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国家的未来在青年,因为青年终究要成年,走向历史舞台,成为中流砥柱,主导内政外交。比如现下的中国很大程度上就由文革一代青年塑造,从最高层到基层,基本是由具有上山下乡背景和经历的人占据领导岗位。文革一代青年虽然后来很多人上过大学,甚至也出国留学过,但是年轻时期形成的世界观和看待事物的角度和方式方法,还有对人性的洞察以及对所谓意志力的锤炼,在不少人那儿很难轻易改变。从这个角度看,20年后的中国可能未必比今天的中国让人乐观。

此话怎讲?尽管文革一代青年的知识、眼界、思维等有种种缺陷,但至少有一个优点,就是他们成长于物质匮乏和社会动荡的艰难时期,明了中国和外国的差距,骨子里有那么一种“不自信”,并经由这种不自信生出学习别人长处的冲动,进而产生改变自身处境乃至改变国家的愿望,此乃中国在文革后打开国门实行改革开放向西方学习引进它们的先进技术和思想文化的社会心理基础和普遍民意。这种状况一直维持着很长时间,终成就了中国的经济,改变了中国的面貌,包括培养了一个人数众多的主张融入西方的中产阶层。虽然最近几年美国对中国的打压让一些人的思想和观念有了改变,但还是有很多人愿意把西方当作中国学习的对象,与西方和解,走西方的政治变革之路。

然而,这一点在现在的年轻人特别是在校大学生身上就比较稀缺了。在第五届政治学与国际关系教学共同体年会上,清华大学国关研究院院长阎学通教授为我们勾勒了一幅本世纪初出生的大学生如何看待世界的画像。根据他的观察,00后大学生往往具有强烈的优越感和自信心,常以“居高临下”的心态看待其他国家,以“愿望思维”看待国际事务,认为中国很容易实现对外政策目标。不仅如此,这个年龄的大学生常以中国与外国两分法看待世界,将中国之外的其他国家视为一类,将和平、道德、公平、正义等人类的普世价值观视为中国独有的传统;认为只有中国是正义的和无辜的,其他国家特别是西方国家是“邪恶”的、西方人对中国有着天然仇恨。此外,他们还深受网络观念影响,把经济决定论、阴谋论、债权武器等网红们的观点当作常识。

阎教授讲的中国00后大学生群体对外认知的这些特点,让人感到忧虑。有优越感有自信心本是好事,因为自近代落伍后,中国人就缺少自信,而这代大学生的自信可能也来自骨子里的,因为他们是在一个物质条件相对富裕的环境里成长的,又恰逢所谓盛世,所以相对他们的父辈和前辈,这种优越感和自信心或许是他们与生俱来的的,然而,自信到“居高临下”看待其他国家的程度,就有些过头,就不能仅仅用物质条件的富裕和家庭教育来解释,肯定有学校教育特别是官方宣传洗脑的因素。

00后大学生在他们带着好奇心初步认识世界的成长阶段,正是中国改革开放最顺风顺水的时候,外部环境总体对中国有利,北京奥运的举办,经济超日赶美,国际地位的日隆,家庭荷包的充实,让国人倍觉自豪,官方开动宣传机器,向世人灌输中国崛起了的形象,西方媒体虽然批中可也吹捧中国的强大。年轻人本就血气方刚,在这样一片中国强起来的合唱中,对不知苦难为何物、缺乏历史感的00后,由自信到自满,以“居高临下”的心态看待其他国家包括西方,也就很“正常”。

如果说,00后大学生有些膨胀的自信心今后尚可通过事实纠正,官方将一种错误的“善-恶”道德观植入他们的头脑和心灵,并以此去观察和认识世界,成年后改起来很难。所谓的两分法看世界,把中国作一类,中国以外的国家作另一类,将人类的普世价值观视为中国独有传统,只有中国是正义和无辜的,西方国家是“邪恶”的、西方人天然仇恨中国等,是一种典型的非好即坏的一元论思维,是“善-恶”两分的道德观教育和宣传下的产物。所以如此,这跟近年中美关系的恶化可能有直接关系,也就是官方把中美的争斗以及由此导致的中国外部环境的险峻,归咎于美国和西方见不得中国好,要千方百计阻止中国崛起,官方把这套叙述通过各种宣传媒介包括学校教育灌输给00后大学生,让他们认为中国才是正义、善的一方,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则是邪恶的。

如此认识世界和国际事务,再加上一种“居高临下”的心态,当00后大学生走出学校,成为社会的中坚,掌控国家的政权,他们会如何去处理中国与世界特别是西方的关系也就可想而知。事实上,缺乏一种虚怀若谷、海纳百川的心胸和气度,使这帮年轻人虽处在一个开放的社会和空间,但由于官方垄断了信息、思想及其解释,他们的知识、思维甚至心灵都是封闭的,所以不幸成了网上各种阴谋论的牺牲品。

我希望阎学通的观察是错的,否则,这代人的中国对世界可能是更严重的威胁。

议报2022年1月2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