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想去买个耳机,有时在电脑上听音乐,音箱声音太响,影响老母亲休息。

去附近的“步瑞祺电脑城”,正在柜台看耳机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一看,是个陌生的30多岁的穿着休闲服的人。他问“老管吗?”我说“是”。他说“借一步说话。”我有些诧异,又有些想笑,心想:这人还比较文明。我问道“你认识我吗?”他说“你不是管党生吗?”我说“是”,他扶着我胳膊说“没有找错”。然后把我带到门口,说“我是市公安局的,想找你了解些事情,请配合一下”,并掏出来“人民警察证”给我看了一下,里面名字还没有看清楚,他就收了起来。说实话,我当时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跑。但是,一方面他强“扶”着我胳膊,一方面感觉跑也没有什么意思,何况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事情。想了想就问他“有传讯证吗?”他说“一会给你看。”我问“去哪里?”他说“就到楼上茶楼吧。”于是,我们上楼。

到了六楼的茶馆,进入一个包厢,里面有个40多岁的男人,和我一起进来的人介绍“这是我们队长。”我问贵姓?他说姓李还是林,也没有听清楚,再问。他咳嗽了一声说“这样,老管。我们谈谈正事吧。”我问“有传讯证吗?”他说“我们还是不要那么正式吧?那样也给你添麻烦。我们随便谈谈。”然后问我“想喝点什么?”我正好有些渴,也就不客气地说“想喝铁观音”,他叫来服务员,让上铁观音和咖啡,给了我一支香烟,然后谈话开始。

首先是问我现在工作没有,我说没有。又问我怎么生活?我说和老母亲一起生活,自己也写些东西,另外平时打些短工。他们两人对视一笑。开始进入正题。

“我们开门见山吧。最近你比较活跃啊。”

“哪些方面?”

“最近签名比较多啊”

沉默……

“零八宪章看过没有?还有那个《营救刘晓波博士告全国人民书》?”

“看过”

“签名了没有?”

“签名了”

“好,谁让你签名的?”

“自己”

“在哪里看见的?”

“网上”

“哪个网?”

“到处都有”

“你知不知道问题很严重?”

“不知道”

“你怎么和刘晓波搞到一起去了?怎么认识他的?”

“我没有和刘晓波搞到一起去,也基本不认识他。”

“那为什么要声援营救他?”

“因为从80年代起我就喜欢他的文章,还有我认为零八宪章只是表达当代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则和价值追求,对促进中国民主法治有很大促进作用,代表着很大一部分人的政治理想,为这个抓人是没有道理的。从法律上讲,宪法明确规定保障每个人的言论自由权利”

“你怎么知道抓他是因为零八宪章的?”

“那是因为什么?”

这次是对方沉默了。

他问我“零八宪章”是哪些人发起的?具体哪些人在操作?我说不清楚。他问不清楚还签名?我说感觉有道理就签名了。他又问我联系了安徽哪些人签名?我说没有。

片刻,队长和我谈起了中国在目前经济危机的形势下,更加需要和谐稳定的政治和社会环境,爱国,追求民主就更加需要和政府同舟共济,不能做破坏稳定的事情。中国的情况比较特别,现行政治体制和社会制度是符合国情的。如果照搬照套西方的政治模式,搞多党轮流执政,非乱不可。听说你父亲在文化大革命也受过冲击。你看看,中国乱起来如何了得?

我说“正因为缺乏民主,才会有文化大革命。”

队长说“你看看你头脑混乱到什么程度了,自由化倾向严重”

也许感觉和我说不清楚,他突然又转了话题“我们核实个事情,你是不是经常去一个签名网?”

“有时去。”

他从包里面拿出来一叠纸,然后问“1.就敦促中国政府释放秦永敏先生及一切在押政治犯的呼吁书2.天府之国自由宣言3.要求平反右派大冤案补偿物质和精神损失——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这些签名你参加了吗?“

“好象参加了”

“什么叫好象?老管我们注意你好久了,你的活动我们是了解的,包括你在海外发表的文章,你经常活动的网站。你在民主论坛,自由中国,中文笔会发过文章吧?”

我沉默,喝茶,他哗啦哗啦翻纸的声音。

带我来的那个人在记录。

我问“上次让我去派出所谈话的是你们吗?”

他说“不清楚,可能是分局的。”

然后他又“苦口婆心”的和我说:今天用这种方式和你谈话,也是为你考虑。如果我们大张旗鼓的去你家,对你影响不好。邻居会怎么看你?你老母亲那么大年纪了,对她身体和精神也有影响。

我真诚的表示感谢,又有些想笑。

他又让我想办法找个工作,如果不搞政治方面的活动,他们可以考虑帮助我找个工作。

我说“我都40多的人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如果你们真帮助我找工作,我表示感谢。但是应该做什么我还是会做的。”

他向我发出警告,说今天请你喝茶聊天,还是想挽救你,希望你好自为之,如一意孤行不听劝告,下一次见面可能就不会是这种方式了。

我说随便吧,我一无产阶级,连老婆、工作都没有,还害怕什么。

他笑了起来“看看,看看,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人是无产阶级,真是有意思。”

我说“是有意思,搞无产阶级革命的人现在变成了资产阶级。”

队长说,别贫嘴,“路”由你选择,后果自担。

然后他说“好了,今天就到这。今天的见面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还有希望我们以后见面大家都不要不愉快。”

出来以后,我想中国的公安有时工作效率还是比较高的。譬如对“零八宪章”。如果把这效率用在反腐败上多么好。

也许是杞人忧天。为了防止我突然“消失”,我还是把今天的事情写了出来。

现在外面是晴天,还是老话:我坚信乌云遮不住太阳。

2008年12月14日

本会网站首发2008.12.16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