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与沙结伴的空间
狼似执着的倩形跌进了
弯曲的地平线
希望到绝望的历程喷出樱唇
长城在泪水中
泡软、塌陷
缝满爱恋的寒衣孤伶伶地
抛撒在山海关
这是立在奶奶的奶奶口上的
爱情石碑,千古绵延
年轮似乎和秦始皇有关

太阳在冰河里推磨
情侣的时空罩上了浮糜的熏烟
时乖命蹇的“我们”却窥探了佛光——
孟姜女的姊妹万里迢迢
行走在人人自危的季节里
穿过世纪性的禽流感冒区
从没有长城厚墙阻隔的长白山
裹着一身清凉
带来监舍最缺的“草”
两条“长白山”
这是探视的上线

西北狼的心之窗涨潮了
塞翁失马
岂知非马
老狱卒的口头禅
孟姜女戴上了面纱,忽忽
抑或你的璀璨
从此 便一无所有
也能走过这
百年孤独

1991年4月10日于陕西凤翔枣子河劳动教养所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