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挂重庆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数天来的心情。我在灰色的天空飞来飞去,从一个城市漂流到另一个城市,一半的心却一直牵挂在西南——那座叫重庆的直辖市。那里正在发生着一场引起世人瞩目的工人维权运动;那里的政治气氛骤然紧张,从官方到民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那里有我一些朋友,她们正在不由自主地被卷入其中………

我最牵挂的是我的一位异性朋友,因为我的不慎和疏忽让她接触了按照她的身份不该接触的人,以至于笼罩整个社会上空、无所不在的监控网络立即捕捉了这个信息,这位在我心中占有最重要位置的女性朋友立即陷入巨大的威胁之中……

初识南朵

认识南朵是在网络上,在读了她的纪实散文《哦,那一丛丛孩子的手臂》之后,南朵的个性和笔下流淌的文字呈现那么深厚、博大、明媚的爱心,就像天国的光辉,那不是尘世的蕴藏,她只能来自上帝。

我开始感应这位前女警察心灵中的上帝之爱。面对孩子的敬礼,南朵感受到的是来自人类童年最纯真的情感,那足以让最高贵、最傲慢的成年人返回荒芜的内心,去寻找那片灵魂的净土的一种精神力量啊。孩子是上帝的使者,南朵从孩子的手臂看到了上帝的荣光。

严格说来,南朵其实不是自由派,她只是自由派的同情者,也仅仅是因为同情,她就丢掉了警察的身份。她本来是重庆市公安系统最优秀、最有才气的警察。一年半以前,重庆市公安局的几位主要领导人向她宣布这条决定的时候,他们原本以为她会吵吵闹闹,要一个说法的,但是南朵平静地接受了这个明显缺乏理由的安排,她告诉我,每一个人的内心都向往光明,身处黑暗的灵魂这种期望就更迫切,我又怎么会不走呢。

南朵离开了警察队伍,并且为灵魂找到了新的归宿。2005年7月我在重庆第一次跟她会面,我们在江边,在茶亭,山城流光溢彩的市街上交谈、争论,让灵魂袒露,任观点碰撞,她让我强烈地感受到了她灵魂的欢乐和明媚,那是被大爱普照的一种境界。她让我明白,灵魂如果没有确定的目标,就会丧失自己;灵魂如果没有上帝的关照,就会堕入尘埃。我们只此一生,悲苦不是我们的追求,如果灵魂缺少爱的滋润,人生将多么黯淡、多么乏味。

重庆之旅成为我人生的一个重要事件,因为遇到了南朵!

俱陷王难

重庆特岗工人维权事件引起整个社会良知的不安。产业工人,这个当今政权曾经倚重的阶层,如今被无情地背叛和抛弃,因为饥寒、因为疾病,因为子女没有上学的学费,他们喊着过去革命时代的口号,唱着熟悉的《国际歌》,为生存权利走上街头。这幕历史的荒诞剧被历史的眼睛所注视。出于对十六年前的恐怖记忆,有良知和无良知的知识分子都选择了袖手旁观。

在MSN上,我们很自然地谈起这个话题。也是注定要有这一劫,一位东京的女留学生希望能找到一些重庆特钢工人维权的照片,我想也没想,就把南朵介绍给了她,并让南朵拍些照片给她。我忽视了这位女留学生还兼任某海外敏感网站的记者的情况,也忽视了南朵作为政府公务员不宜做这种事。由此种下祸根。

从10月7日开始,第六感觉使我隐隐不安,我不停给南朵发短信,提醒她注意安全。10月9日凌晨,我在MSN上遇到南朵,她告诉我那位女留学生给她打过电话,她也和朋友拍了照片。我立即产生了巨大危险已经迫近地那种感觉,出于担心安全机关已经掌握了这个电话,我让南朵立即停机,并且把照片删除。

我的预感立即应验了,第二天南朵即失去了联系,家里的电话也被监听。另一位跟南朵一起到过现场的朋友传出消息,南朵被警方传唤,住宅被搜查,电脑被抄走。这位朋友也遭到警察的多次盘问,不得不外出流亡。我让她来青岛暂避,并做好了一旦事情恶化,自己去重庆投案、为南朵洗清“罪状”的准备。正在这时,重庆安全机关委托青岛警方找上门来。我一五一十,毫无保留、毫无隐瞒地交待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我着重强调南朵只是把照片给了我,没有给海外,我把它删除了。这些照片最终也没有传到海外。并声明此事因我而起,我愿意承担责任。

谁逼南朵

由于我保留了我和南朵交谈的纪录(出于担心,故意保留了证据),鉴于我的说法和南朵的说法一致,重庆警方最终相信了南朵。宣布此事不再追究。但是,他们也警告南朵,汲取“交友不慎”的教训。南朵则保证:一年不上网,在电脑上删除与我等的联系方式,从此不再与我有任何联系!

南朵,南朵,你知道吗,你的决定是比让我坐牢更可怕,更不可接受的呀?南朵,南朵,你曾经那么珍惜我们的友谊,用心呵护她,用眼泪浇灌她,我们不是手足,胜似手足的友爱之花才开得如此娇艳。我们只此一生,没有了你的友谊,我的生活还有多少光明?

南朵南朵,谁逼南朵?

2005年11月7日于旅途中

(民主中国2005年11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