官员都由党任人唯亲一手培养,于是上级视下级官员为门徒弟子,相互包庇,相互关照。下级视上级为伯乐知己,感激涕零,营私舞弊。上级对下级没有检查监督的家规。下级对上级则报喜不报忧,沆瀣一气。在耀眼的金钱下,他们会上下联手,贪污受贿,胡作非为。以致整个官场糜烂龌龊。

第七,党领导一切的制度缺乏法律的依据,唯一的原因就是党打了天下。打江山坐江山成了无须求证的真理。为了证明合法身份,他们必须好大喜功,做几件振奋人心名垂青史的业绩。于是党和党的最高领导人常常会头脑发热,急功近利,利令智昏。他们要用几座土炉炼出超过英国的钢铁;他们要让黄土地长出每亩万斤的稻谷;他们要把农民像牛羊一样赶进公社,只争朝夕地实现共产主义;他们要跟三峡夺电,让神女惊叹世界殊;他们要南水北调,挑战自然;他们要让数千万工人下岗而长痛不如短痛;他们要高喊一带一路,称霸东亚。可惜许多的丰功伟绩最终都成了绝妙的讽刺和泡影。遗憾的是,党里从来没人敢站出来承担过错,否定自己。他们继续不断地更改着口号,渲染着伟光正的人造形象。

太上党的喉舌们天天高喊伟大光荣正确,可是他们从来不愿说伟大在何方,正确在何处,光荣在哪里。自49年以来,百姓被强制性地吸吮了60多年党妈的政治奶水。经过历次的运动之后,大家不妨认真回味一下,这奶水究竟甜在何处?党在几十年里都给你们带来了什么?

具体分析起来,一党制又可以采取两种模式。一种是党代制,每隔几年,党召开代表大会确定政府人选。但人选一经确定,则实行党政脱离,中央、党委不再监管国事,省委也不再是权力机构。另一种是党权制,代表大会只是个过场。党从始至终权柄在握。党成了一元化领导的内定核心,于是有党国合一,党军合一,政经合一,政教合一。党的影响渗透到各个角落、领域,党内斗争必须要惊动和利用广大的人民群众。很不幸,中国现行的一党制乃是后者。党权制实际上是皇权制的变异,一姓之天下扩充为一党,皇帝的权威分封给政治局常委。这种国体无论从统治强度或破坏力来说都超过了历朝的帝制。

建立新政以后,毛泽东最大的骄傲就是他领导的党推翻了三座大山,即封建主义、殖民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姑且不去理论推倒这三座大山是否是中共一人的功劳,但取而代之的一座大山则确是毛泽东的历史贡献。这就是一党独裁。

中国要往前进,就必须实现民主。而实施民主的第一步,就是让执政政党退居幕后,不干国事。从党权制衰变到党代制,放弃党中央和政治局的职权,精简掉省部等单位党委的建制,党和共青团等政治组织不再接受纳税人的资助。然后,逐渐培养反对党,过度到多党竞争的民主制。台湾能办到的,大陆为什么不行?

有人担心,一旦失去党的领导,中国就会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用可怕的结局来遏制民主的进程。你们为什么不反问一句,反右、饥荒、文革以及官场和军队的败坏还够不上可怕的深渊吗?横空出世的毛泽东死了,国家更加消停;总设计师邓小平亡了,市场照样开放;几千万人下岗了,也未引起动荡;国民党下野了,台湾照样维持宪政;陈水扁入狱了,民主制度依旧。事实将会证明,没有太上党,中国更健康。去掉党权制,人民更清爽。那些求稳怕乱的不外乎来自三种人,红后代、官后代,以及为数不多的既得利益者。

党不是上帝,没那么伟大。党人也没有解放全人类的胸怀,他们也要花费心思攫取几个在职的学位,他们也要把孩子送到哈佛耶鲁,他们的兄弟姐妹也要闷生发财移民海外。但分有点自知之明的话,他们自己就会引咎辞职了。

被动的忍耐和等待只会使执政党变本加厉肆意横行。人民要形成一股力量,发出自己的声音。国家属于人民,而不是某个政治团体,某几个权贵家族。几千年来,欧洲经历了多次变革,政体、思想、宗教、科学技术都在不断创新,建成了相对和谐稳固的社会。就算能进入共产主义,遥遥领先的也是他们。日本明治维新,抛弃德川幕府,迈进现代国家的行列,把北洋海军打得落花流水。为什么我们中国必须揪住中学为体不放,抱守残缺,不废旧制呢?如今,中国挖掘了土地、资源和劳力促成了高GDP的富裕国家,但是经济的发展最终还会受到政体的限制,甚至步入危机。在四个坚持下的中国崛起不过是另一场洋务运动,它的最后成功还得经过烈火的考验。

那些党内的大员们,不必整日埋怨西方亡我之心不死。从鸦片战争的的结局来看,存心亡我的正是中国的统治阶级自己。为了手中的权力,为了子孙的福荫,他们不以国家为重,在独裁路上一意孤行。宁可亡国在前,也要亡党在后。宁与友邦,不给家奴。他们利欲薰心,继续剥夺百姓说话的权利,剥夺百姓自卫的权利,像一条愚顽不化的凶龙,把中国推向天外的黑洞。

有位官爷问了:“你肆无忌惮地把党的领导恶毒攻击一番,共产党领导中国65年,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你又作何解释。”是的,这里牵涉到两个理。第一,千年的帝制和儒教培训出一大批良民、顺民。朱元璋来了,他们会跪在大明脚下;李自成来了,他们会因不纳粮而欢迎闯王;皇太极来了,他们会留起辫子,忍气吞声;民国来了,他们会言必称国父、蒋委员长;日本人来了,他们会加入伪军,带领鬼子进村;毛泽东来了,他们又会高喊吾皇万岁,歌颂救星。是的,党应当感谢前朝的努力,留给他们一批心甘情愿听任摆布的良民。换言之,如果派这样的党去领导美国、英国,不要说65年,即使江胡习三雄联手,连65天也混不下去。

这个党掌控着警察、军队、法院、监狱、广播。如果有人乱说乱动,怀疑党的领导,党就会搞个运动,把他们一网打尽。如果有人抗拒党的领导,聚众闹事,党会动用机枪坦克,血腥镇压。顺民加暴政乃是中国特有的辩证统一,无疑对维护党的领导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当然,你可以说这样的“合理”有点牵强赴会,笔者自然也不会反对。

当向阳花般的社员用一天的工分换不来一包洋火的时候,当年轻的右派被递夺烂漫青春的时候,当资本家狗崽的臀部被烫上阶级烙印的时候,当摇旗呐喊的造反派被打成反革命的时候,你们可曾质询过父母:“当初为什么要摈弃三民主义,选择了魔教的泽东?”或许,这乃是隔代的报应。奉劝当今的国人在火锅海鲜之余,告别良民顺民的时代,重振民族的未来。非如此,不管你个人多么争抢好胜,挤进学费百万的贵族学校,你的孩子还会输在起跑线上。

近年来,南方百姓已经开始行动起来,发出自己的吼声,捍卫自身的权益。他们可以为保护环境而反对强行征地,他们可以因官商勾结而抗议非法拆迁。但是他们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利益之所以不断被侵占,是因为中国没有民主制度,人民不受法律的保护,政府不受法律的约束,他们甚至找不到和官方对讲的频道。

民众的觉醒乃是中国走向民主社会的基本条件。中国需要的不只是一个晓波,而是成千上万个,他们要像当年主席那样,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但不是阶级斗争,而是人权和民主。毛泽东同志说过,任何统治者都不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因此,民众必须携起手来,提出自己的诉求,以切实可行的方式,开展有理有利有节的活动,促成百姓到公民的转化。只有公民们才是国家真正的主人。

7-27-2015, 作者文集《雁阵惊寒》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