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2

1212e7c8-8a7a-4e6f-8bd1-cdd1519cf756著名旅德画家孟煌到瑞典斯德哥尔摩诺贝尔发奖典礼外进行第三次“裸奔”,以“意志的空间”为题诠释艺术家对世俗权势的对抗。(天溢提供)

十二月十号,国际人权日当天,旅居德国的著名画家孟煌一连三年,第三次到斯德哥尔摩“裸奔”抗议世俗权势对人类自由和精神的亵渎。

旅居德国的著名画家孟煌,二〇一一年开始,为了抗议中国政府对于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的迫害,而开始了行为艺术,“空椅子”。二零一二年由于诺贝尔奖评奖委员会把这一年的文学奖授予共产党的官方作家莫言,孟煌的题为“空椅子”的行为艺术进入第二阶段,“裸奔”。他在一二年十二月十号发奖的时候,到斯德哥尔摩发奖典礼外进行“裸奔”抗议。一三年著名作家,法兰克福书展和平奖获得者廖亦武,及流亡诗人贝岭也参加了裸奔。记者获悉,今年十二月十号,孟煌第三次在诺贝尔奖发奖的时候独自到瑞典斯德哥尔摩再次继续了他的行为艺术“裸奔”进行抗议。

据记者了解,这次“裸奔”进行顺利,他被警察局关押四小时后释放。很多欧洲的著名的行为艺术及摄影杂志对于这次“裸奔”都准备在即将出版的一期中做重点介绍和报道。为此,十二号,记者在他返回德国后也采访了他。

关于“裸奔”,孟煌首先强调艺术家的“裸奔行为”和被政治运动运用的“裸奔”有着根本的不同。他说,“政治事件和艺术家‘作品’的区别就是,政治事件刚开始会爆炸,会一下子让很多人知道,但是随着时间它会慢慢地淡漠。艺术品刚开可能没人知道,但是它会慢慢地影响越来越大。”

关于他为什么会进行第三次裸奔,孟煌先生说,“我当时也匆匆忙忙地用了十分钟写了一个《裸奔宣言》。因为我也是想跑之前告诉他们的警察,告诉他们的政府,就是我不是偷偷摸摸,腻腻歪歪的。那也不是我的风格。我认为这件事情是一件很有光彩的事情,害臊丢人的是他们,是那些权势,不是我。”

孟煌在《裸奔宣言》中称第三次“裸奔”深化了“裸奔”的意义,它题为“ 意志的空间”。在宣言中,孟煌说:

“今年是我第三次在斯德歌尔摩“裸奔”。如果说前两次是为了我的朋友刘晓波和刘霞。那么这一次就是为了我自己的艺术。我必须完成这个作品,因为我是一个艺术家。我个人的美学观就是在这个不美好的世界里,用艺术来反抗所有丑陋的权力!艺术是关于自由的形式。而自由的价值就是在实现它的过程中所付出的努力和代价。那么怎样才能达到这个美的目的地?唯有调动艺术家自己的意志!”

对此,关于这个“艺术家自己的意志”,孟煌先生进一步对记者解释说,“我就是强调向所有的世俗权力挑战!他们的警察局头问我,你为什么不通过记者?当时我就笑了。我说你这个话很可笑,如果你不觉得可笑,那你的脑子肯定有问题。我说,如果我在中国我把我的话告诉了记者,那就可能连累了这个记者。在西方,你们的问题记者也解决不了。比如说你们向中国卖武器,你们记者说了多少次,你们也没有改变。我说,有什么用,权力就是想让这事情消失。而这个‘裸奔’则强行要把这件事情公开化,把它挑明。”

对于艺术家自己又作为自己的艺术中的表达工具,他的心理感受是什么,孟煌先生对记者说,“我也不是英雄。我几次跑之前走向我跑的地点的时候,我都觉得我好像是在上刑场。但是我知道我必须要战胜这些。有很多时候是文化心理,这个其实体会更深,这就是我们在西方生活,你作为一个作家也好,一个艺术家也好,最终是一对一的较量。我特别瞧不上的就是作家的懦弱!

他们问我,裸体意味着什么?我告诉他们,裸体意味着我在冲向权力的时候我是不保护自己的。我如果要是不来,我就是没种!”

(特约记者:天溢)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