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0日

12月9日上午,派出所宋警官突然打来电话,说是来趟派出所,关于哈达的事。我问放人否?还是不回答!我马上打电话给儿子威勒斯让他快回家,母子俩好一起去.儿子威勒斯从外地回来后,刚找到一份工作才上班不久,他上的是夜班,刚刚下班,正在回家的路上。

派出所方面出车由三人陪同我们母子,驶向呼和浩特北面。我们问什么事?回答说,到了就知道。开始我们以为去关押哈达的黑监狱,却发现行车路线不对,最后车子驶进一所高档小区,在一坐楼前停下,上到五楼502号门前。警察们表示让我们进去,他们悄然离开。进入房间,发现哈达正坐在沙发上,老家的小叔子,和呼和浩特的小姑子早已来到。在唐突的状况下,一家人团聚了,只是因不知要见哈达,没把准备好的衣物带来,他穿的衣服还是四年前我送的旧衣裳,哈达的精神状态比起以前还算好,我们已经五个月被阻止探视他了。

这个小区的名字叫加州华府,哈达的现住址是24栋一单元502号,房子的面积有150平方米,三室俩厅俩卫,还配有简单家具,看着眼熟一问,才知道是关押哈达的黑监狱里的设施:床、写字台、书架子、电视、连花也拉来了。好漂亮的房子,比起我们现在住的45平米的旧居来,当然敞亮。有意思,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后,还给了罪犯一套大平米住房,难道算是变相赔偿吗?

原来哈达于11月17日就被国宝们从东郊的黑监狱拉到这里来了,由原来的国保继续关押在此屋里,日夜陪伴至今早。上午八点多,国保向他宣布:四年的看管结束后撤离。哈达在加州华府住的这23天时间里。公安厅国保的什么处长和政法委官员还几次来找他谈话。据哈达说。他们都公开大骂我,我听后不屑一笑,真爷门儿,是不会如此下作的!有本事,咱们单挑,在一个被关押的囚犯面前,骂他老婆也许也算是内蒙古国保的一大特色吧。

我近日心脏一直不好,今天一家人团聚后,突然觉得不支,头突然疼痛难忍,可能是绷了多时的弦,一下子松下来之过。而且。走得匆忙。没带药一家子人都怕我有闪失。午饭后,一家人,又分作俩路,哈达先和弟妹在高档屋里聊聊家常。我由儿子扶回狭小但温馨的老房子。吃了几片儿子弄的药。沉沉睡了一下午。起来后,还是心口痛,头痛减缓了许多,心像被掏空一样,好乏、好累。但我必须爬起来上网写今天的网志,我要让网友们及时知道漫长等来的这一刻。

我要在此敬告大家,为了不能太激动,我近日就不一一回复网友的信了,我真的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啊。这十九年来。我说得太多了。这回哈达回家了。我可以休息了。让他自己多说说吧。十九年的囹圄。他一定有许多话要和朋友们说。

2014,12,9,晚11点哈达释放之日

来源:博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