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涛:狱中杂记4——面子与里子

Share on Google+

在2012年第16期《凤凰周刊》上,看到一篇有关陈光诚事件的报道《陈光诚事件落幕》,算是三年多来比较详细地了解陈光诚的前后经历。这本一年多以前的刊物,对于我这里来说,仍然是最新的读物。

对于官方媒体如《环球时报》之类,陈光诚事件事关中国(政府)的“国家形象”,是中国的“面子问题”。对此,我是无论如何不能苟同的。要说面子。至多算是山东临沂地方当局的一个“面子”,或是关乎某届政府某些部门某些领导人物的“面子”。以中国这个大概念偷而换之,取而代之,则是典型的党文化逻辑下的常规操作。原因很简单:陈光诚被捕、律师辩护受阻、狱中患病、拒不让家属探监、几十人三班倒监视和控制陈妻行动、强行阻挠陈妻出国代领奖等等以国家名义行使的一整套“绝活”,当然不会进入官方主流媒体的法眼,视为理所当然的“里子”,而一旦被陈光诚们捅破这层窗户纸,让污秽不堪的“里子”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就迅速上升到意识形态的“面子”高度上,大加驳斥,群起攻之,极尽鞭挞与嘲讽之能是。

中国之“里子”,细细说来,尽是江河水般滚滚而来的眼泪和血水。但在某些官媒和御用文人那里,都简单粗暴地统统冠之以为西方反华势力“表演”的大帽子。一大桶污水当头扣下,让你臭气熏天,无脸做人。比如,就在这一篇《陈光诚事件落幕》报道最后,引用《环球时报》对此发表的评论称:“这种全球化及互联网时代美国在中国的‘救人’剧情很刺激,但它注定只能是一次性‘演出’,因为在中国对信访结果不满并认为自己受到‘迫害’的人还有很多,就全国范围来说,不公正的判决肯定也有。如果美国真愿意‘施救’,他们一定很开心,但我们相信,美国驻华使馆肯定不会愿意成为中国最复杂一批案子的‘信访处’。”

针对《环球时报》此一番高论,我要说的是:一,在中国,在民间,在牢狱,仍有许许多多人在贫穷、不公与屈辱的绝境中挣扎和哀嚎,绝对不是什么“演出”,但的的确确很让人受到刺激。二,对于任何人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和迫害,全世界任何一个人,各国政府、国际组织、宗教团体、友好人士都有义不容辞的权利施以援手,给予尽可能的帮助。辛德勒如此,拉贝牧师如此,美国大使馆亦如此。人的生命与尊严至高无上,在“救人”这个问题上,不应该存在“面子”与“里子”问题,国际与国内问题,种族与性别问题,党员与非党员问题。三,我坚信,美国驻华使馆肯定不会愿意成为中国最复杂一批案件的“信访处”,但是我同时很想知道,当一个中国人身处绝境之中,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又该到哪里去找这么一个让人说话、讲理、申诉、辩解、洗冤的“信访处”呢?四,《环球时报》有一位评论员单仁平先生,评论文章妙笔生花、义正辞严、笔锋犀利,爱国爱党气焰十分高涨,我想,如果建议狱中那些司法不公的受害者们,那些被无良官吏欺压的平民百姓,那些在体制内被压榨的喘不过气来的公务员,那些失地农民们,让他们都去找单仁平先生采访、报料、探寻真相、揭露黑幕、为公平正义去维权,为民主自由这些基本人权去呐喊,他愿意吗?问问他敢吗?

  (2013年于银川监狱)
来源:作者博客
阅读次数:9,907
Pin It

关于 “师涛:狱中杂记4——面子与里子”的一条评论:

  1. 陈接余写作 2014/12/13 at 07:33 -

    讲大是大非大道理,
      过小家小灶小日子。
      二十年前的今天,自创这个座右铭的青年文学家—王耿,
      在浦口渡江至南京船上失踪,整批徒步声援北京学运的
      河海大学,东南大学,还有市民的高自联队伍中:独一无二
      的顾问—消失了,在蚌埠,传言北京杀人了,众情惶惶,
      是他力排众议,坚定地将娃娃们带回南京原地:回家吧!
      你们是学生,不用怕,我这个有财产,有三年政治犯前科的
      人都不怕,你们怕啥?我们为赴国难而来,今天,风云突变,
      继续北上已无意义,只会坐牢,胡不归?再来个井岗山又怎样?
      我象你们这么大时,也是宁折不弯的,年青人!错啦,我们是
      秀才,不是造反者,叛乱分子,我们只是申达民意,我们没必要
      舍却一切!只有回家!你们不会流浪,你们不会生存!如果就地
      解散,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百年树人,人才难全!天下事尚
      可为,汝当积学以待用!
      一天,一周,一月,
      一年,十年,二十年—-
      这个人音讯全无我!
      这个写下《马克思主义现代语》的民间秀才仅留下口耳相传的
      轶事,音容,酷肖青年马克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