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来宾:

我是来自中国大陆的维权律师,我叫李建强,笔名刘路。受哥伦比亚大学中国论坛和王军涛博士邀请,作为《08宪章》第一批303 个签署者之一,向各位介绍一下《零八宪章》的产生背景和基本思路。

一、缘起:为解决中国发展困境寻求出路

2008年是是中国立宪百年,《世界人权宣言》公布60周年,“民主墙”诞生30周年,中国政府签署《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10周年,从春天起,在大陆自由派知识分子中一直在酝酿采取一个集中的行动,纪念这些日子,以彰显自由、民主、宪政等理念和我们对政治变革的诉求以及社会转型的目标。我们知道,中国知识界有个传统,这就是,在纪念这些伟大日子时,不是简单地重申这些伟大事件和理念所传载的对人类政治进步有意义的信息,而是强调这些伟大理念的现实意义。酝酿08宪章的朋友们,更看重的是后者。因为这些朋友都是长期关注中国问题和推动中国进步的专业人士。

当我们面对现实时,那种由伟大理念所感召的激越感,被一种现实问题带来的沉重感所压倒。在我们长期的专业实践中,我们意识到,我们的祖国在一个十字路口上,如果不建立宪政民主,解决这些现实困境问题,不仅祖国和人民会遭受痛苦折磨,而且这个国家的前景最终是毁灭性灾难。

大家注意到了吧?在这次酝酿的过程中,许多体制内的知识分子和学者、作家、记者、律师参与进来,我们不是从抽象的政治原则或谋求权力的奋斗中认识到,中国需要建立宪政民主的政治变革,而是从建设性的专业实践中意识到,中国没有退路,必须过政治改革关。我们之中的专业人士大都对政治斗争中通常追求的权力没有兴趣,我们关注的是如何创造一个政治环境,解决我们仅仅从专业上无法解决的问题。在这一点上,各界和中国执政者应当明白,虽然08宪章是政治性宣言,但是这不是为了特殊的政治利益。

其实,这一切并不难理解。当我们敬仰伟大理念、面对现实困境问题时,自然就回顾百年的民族行宪史,进而想到我们对社会转型有公民的责任和良心义务。我们应当从专业角度梳理我们的想法,把我们的想法变为对国家和社会的建设性建议。这就是建议《零八宪章》文本中的那些条款。

因此,作为《08宪章》的第一批签署者,我呼吁有关方面不要把专业人士的建设性努力曲解为政治上的敌对活动。我们是为民族和人民寻找化解困境和危机的出路。如果不实际地故意曲解,会把自己置于建设性努力的对立面,会让人们认为是维持《08宪章》所要解决的问题。我相信,这不是对国家和人民负责的态度。

二、产生:集思广益,是集体作品

《08宪章》的名字和形式,都传递着我们的信念。历史上有过各种上书。在酝酿过程中,有专家学者提出,采取捷克《七七宪章》的形式,搞一个《零八宪章》,全面提出政治变革的主张,这个建议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同意。因为,尽管我们是专业人士,关注国家建设,尽管我们都希望国家以最小的代价逐步实现伟大的变革,但是我们确实也感到,在今天的困境中,如果没有一个全面的宪政改革和建设过程,我们民族无法解决问题,人民无法享受公平的发展机会和成就。

就在我们酝酿《08宪章》时,我们祖国又发生一系列大事件。这些事件影响了我们的工作进程。“3 14”、大地震、奥运等一系列公共事件,虽然对文本的起草和讨论有些迟滞影响,但是,大家还是最终感到,这件事更值得去做。如果不是政治体制的问题,一些灾难造成的危害可以大大减少,另一些好事可以促进更大的发展。在这些公共事件后,我们的共识更坚定了。

实际上,在这些公共事件发生时,我们采取谨慎的态度,表明了我们的建设性姿态和善意,表明了专业人士的理性负责精神。奥运结束之后,我们重新启动酝酿程序。

因为《零八宪章》牵涉到重要的政治学和法学问题,考虑到将会对中国的政治转型产生重大影响,我们对每个提法都采取认真的态度,去推敲、研究。《08宪章》的基本理念的阐述,是经过许多政治学者、法学学者和资深律师的讨论,还充分参考其他人的意见,其中体制内学者做出了重要贡献。其中自由、平等、人权、民主、宪政、共和等每个理念的阐述,就有许多宪政学者发表了意见。而且,这个文本整体精神都不是一人一时所为,而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这里,我可以说,我们是认真负责的;因为我们这些专业人士,不是为了政治权力,而是为了国家长治久安的政治建设和人民的根本幸福而思考问题的,我们不希望被误解,更不希望被曲解。

三、发布:提前公开以避免误解和曲解

我还要说明,整个讨论过程中的绝大部分,就像知识界和专业界的一贯做法一样,不是就文本展开的,而是在撇开文本本身,进行正常的思想交流和学术讨论中实现的。大家的心态是开放的,精神是自由的,不同意见和观点可以健康地交流。许多人把这个过程当作学习、研究和自我改进和升华的过程。

由于《零八宪章》酝酿时间较长,参加人员众多,其中有一些对民间社会乃至官方巨大影响的知识精英的加入,在社会上和有关方面引起各种反应,都是正常的。我们本意也期待着会有不同意见的争论和交锋。既然我们提出的建设性主张涉及国家发展的百年大计,当然应当允许别的公民和力量推敲和讨论,也尊重正常讨论中提出的不同看法。这也是我们希望见到的结果。我们相信,这样不同看法的交流和讨论,会让我们民族的选择更好。

但是,由于众所周知的制度原因,像《08宪章》这样的政治诉求,在中国会是一件很敏感的事件。我们预料,这个行动,会被一些人误解,被另一些人曲解。周舵先生在最近的一篇采访中说,中国还有些恶势力的人会对此非常恐惧。因此,我们对误解和曲解是有思想准备的。然而,尽管我们有思想准备,事态还是出乎我们的预料。我们还是吃惊地看到,不知道经过什么过程和判断,导致有关方面未经正常的沟通和调查,就在12月10日我们计划发布08宪章的时间之前,于2008年12月8日拘捕了两位重要的签署人张祖桦先生和刘晓波博士。这种以国家暴力简单地处理专业人士建设性的解决国家困境的努力的粗暴做法,使情势变得紧张起来。

此时,《零八宪章》的组织者经过磋商,决定提前于12月9日向全世界公布,公开化才可以避免任何私下猜测引起的误解。这就是《零八宪章》产生的具体过程。

不是我们一定要对抗,不是我们有不能化解的仇恨,不是我们偏狭固执地认定僵化的教条,也不是我们不能以开放的心态对待不同意见,更不是我们喜欢涉及权力的政治游戏,而是我们真的觉得,如果不建立宪政民主,如果公民不在其中采取主动精神,我们国家和人民将无法解决现实困境问题!是祖国和人民在目前的形势中无路可退了;我们这些专业人士要有责任感去承担使命。

我看不出我们的想法和做法,与一个致力于将革命党转为建设党以建立高度民主法治的和谐社会的政治承诺有什么根本的冲突。我无法理解有关方面的不理性、滥用国家暴力的做法。这样迫害为国家和人民解决困境而努力的建设性专业力量,不仅会让中国失去和平理性变革的最后机会,而且会把整个中国的未来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中。

现在,作为《08宪章》的第一批签署人,我可以向各位公开说明两个问题。第一、《零八宪章》是大家酝酿的结果,大家口口相传,多次多场合讨论,最后形成了这个思路,我们集体承担责任。第二,《08宪政》是专业人士面对国家困境,出于公民的责任心,通过专业讨论和研究,向祖国认真提出的建设性建议。

最后,我想说,中国在转型关头,面临这样多的困境和问题,需要公民的主动负责精神,需要专业人士的建设性努力。如果对此采取打压态度,那么古今中外政治史表明,这是极不明智的做法。

我就介绍这些,谢谢大家。

刘路

2008年12月13日

文章来源:参与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