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国安处在1月6日登门逮捕了至少53名民主派人士。几乎在同一天,川普(按:港译特朗普)的支持者冲破路障,砸碎玻璃,闯入正在进行总统认证的美国国会。这一幕震惊了世界,也把世界媒体的焦点从香港转移到了美国。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中文网络随后的讨论中,很多人把美国国会山事件和香港2019年反送中运动中的占领立法会事件相提并论。川普的支持者声称,占领国会山是正常的抗议,旨在捍卫美国民主。中共宣传则香港抗争称为暴乱,把国会上事件说成是民主制度的失败。

果真如此吗?

一、对象不同。香港抗议的对象,是压制香港民主和自由的北京专制政权;而冲进美国国会的川普支持者针对的则是民主政府。香港在1997年之后,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主权之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但是基本法规定的“双普选”(一人一票选举议员和特首),被北京政府不断的拖延和拒绝,香港的公民社会不断地受到北京的侵蚀,独立的司法体系也日益受到共产党的威胁。

2019年北京更企图在香港通过《逃犯条例》修订,威胁到了每一个香港市民的基本人身安全。香港的抗议,表面上针对的是香港政府,但实际上,显而易见,它要反抗的是中央政府。中共政权是世界上最专制、最残暴的政权之一,香港政府只是中共的傀儡而已,这无需多言。而美国有成熟的多党制、自由公开的选举、独立的司法,人民可以通过组党、投票等方式合法更迭政府。

二、目的不同。香港民主派占领立法会目的,是为了争取民阵及民间提出的“五大诉求”,更广泛的来说是为了反对中共对香港民主、自由的践踏。川普支持者冲进国会的目的,是颠覆民主选举的结果,中断正在进行的总统认证程序。两者恰恰相反。1997年之后,香港人民开展了一次又一次的争取民主的抗争,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是2003年反23条、2010年反国教运动、2014年雨伞运动的延续,都是为了反对北京践踏《香港基本法》和《中英联合声明》,反对北京扼杀香港民主的企图。

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拜登获得选票超出川普706万张,并以306张选举人票的明显优势当选总统,但川普和他的支持者毫无证据地指控大选舞弊,他多次以各种方法干涉宾州、密歇根州、佐治亚州的选举认证。在60多个案件都被法院驳回之后,川普又煽动他的支持者到华盛顿集会,企图翻转选举结果。在1月6日的集会上川普发表煽动演说,“我们永远不会认输。我们的国家已经受够了。我们不会再忍受了。……我们要拼死奋战,否则国家要被他们拿走。……我们要去国会大厦,让我们沿着宾夕法尼亚大道走过去。”据现场记者描述,川普话还没完,人群就出现小骚动,一部分立刻调头向国会方向走了。这几乎可以看做是川普发动的未遂政变。

三、手段与后果不同。2019年7月1日香港抗议者冲进立法会大楼,当时议会里没有任何会议。用铁枝等物品粉碎大楼玻璃、在墙壁上喷上“反送中”、“取消功能组别”、“释放义士”、“黑警”、“杀人政权这不是我的政府”等字眼,竖起“没有暴徒只有暴政!”“万劫不复退无可退”以及“三个生命死于暴政”等横幅。亲北京的议员画像被喷黑、践踏和粉碎,一些文件、影印机、电脑、闭路电视被破坏。警方宣布即将清场后,示威者陆续撤离。

在华盛顿,闯进国会的川普支持者砸破玻璃、损毁物品、偷走物品、往墙上涂抹粪便,但他们的暴力也针对人。他们在国会外竖立十字架,高喊着要“吊死彭斯”。多人被控袭警和违反武器相关规定,还有两枚管状炸弹被发现;分别在民主党、共和党全国委员会。闯进国会的朗尼(Lonnie Coffman)被捕时,他的卡车里装着11个燃烧弹。克里斯托弗(Christopher Alberts)被控身穿防弹背心、携带手枪和25发子弹出现在国会大厦。有暴徒用灭火器重击国会大厦警察Brian D. Sicknick的头部,导致其重伤,不治身亡。1月6日的事件已经造成至少五人死亡,至少14名警察受伤。这和香港抗议者基本只针对物品(尤其是具有政治象徵的物品)、只宣示政治诉求,有天壤之别。

四、评价不同。香港的抗争得到了大多数香港民众的支持,香港民意研究所2019年7月底的民调表明,有73%人认为要全面撒回修例;63%人认为要重启香港政改;有59%认为不应将示威行动定性为暴动。全世界媒体、人权组织和民主国家也纷纷对香港民主派表示声援,而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则受到强烈谴责。有些国家出台法案,对香港民主活动人士提供援助和庇护,对侵犯人权的香港官员和中国官员进行制裁。

相比之下,六成以上的美国人认为选举结果是准确的,美国的国土安全部长、司法部长等都公开驳斥选举舞弊的指控;川普任命的网络安全和基础设施安全局局长Christopher Krebs说,2020年大选是“美国历史上最安全的一次”。关于选举舞弊的诉讼几乎全部被法院驳回。目前只发现一例冒充死人投票的案例,还是投给川普的。国会山事件之后的民调显示,有多达79%的成年人,包括三分之二的共和党人和投票给川普的人说,参与国会骚乱事件的人是“罪犯”或“愚蠢”,9%的受访者认为那些人是“忧心的国民”,只有5%的人称他们是“爱国者”。

香港示威者占领立法会是“公民抗命”,而华盛顿1月6日的事件则被称为暴乱、叛乱,前加州州长着名影星施瓦辛格更是把它比作美国的“水晶之夜”(Kristallnacht)。

所以两件事情仅仅有表面的相似性,但其目的、手段、后果、评价截然不同,两者性质黑白分明,不容混淆。香港示威者是头脑清晰的民主斗士,他们在立法会里悬挂的标语是反暴政、争民主,而参加“旷野集会”并冲进国会山的人基本上都是相信阴谋论的铁桿川粉,有些人还是白人至上主义者,他们扛进国会的旗帜,是像徵奴隶制和种族主义的邦联旗。

香港2019年7月1日冲击立法会,是反抗专制、争取民主的正义之举,虽然勇武派抗争路线在民间仍有些争议,但越来越多的香港活动人士选择“不割席”,为民主勇士鼓掌喝彩。而2021年1月6日华盛顿的闹剧,被很多美国人认为是历史上黑暗的一天,是川普本人煽动的对民主宪政制度的暴力攻击,是南北战争以来美国民主面临的最大威胁。

香港抗争者的遭遇,说明了在专制之下争取民主是多么困难;而美国刚刚发生的事情说明,再成熟的民主,也有可能被居心不良的民粹主义威权人物和被煽动起来的狂热追随者所破坏、乃至颠覆。

作者是人权律师、芝加哥大学访问教授

众新闻2021-01-13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