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3.28

李世民曾经说过:“夫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现在我要问:以正在进行的俄乌战争为镜,人们可以知道些什么、明白些什么呢?这些天来,不胜枚举的中国网友——“阎小坏儿”,“徐夫人讲堂”,“老杨话唠”,“枫叶君”……,对此给出了许多很好的见解;而我这篇短文,仅是补白而已。

在我看来,人们从俄乌战争中,可以得到如下几点镜鉴:

一、 地球村里各个国家选边站队所形成的集团政治和阵营对抗,乃是核心价值观对立的客观产物。

无论你喜欢看到还是不喜欢看到,阵营对抗就是一个基本事实。承认和正视这一基本事实,并不是所谓“冷战思维”,而是常识使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么。君不见,微信世界里,不也天天在上演因三观不同而悲欢离合、反目成仇的一幕吗?

由于核心价值观基本一致,各自阵营中的国家,尽管难免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也肯定会有种种分歧,但一般说来能够斗而不破;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尴尬地穿上“中立”的马甲,都会尽量“肩并肩站在一起,背靠背紧密合作”,“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都不会受到影响”。稍显差别的是,一方是公开结成“民主国家联盟”;另一方则是自夸“不是盟友,胜似盟友”。

二、 俄乌战争是两大阵营的关键对决;对决结果事关全人类命运。

这场战争由专做“帝国梦”的普京所发动;俄军悍然入侵决心拥抱普世价值的乌克兰,图谋将乌克兰去国家化,并进而颠覆现行国际秩序,为俄罗斯赢得主导世界的地位和资格。

反侵略的一方,则为保家立国而战,为粉碎普京的帝国梦而战,为捍卫现行国际秩序而战,为人的尊严和人类的普世价值而战。

开战之前,普京对国际社会的规劝和警告不屑一顾、嗤之以鼻;开战以来,普京一意孤行、凶残蛮横,致使乌克兰平民生灵涂炭,乌克兰家园满目疮痍。

而乌克兰人,则向全世界展现了捍卫自由、抗击侵略的不屈意志和非凡勇气;被战火警醒后的欧洲和国际社会,也呈现了多年未见的众志成城、同仇敌忾。我看到,反侵略阵营已经严厉警告普京,决不容忍他对乌克兰动用生化武器。反侵略阵营也已誓言,面对普京被降维打击后发出的核讹诈和核威胁,也决不后退半步,决不让其邪恶图谋能够得逞。

在这场生死攸关的对决中——

若普京获胜,则乌克兰将被北极熊铁链锁住脖子,名存实亡;被普京价值观亵渎和践踏的《联合国宪章》,将形同废纸。

若乌克兰胜出,则将一劳永逸地成为真正的主权国家;现行《联合国宪章》还能大体管用,但关于安理会特别是常任理事国部分,应当依宪章第十八章之规定,作出重要修正;现行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也应更文明化、更自由化、更正义化地加以重塑。而权欲熏心、痴迷于新沙皇头衔的普京,他的出路大概率地只有一条:尽管他对促成不少人的大梦初醒和祛除不少人的一厢情愿,客观上起到了高超音速加速师的作用,他也将因玩火而自焚——除了为国际社会所不齿,还将被觉醒后的俄罗斯人所摒弃。

三、 俄乌战争向世界文明力量发出冷峻的警示:不仅不能让野蛮势力左右世界的方向,还要令其加速走向消亡。

俄乌战争,是二战后发生在欧洲的一场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热战。俄乌战争这面镜子,无可辩驳地向全球文明力量发出了最高级别的冷峻警示:从今往后,再不能像东郭先生那样无视野蛮势力的本性,再不能轻信野蛮势力的巧言令色,再不能因图利而失义,再不能搞张伯伦式之绥靖。尤其是,再不能像多年来的德国那样,自废武功,精致利己,作与熊共舞状。一句话,从今往后,不仅不能让野蛮势力主导和左右世界的方向,还要令其加速走向消亡。

我以为,俄乌战争结束之后,全球文明力量的首要使命和重中之重应该是:

致力于去野蛮化、去专制化、去邪恶化,除恶务尽;矢志于文明化、自由化、正义化,上不封顶。

如此,则“公平如大水滚滚,公义如江河滔滔”之愿景,庶几近矣。

2022年3月27日 于北京家中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