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央视人的抱怨:网络为何总妖魔化我们?”这是最近比较受关注的一篇文章的标题,作者是央视的郑根岭先生。这篇文章举了三个例子,说明包括网络在内的“各种媒体”如何不顾事实,“想当然”、“见风就是雨”、以讹传讹。一个是网民批评主持人海霞在播报洪水新闻时说“老百姓像过年似地”,作者认为这是一个误会和歪曲;一个是央视清理临时人员,和“纸馅包子”假新闻事件并没有直接关系,不应该把二者扯到一起;第三个是央视员工收入,“普通央视职工的收入”还比不上别的城市一些报社编辑记者的收入。

有人跟作者辩论这三件事的真伪,比如传言央视人收入高并非说的是“普通职工”,文章在玩偷换概念的游戏。不过我在想,就算这三件事都搞错了,又何至于“妖魔化”了呢?如果作者要谈的就是这三件事,那么应该用更平实一点的“误解”、“失实”等词语,否则也难免有“见风就是雨”的嫌疑;如果作者本意就是要谈“妖魔化央视”,那么举的例子不应该是这些,这显然有点避重就轻了。

网络有没有妖魔化央视?我想是有的。比如有一句广为流传的话说:“做人不要太CCTV了。”这句话的大意是,做人不要假模假式、欺行霸市、阿谀奉承、见利忘义等等。这些显然是抽象的表达,跟央视的某个具体的节目或具体的人的形象未必相符,甚至完全相反。作者认为海霞被妖魔化我是不同意的,有人认为海霞说错了,但是没有人认为她就是妖魔。以我个人的见识,央视有很多好人。话又说回来,就算海霞是天使,也未必能改变有人妖魔化央视的冲动。就像我说专制愚昧是中世纪黑暗时代的一个特征,而你非要跟我辩论说那时候也有很多好人一样。

“网络为何总妖魔化我们?”对央视人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好就好在它可以用来反躬自省:央视有没有搞假大空?有没有搞垄断?有没有利用权力资源去赚钱?这些问题未必全是央视人的问题,但一定是央视的问题。假如有一天央视没有这些问题了,还是被妖魔化,那么也还是应该先问自己:误会是怎样发生的?是不是自己太封闭了,让人了解不够?

一般性的误会、失实甚至谣言并不是妖魔化,妖魔化比这些要严重得多。既然视之为妖魔,那就是非我族类,难以沟通,无法共处,一旦发生冲突,必欲除之而后快。在历史上,有过很多一个人群妖魔化另一个人群、一种文明妖魔化另一种文明的事实。但是,现在有人动辄就说自己被妖魔化,则有些夸大其词了。当“妖魔化”被用来喊冤叫屈的时候,它往往脱离了事实层面,直达情绪的峰巅,成为诛心反击战。就现代“政治正确”的观念而言,把对方视为妖魔,无论如何都是不对的。所以,当我说你妖魔化我的时候,在讨论事实之前,我就占据了道德的制高点,宣布你的动机可疑。

这种做法的流行,始于十年前的一本书《妖魔化中国的背后》。该书说的是美国出版和新闻业中对中国的不实描写和报道,不过老老实实研究这些描写和报道有多么不实、中国的真实情况到底如何、我们可以从这些批评中思考什么并不是作者的本意,很多读者也不在意这些,甚至根本不用读这本书,从书名中就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也正是作者想要传递的一切:他们竟然妖魔化我们!太坏了啊!是可忍孰不可忍!显然,这本书所激发的民族情绪远远盖过它应该讨论的事实。更糟糕的是,它使“妖魔化”成为一个喊冤叫屈的流行词,成为被批评者拒绝反省、倒打一钉耙的最顺手的借口。所以,如果想要认真讨论问题,还是少用“妖魔化”这个词为好。

四川在线2007年08月3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