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简书上有不少人在议论爱马仕和LV的包包到底值多少钱,笔者也想掺和一下这个话题,讨论一下奢侈品以及有钱人购买奢侈品的行为对社会究竟是有益还是有害这个高大上的问题。

在讨论上述问题之前,还有两个问题需要明确一下。首先,无论奢侈品的生产和消费对社会有没有好处,生产者和消费者都有权利去生产和消费奢侈品。换句话说,只要你有钱,想买啥就买啥,这一点笔者没有意见。

其次,笔者完全同意商品的价值与其生产成本无关,只取决于买家愿意为它花多少钱的观点。说爱马仕和LV包包的生产成本究竟是200元还是400元,这没什么意义;有人愿意花几万元去买它,那它就值几万元,哪怕成本为零它也值几万元。这个问题没什么好讨论的。

下面回到主题:奢侈品的社会效益。当然,奢侈品也不能一概而论。笔者认为,奢侈品至少可以分为三类:

第一类奢侈品以iPhone为代表。很多新发明、高科技产品,刚刚进入市场时往往价格很高,而且质量也不稳定,只有有钱的傻瓜才会买。不管这些有钱的傻瓜买这些新玩意是不是为了炫耀,他们都在客观上资助了新产品的研发。他们使研发者得到资金,可以进一步改进产品,扩大生产,降低价格,让更多的人都能买得起,最终使新产品走进千家万户,从奢侈品变为大众消费品。电脑、手机、微波炉等等今天的日常用品都是这么普及开来的。在这一过程中,最初那些爱好炫耀新玩意的有钱的傻瓜功不可没。
第二类奢侈品就是刚才提到的爱马仕和LV包包,不过最有代表性的例子大概还是钻石了。这类奢侈品的生产者并不希望扩大生产降低价格,而是希望通过人为制造稀缺性来维持高价格。消费者也不希望这些东西降价,因为价格低了就起不到炫耀的作用了。既然人们购买这些东西并不是为了实用,而是为了炫耀,那么这些东西的生产成本就越低越好,因为这样就可以既不浪费自然资源,同时也不影响炫耀。如果只是为了达到炫耀的目的,爱马仕和LV包包200-400元的生产成本其实还是高了,我们完全可以把成本为零的东西卖一个高得离谱的价格,专供人们炫耀用。比如国王可以出售贵族头衔,奸商可以出售天上的星星,政府可以出售道路桥梁飞机航母的冠名权……这样既满足了人们的炫耀需求,又不必浪费任何自然资源,简直是无本万利。第二类奢侈品的购买者虽然不像第一类奢侈品的购买者那样有益于社会,但是至少也对社会无害,因为他们花了大量的钱,却没有消耗多少资源,对穷人的生活也没有什么不利影响。

第三类奢侈品往往不被人当作奢侈品,反而被当作是“环保”或者“道德”,这就是有机食品和玉米酒精一类的生物能源。有机食品或许有益健康(据说吃草的牛产的奶比吃饲料的牛产的奶含有更多有益健康的物质),然而生产这些东西要占用大量的土地(因为产量较低,生产有机食物所需的土地比普通食物多得多),因此并不环保。而且由于生产有机食物不能使用农药、化肥和转基因技术等,其产量也很难扩大。如果有机食品和玉米酒精成为时尚,那就意味着我们要么不得不挤占穷人的生活资源(用来生产有机食物和玉米酒精的土地多了,生产穷人吃的普通食物的地就少了,有机食物产量低,需要的土地多,会使情况更加严重),要么就要砍伐更多的森林、开垦更多的土地来生产食物。有机食品的倡导者主张“少吃肉,吃好肉”,其背后的含义恐怕是“穷人别吃。”看似“环保”和“道德”的生活方式其实是对穷人和环境最不利的。

当然,这不是说我们应该禁止有机食物的生产和消费,花钱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是你的权利。不过要记住,有机食物和鹅肝或鱼子酱一样,是一种奢侈品,如果你买它们是为了“环保”或者“道德”,那就把钱省下来吧。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