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卖唱的「二人转」占据央视春晚舞台,还成功为有私人飞机的富豪。政治黑暗和堕落造就野心家薄熙来和跑龙套的马仔赵本山,应当撕开赵的假面具。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有人把赵本山称为艺术家,还挂个全国政协委员的头衔,但熟悉他的家乡人最知道他的底牌,用东北方言问一句,他是干啥的?是「拉弦」的啊,「拉弦」是干啥的,就是「卖唱」的,也就是东北逢年过节什么的,有些唱「二人转」的民间艺人,一般都是夫妻俩个,跑到你家门前拉啊唱啊跳啊,不给钱不走,给了点小钱就唱点过年话,否则,就骂你死全家,很难听呢,所以,老百姓把他们当成逗乐的,和耍猴的一个等级,看不上也得罪不起。

一切都是乐呵,乐呵图吉利,最早的老赵发迹前就属于这类不登大雅之堂的街头艺人的行列,但他有点福气,也有点缘分,贴上了雄心勃勃的薄熙来,故此,从铁岭到大连以及辽宁,再转战重庆,北京,「拉弦」的成了「牵驴」的,拉的不再是艺术「弦」而是政治的「弦」闹红了「半边天」,最后走到今天这一步;凶多吉少,危在旦夕。

和薄熙来互相利用挂上政治关系

我经常看「二人转」,郁闷了也开心笑一笑,但从不把赵本山当艺术家,因为他为人处事没有准则,就是看你对他有没有用处,即,典型的小市民式的实用主义者,舞台上的老赵和生活中的原型完全不一样,他可能是喜剧里最丑陋的角色,但由于它能给人们带来笑料,所以,观众大都谅解了他,很快走红了,不仅一年又一年地占据央视春晚舞台,而且涉足政治和经济,成了亿万富豪,连私人飞机都买了两架,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吧:是薄熙来把他惯坏了。

这不是耸人听闻的评价,薄熙来在重庆究竟都干了些什么,赵本山扮演的神马角色,我不讲人们也知道,但鲜为人知的是,上个世纪的故事,发生在大连,许多人竟淡忘了,我却难以忘记:曹伯纯当大连市委书记时,薄熙来任市长,他们为了争权夺利,打得一塌糊涂,曹的人马下令抓捕宝丽行的老板徐某,因为这家位于斯大林路钻石地带的娱乐场所里,黄赌毒泛滥成灾,甚至私藏枪支弹药,每天车水马龙,歌舞升平,日进斗金,徐某成了大连商场的风云人物,但值此陷入困境而无奈,曹抓他必将触及薄在公安,国安的死党,后台就是这些人,「黑老大」是薄熙来,于是,紧要关头,公安局内线给徐某指令,「三十六计走为上」,他匆忙跑到美国去,再也没回来,就像大连房地产开发办副主任郑某一样,薄熙来把他这样的类似的「舌头」死党的后路都留好了。

在这种情况下,赵本山粉抹登场了,那时的老赵,还知名度不是太高,还有点「差钱」,他知道靠上薄熙来最给力,因为「薄三」想借助大连这张「城市名片」往上爬,他急于造势,而宣传是少不得的,除了大连足球,就是东北「二人转」了,而老赵呢,他想利用官迷薄熙来争名夺利,薄想利用「拉弦」的赵本山拉出政绩,二人一拍即合,他们成了「老铁」,所以,徐某脚底抹油一跑,丢下了一块「大肥肉」,薄熙来下令给了赵本山,集餐饮,娱乐,歌舞,休闲于一体,原先的宝丽行夜总会,华丽一转身,成了「中国城」,又一炮打响了,黄赌毒和过去一样,只是姓赵不姓徐了,但不论姓啥,只要在薄熙来地盘上干事,有薄一波的光环罩着,赵本山知道该怎样分利,所以,他和薄家人的关系拉近了,就从那时开始,他开始「拉弦」变调了,艺术和政治挂上了边。

得薄谷夫妇欢心赵呼风唤雨

虽然,老赵是一个拉弦的,如果不和薄熙来走得近,也不会这么顺,薄熙来御笔批几个字,他帮赵帮在点子上,辽宁电视台成了赵的自留地,进进出出走平道似的,薄还帮他疏通与中央台的关系,帮他介绍企业老板,比如,徐明,王奉友等人,当官的,写诗的,画画的,唱歌的,跳舞的,雷政富之类的「床上舞模」,等等,总之,只要是政要,名人,美女,俊男,薄熙来都想拉一拉,因为他知道,从大连进军中南海,这路长着呢,什么人都得交,只要他拥护自己就行,由于老赵会公关,嘴巴特甜,腿跑得勤,不知不觉地成了「公关部长」。

薄谷夫妇都喜欢赵,赵偏偏是一个嘴上抹蜜的演员,朋友如云,呼风唤雨,常年住在大连香格里拉酒店里包房,那是他的「公关办」,结交什么人,排斥什么人,都以薄熙来为中心,那个年代,我曾在该酒店大堂见到老赵,过去与现在却有天壤之别,随着与薄家关系拉近,过去没出名时低三下四的「拉弦」的眉眼,猛地变了,由一脸献媚的傻笑,到一副不可一势的派头,他穿着紫红色的名牌夹克衫,眼皮是朝上翻的,眼珠绝对不夹没用的家伙,是的,大连人一点也不怀疑,薄要是上去了,赵混个部长级的是没跑的,全中国都得演「二人转」。正如「赶马车」农民的孙×田能当大连副市长兼公安局长,而食堂的厨师车辉能当国安局党委书记一样。

多年来,薄熙来为了把赵本山栓在自己政变的战车上,故意通过手中的权利,给赵等一些吹鼓手经济利益,在铁岭,在沈阳,在大连,在旅顺,在重庆,在北京,赵本山涉足了餐饮娱乐,矿山,信息咨询,影视等多项领域,巧取豪夺了数十亿元,其中充满着贪婪与腐败,是地道的文艺界的「耍猴的」,不仅把文艺舞台闹得昏天黑地,而且,把政治搞得诡异而神秘,把一些经济领域也搞得乌烟瘴气,尤其是二○○七年,薄熙来下重庆之后,他和薄熙来的打手王立军互相勾结,干了不少坏事,相信国家有关部门已经掌握了证据,如果要真的要「依法治国」,真的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那么,他是跑不掉的。

薄上台老赵就是文化部长

总之,薄王洗劫重庆那几年,老赵红得发紫,已经由拉「小弦」发展到拉「大弦」,要把中国拉回「二次文革」的运动里,薄要阴谋得逞,他就是第二个于会泳,他整人的手段也了不得啊。薄想叫成城当司法部长,车克民当国安部长,王立军当公安部长,那么,老赵一定是宣传部长兼文化部长。他们几个人能把中国闹得天翻地覆,死去活来。

我看到网上有议论赵在京城的会所,文章只谈及经济利益和建筑规模,好像就是为了赚钱,罪名是破坏文物,这仅对了一半,实际上,薄熙来交给他的更重要任务是公关,是拉拢人,什么人都要拉去玩,玩出凝聚力,通过名人,美女,名酒,名车,美食,结交方方面面的人物,用吃吃喝喝的办法,把一些官场,商场上的大腕,大款拉到自己身边,为日后篡党夺权卖力,而且,那里还可以通过交谈,搜集政经情报,全部汇总给车辉,车再交给薄熙来,以便做出有利自己的决策,据接近原大连国安局党委书记车辉,即车克民的消息人士称,别看老赵傻乎乎的,只会逗乐,他是狐狸和猴配的,他和一些人谈谈笑笑的,就把薄市长的大事办了,还不动声色,这是一个官场商场上的复合型奇才啊。

是的,赵本山由辽宁铁岭的一个「卖唱拉弦」的,能一步步地走到今天,就是利用了薄熙来及其余党的权力,而薄的人脉关系和政治野心,又进一步放大了赵的作用,使自古不登大雅之堂的「二人转」占据了神圣的文艺舞台,政治的黑暗和道德的堕落造就「政治骗子」薄熙来和「跑龙套」的马仔赵本山,他的所谓「辽宁大舞台」,就是民族精神萎缩和理想信念溃败的典型,它浓缩了这个时代的悲剧,从宫廷来的「勃起来」是以蹂躏残疾人等弱势群体为乐的,贪官和奸商以及地痞无赖的快感建立在老百姓的愚昧和懦弱之上,令世界发笑,任其发展下去,是人类文化的大灾难,故以笔者之见,应当撕开赵的假面具,还他「拉弦」的真面目,连同被裁剪和隐藏的薄熙来罪状一样,全部公之于众,法律该怎么办就依法惩处。

(2014年11月20日,多伦多大学梅西学院)

来源:《开放》2014年12月

By editor

在 “姜维平: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有 1 条评论
  1. 这文章写得太滥了,犹如泼妇骂街。卖唱拉弦的又如何?不要以为自己念了两天书就是个什么了。中国的事情有一半儿是所谓的又知识的人搞坏的。其实你说话的嘴脸与那个党没有什么两样。只不过没有得势而已。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