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是对《杜导斌被捕大事记》的统计与分析。《杜导斌被捕大事记》(杨银波/编撰)现有13,995字,于《观察》每隔7天更新,目前已记录的时间范围为:2003年10月28日1时13分~2003年11月22日12时18分。《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与《杜导斌被捕大事记》的原始材料共计230多万字,拷贝于40个计算机文档(文档标题分别为“杜导斌1”~“杜导斌40”)。

■统计

据《杜导斌被捕大事记》统计,10月28日~11月22日:杜导斌被捕事件的关注文章共计117篇,关注专访共计13篇,关注新闻共计29则,关注媒体共计46家,关注专区共计10个,关注组织共计11个,关注公开信共计8封,关注公开信的签名人数共计1464人。关注形式共计19种:律师与家属和官方交涉、电话传递、电话采访、电子邮件传递、电子邮件采访、论坛在线访谈、论坛在线讨论、文章播送、文章刊登、文章转载、文章发行、设立专区、公开信签名、发表声明、递交声明、会议讨论、电视座谈、社会募捐、(香港民间)游行。关注媒体主要为:网站、网刊、论坛、广播、电视、报纸、杂志。

尚缺:记者实地采访、语音论坛讨论纪要的公开、媒体内部会议讨论纪要的公开、组织内部会议讨论纪要的公开以及大陆官方的表态和行动。

■分析

准确询问杜导斌被捕之原因的问法,应该是“为什么要逮捕杜导斌”,而不是“杜导斌为什么会被捕”,也就是说,执行逮捕者和逮捕命令的发出者,才是应当首先直接责问的对象。否则,杜导斌被捕事件的意义将降低,并达到当局的预期设想:杀鸡儆猴。每一个言论者和维权者都为自己的“策略”考虑,乃至开始所谓“金盆洗手”、“回头是岸”,从此大陆民间将当局危险的信号,作为退缩、沉默、改弦易辙的直接原因。如果反向思考其缘故,则杜导斌被捕事件意义重大,影响深远,乃是一个著名的分水岭事件(消除人治意识,养习公民意识)。杜导斌之被捕,乃制度之必然,其次才去分析杜导斌本身。

自8月中旬至今,我已记录在案的被捕、被判的“言论犯”,至少有14人。就目前重庆、上海、北京、湖北、山东、河南、甘肃这几个地方陆续传来的消息,可以明显地看出:这是一场经过精心策划和周密安排的集体行动,其目的就是猛烈打压民间力量。从北京天安门自焚者被逮捕、审判来看,其打压民间力量的范围、深度,都在渐渐达至近似于白色恐怖时期的恐怖程度。从刘荻即将被释放的传闻和温家宝即将访美的消息,可以明显地看出,这又是一次政治外交,杜导斌等人恰好是去牢狱换了刘荻出来。打压的数量在增多,力度在加大,打压对象的级别底线在拔高。凡此种种,都在表示出当局的强硬态度,和接下来将发生更多完全出乎意料的被捕事件的必然性。

我倾向于认为,这与新、旧政权之争无关,只与“专政”本身有关。从这里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简单的结论:逮捕杜导斌,恰好反证出共产党与大陆政府的合法性危机越来越大,其合法性只能用恐怖手段来维持。恐怖手段是介于收买手段、谎言手段和暴力手段之间的一种手段,它比收买和谎言重,比暴力轻,它的主要目的就是进行精神迫害和对精神进行强制灌输。有了这个认识,我们再来看杜导斌被捕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相对而言,湖北是个在政治上远不如北京、上海敏感的省,但跟陕西、广东、浙江、四川、湖南、辽宁、吉林、河南等省几乎处于同一敏感线。

1998年1月8日,湖北省武汉市桥口区淼厂路段318国道,发生大规模失业工人示威,约有1000名武汉综合制材厂工人,从上午10:00起在该路段聚集示威,至中午时,围观的群众多达30000人;1998年6月16日,湖北省武汉市发生严重示威事件,约2000名下岗及退休工人,在武汉交通动脉和平大道上发起示威;1998年9月18日,数百名退休工人,在湖北省武汉市第一冶金厂大门前静坐示威,要求厂方发放拖欠了数月的工资;1998年9 月24日,100多名湖北省武汉市市民,因武汉市金城开发公司在收钱后两年,未给他们安装水电设施,走上街头示威;1998年10月9日,湖北省武汉市重型机床厂工人,在厂门口聚众示威,抗议厂方数月未发放“下岗救济金”;1999年1月4日,湖北省武汉市琴台家具厂100多名退休工人,聚集在江汉路和中山大道交界处示威;1999年3月22日,湖北省武汉市超过1000名投资者,因政府整顿一信用社而聚集在湖北省政府示威;1999年9月17日,湖北省黄岗市毛纺厂及床单厂1500名下岗工人,聚集在该市赤壁大道上示威,示威者将赤壁大道及唐丰公路堵塞;2001年7月,湖北省荆州市约500名司机在市府请愿,未有结果,故全市1500名出租车司机,全都罢驶以示抗议;2003年1月2日,湖北省随州市1000多名退休纺织工人举行示威,堵塞铁路交通两个半小时,抗议所属公司宣布破产后削减退休工人的生活补贴;2003年2月,湖北省武汉市300多名退休工人聚集请愿,抗议武钢集团的医疗改革计划;2003年4月28日,湖北省隋州市铁树集团600多名退休职工,聚集在市政府门前,要求市政府释放被抓走的两名工人,同时继续反对政府以企业破产的名义,削减他们的退休金;2003年7月,湖北省枣阳市化肥厂1800多名职工罢工,要求政府安排给职工们买断工龄;2003年8月,湖北省随州市油泵厂500多名职工请愿,要求提高买断工龄补偿标准;2003年9月,湖北省300多名职工阻厂门一个多小时,要求解释为什么突然停产;——

当然,真正最敏感的事情,还是1989年学潮。杜导斌恰好于1989年5月参加武汉市学生大游行,声援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运动。后来,安全部门在查抄湖北省作协熊召政的家的时候,杜导斌的一些敏感文字被发现,从此“杜导斌”这个名字被列入警察部门的黑名单。一直到1999年,他向湖北省应城市市委书记写公开信,2001年1月向江泽民写万言书,2001年7月写《一文不值-评江泽民七一讲话》,2001年秋写《<南方周末>的大地震与新华社的命根子》、《对<人民日报>的四点质询》,2002年1月写《造个中产阶级给党用》,这些都是被注意的事情。2002年6月20日,杜导斌发表《我的“三个代表”学习自查报告》,被重视。2002年8月下旬,杜导斌被封笔。其后,杜导斌和陈永苗等人发起《网络公民宣言》签名运动。2003年1月6日,杜导斌发表《论颠覆政府是合法的》。2003年2月28日,杜导斌和王怡等人发起《关于刘荻案致全国人大代表及政协委员的公开信》签名运动。2003年3月初,杜导斌被软禁5天。2003年6月初,杜导斌被当地安全部门警告。2003年7月26日,杜导斌发表《良心不许我再沉默》,强烈谴责当局残酷迫害法轮功。2003年8月初,杜导斌再次被警告。2003年8月上旬,杜导斌参加武汉网友聚会又被警告。2003年9月30日,杜导斌、赵达功等人发起《我们愿陪刘荻坐牢》。2003年10月28日下午4时多,杜导斌在工作单位(湖北省应城市医疗保险管理办公室),被应城市公安局人员和孝感市公安局人员带走(在大陆,公安局专门设有政治保卫科,其性质类似于国安局,但行动更为公开化)。2003年10月31日凌晨,刘晓波发表《强烈抗议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公安局逮捕杜导斌》。从此,杜导斌被捕事件,正式公开化。

可以坦率地说,杜导斌在大陆乃是一个异数。他是身在大陆的网络作家之中第一个公开批评“三个代表”的人,第一个公开谴责当局残酷迫害法轮功的人,也是第一个连续三次发起签名运动并都形成了广泛影响的人。我在搜集他的资料时发现,他在网上可见的、已被公众媒体发表的文章有388篇之多,在《大纪元》、《议报》、《观察》、《民主论坛》、《北京之春》、《新世纪》、《中国魂》、《博讯》、《多维》、《新生》、《大参考》、《华夏电子报》、《海纳百川》、《关天茶舍》等媒体,拥有个人的专栏或者专辑、文集。据我对杜导斌文章的长期接触,还有一个特别值得重视的现象,那就是他的文章的转载量相当惊人,几乎可以在两天之内传遍网络,其文章传播的广度,在大陆恐怕只有东海一枭、刘晓波、余杰、任不寐、赵达功、王怡等屈指可数的几个人,可以旗鼓相当。杜导斌同时也是一个以平民身份直接与网友进行长期交流的网络作家之一,这方面,他又与东海一枭、赵达功、王怡相似。再细分下来,东海一枭和赵达功是民间撰稿人,王怡是大学教授,杜导斌是体制内的公务员,这方面,杜导斌又是一个有著李慎之光辉的后继人物。

简单地认识了杜导斌之后,我们再来将杜导斌被捕和杜导斌本身的角色联系起来,细致地分析杜导斌被捕事件可能产生的影响。杜导斌一共有8个公共角色:中国大陆作家、网络作家、专栏作家、自由主义作家、敢于公开抨击当局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少见的大陆作家、连续三次发起签名维权运动的人权卫士、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大陆体制内公务员。有著8个公共角色的杜导斌,他的被捕,势必会产生出一些直接影响、间接影响、附带影响、直接冲击和间接冲击。从法律层面讲,杜导斌被捕事件,必然直接冲击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编第一章《危害国家安全罪》之第一百零五条“颠覆国家政权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这条法律实际上是“反革命罪”的现代变种。李建强、唐荆陵等大陆律师,曾经发起过签名运动,要求对其废除或修改,这个事情在今年,曾经被《北京之春》杂志作为封面主题,杜导斌被捕事件将增大其冲击度。

下面重点谈谈杜导斌被捕事件,对大陆言禁和大陆维权动向的冲击,这是杜导斌被捕事件最大的意义。杜导斌之被捕,目前已经激起了中国大陆作家的群情义愤,当局越是打压,民间反而越是反弹,当局打压越猛,民间反弹就越厉害,在这种作用与反作用之间,反作用肯定占上风,因为说到底:当局的合法性只能来自于民间,自封“代表”是永远没有合法性可言的。除合法性之外,民主、公正这两点,也决定著未来局势的走向,而这两点的支撑力量,仍然来自于民间。

杜导斌事件同时也帮助了自由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与启蒙,这种传播媒介目前主要由网络来承担。截至今年6月底,中国共有6800万网民,每半年就有700多万人的增长,现在应有7500万网民存在于中国,这种每17个中国公民当中就有一个中国网民的大好现象,正在对中国的转型起著催化作用。甚至我认为,这个7500万的数据还趋向于保守,实际的情况也许更加出乎我们的意料。网络带来了信息化、多元化、国际化,带来了交流、沟通和合作的便利。在这过程之中,“作家”将彻底改变其生存方式和固有思维,大陆民间的网站、网刊、论坛大量产生,网络封锁被渐渐突破,大陆民间与海外媒体、海外组织之间的交流越来越直接,一些矢志不渝地关注现实问题的自由撰稿人,将跨越国界,成为专栏作家和长期性的自由撰稿人。网络同时也是一个维权阵地,它传播真相,聚集社会力量,而签名运动则可能成为一个主流。大陆与台湾、香港、美国、加拿大、澳洲、英国、法国、瑞典等地的交流,趋于频繁和深入,一些敏感问题(如“台独”、“疆独”、“藏独”、法轮功、大陆在野党、海外民运、政治异议人士、大陆重大人权事件、民运事件、官场腐败、警权军权等)得到更多样化的解释与展现,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比如台湾人洪哲胜,他的《民主论坛》和《民主通讯》,在大陆享有相当的知名度,迄今聚集了450多名大陆人士,《民主通讯》在大陆的发行量也非常巨大。这就使大陆对台湾问题有了新的认识,也使台湾、美国对大陆有了新的认识,这种彼此交流、彼此沟通所产生的效应,就是一种彼此的认同感,而台湾问题的解决所需要的,正是这种基于共识之下的意识基础。

由于当局的打压和封杀,民间的交流机会很少,交流规模很小,交流范围很窄,民间力量开始倾向于以“出口转内销”的方式进行言论和活动。我们发现,官方视媒、声媒、纸媒的收视率、收听率、订阅量在逐渐减少,一些官办媒体(如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新华社等)的消息,反而成为民间破译的版本,即通过对谎言和对字里行间的些许消息的破译,来推测政局的发展。另一方面,民间网站(如《关天茶舍》、《世纪沙龙》、《剑虹评论》、《中评网》、《公法网》、《凯迪网络》、《水木清华》、《北大论坛》、《公民维权》、《宪政论衡》、《学而思》、《民主与自由》、《不寐思想》、《北国之春》、《自由联邦》、《自由中国》、《新大陆》等),开始渐渐聚集民间力量,民间网刊(如《报道中国》、《中国》、《剑虹今日评论》、《槟榔园文学院报》等),订阅量从几千、几万一直增加到现在的几十万、几百万,民间网刊的发行地浏览量(如《魅力重庆》、《魅力广州》、《魅力上海》、《魅力北京》、《魅力武汉》、《魅力西安》、《魅力台北》等),一般都在1000万次以上。细致地看大陆的门户网站和官方网站,同样可以惊人地发现民间力量的发展,比如《新浪》、《搜狐》、《网易》、《人民网》、《新华网》等,这些网站在全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都有分站,一些新闻的评论令人触目惊心,比如“李尚平案”、“孙志刚案”、“黄静案”、“李思怡案”、“刘骏案”,这些案子在以上各家大型网站,最起码也有总共上万条回复消息。这些简短的言论,直接地体现著民间的立场。这种越来越倾向于民间化的舆论形式,将促使大陆维权走向公开化、网络化,跨越国界,直接寻求网媒和境外媒体、境外组织,打垮政治敏感线。

很显然,今天的海外媒体已经越来越成为大陆公民的重要参考。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德国之声、《大参考》、《民主通讯》、《网络文摘》、《华盛顿观》、《中国劳工观察》、《议报》、《新闻自由导报》、《华夏电子报》,以及香港在广州、深圳等地销售的《开放》、《争鸣》、《动向》、《前哨》等等,正在对大陆进行著功绩巨大的启蒙。通过一些渠道的辗转,《北京之春》、《人与人权》、《民主中国》、《黄花岗》等海外杂志、报刊,陆续进入大陆。由于网络多媒体的发展,通过网络技术对防火墙的突破,新唐人电视台等电视节目,可以在网上直接收看。通过《全球审江大联盟》、《大纪元》、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和“法轮功时间”栏目等媒体的传播,法轮功真相正在激起越来越多的大陆人的同情、理解和声援。当局镇压法轮功,这是一场严重的、长期的、恶劣的、大规模的、灭绝人性的、惨无人道的人权迫害,是用政治手段来解决宗教问题,是用法律手段来解决思想问题,是用暴力手段来解决信仰问题,而法轮功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法律问题,这个最基本、最正常的行动本身,就应得到赞同和理解,这是任何一个稍微具有丁点常识的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正确与错误,有无别样用心,这些都不应在考虑之中,唯一考虑的就是需要有一个法庭来审判,来倾听各自的陈述,有罪就服法,有证据就交出来,双方都可平等地辩驳,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最后我还想说一下杜导斌被捕事件当中,特别值得注意的两个现象:公开信签名和社会募捐。这次公开信签名是一个高潮,社会募捐又是一个高潮,许多大陆体制内的知名人士和国际知名人士都参与了签名,有些还表示了捐款支持。比如许良英、茅于轼、徐有渔、刘军宁、崔卫平、贺卫方、许章润、流沙河、朱大可、任剑涛、吴思、谢泳、鄢烈山、张先玲、丁子霖夫妇、高尔泰夫妇等人,积极参与了签名(其中许良英、刘军宁、贺卫方等人还是公开信联署发起人)。瑞典文学院院士、诺贝尔文学奖评委、汉学家马悦然,瑞典笔会的汉学博士陈安娜,瑞典汉学家罗多弼,挪威汉学家艾昊德,美国汉学家黎安友、林培瑞、Barrett McCormick、司马晋、玛丽·霍斯曼等外国人士,也都积极参与了签名。《保障言论自由,维护基本人权——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声明》和《关于网络作家杜导斌因言获罪一案——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这两封签名公开信的覆盖面很大,报道范围也很广。11月21日,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副主席万之,和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王一梁,到墨西哥参加了一年一度的国际笔会年会,其重点就是在年会上讨论笔会会员杜导斌被捕的事情。11月13日17时,杜导斌之妻夏春蓉在网友的恳切要求下,委托《关天茶舍》网友五岳散人向社会各界求助。11月16日15时,《宪政论衡》刊出陈永苗转载的五岳散人倡议书《为杜导斌募集律师费用》,并将其作为“公告”。7个小时之后,《北京之春》将《为杜导斌募集律师费用》列入“北春新闻”栏目。11月17日,《自由中国》刊出不“袗”安魂曲文章《支持并呼吁海内外网友踊跃为杜导斌家捐款并募捐》。11月18日,《大纪元》发出报道《网友为杜导斌家属向社会寻求捐助》。同日,《观察》刊出“要闻”——《请向杜导斌家人伸出援手》。从目前《杜导斌被捕大事记》的记录情况来看,11月16日15时~11月22日,短短6天时间,愿意留下真名或网名的捐款者就有42人,其中有17人自愿将捐款的具体数额公布。数额最大的,杨小凯和秦耕分别捐了2000元人民币,不“袗”安魂曲捐了1243.19元人民币,王怡和秋风捐了1000元人民币;其它12人为陈永苗(500元)、南朵(340元)、危舟(100元)、邵家华(519元)、赵达功(500元)、苦鸦(200元)、安替(500元)、卓一航(500元)、十年砍柴(400元)、黄奴(100元)、刘军宁(500元)、廖亦武(300元)。已自愿公布的17人的捐款数额,共计11702.19元人民币。这次社会募捐最令人感动的是:许多捐款者考虑到夏春蓉本身的安全和对杜导斌的影响,选择匿名支持;也有人自愿留下姓名,但并不留下捐款数额;有的捐款数额比较大,但仍不留下姓名,就连网名也不打算留下。

■综上所述

杜导斌被捕事件是一场民权与特权之间理性的、和平的、渐进的、坚韧的、公开的、联合的、大规模的、具备传递力量和具有启蒙功绩的搏斗。这是一个感人至深、充满道义力量的现代人权典故,它通过“民间自救”的方式,自发地、深层地、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一部分人的意识,聚集了大陆民间力量,对大陆体制内起到了分化作用,拉进了海外与大陆民间之间的交流,扩大了共识基础,客观地帮助了自由主义思潮在中国的传播和演进。

■附件1

捐款方式(一)
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湖北分行应城支行
帐号:1812033101020721368(牡丹灵通卡)
户名:夏春蓉

捐款方式(二)
地址: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人民医院外伤科 夏春蓉(收)
邮编:432400
夏春蓉电话:0712-3232845;13995883620

■附件2 关注杜导斌被捕事件的简要情况(2003年10月28日~年11月22日)

一、关注文章(117篇)(节选,编辑注)

刘晓波:强烈抗议湖北省孝感地区应城市公安局逮捕杜导斌
任不寐:国家,住手!——抗议有关当局逮捕作家杜导斌
王怡:以民权对抗极权——写在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第三天
长风:“西北大抗日”与“杜导斌被抓”
戚钦宏:当代英雄:中原大侠——杜导斌
朱学渊:杜导斌被捕了,我挂念你们!
赵达功:我愿陪杜导斌先生坐牢!
孙丰:谁说杜导斌无罪?!
赵达功:杜导斌先生是我们的楷模
不“袗”飞鹰:为自已默哀的人:导斌先生印象记
孙文广: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关注杜导斌之一至四
力瑾:“黄喝楼主”杜导斌被捕的现实意义
张国堂:请记住历史的教训——为杜导斌先生被抓呼吁!
东海一枭:“兔死狐悲”说导斌
东海一枭:为导斌向胡锦涛主席求救
黑眼睛:杜导斌被代表了!
李槟:杜导斌被捕与一个左派的思考
郑贻春:释放杜导斌,砸烂文字狱
张三一言:是谁正在吃人血馒头?
锡兵:以善为耻——再为因言获罪而怒
茉莉:写在杜导斌羁狱之时
郑雯:中国有胆干丑事,还怕被张扬吗?
黑眼睛:杜导斌越狱了又被捕了
李建强:惊悉文字又成狱,再遣忧愤上笔端——为杜导斌入狱而做
恐惧的愤怒:写在杜导斌先生为恶法所执的第四天——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东海一枭:君主的宽容
潇湘浪人:从杜导斌先生被抓想起
张三一言:拘捕杜导斌的启示:一个更黑暗时代开始了
刘晓波:“我也愿意陪杜导斌、刘荻、杨子立坐牢!”——丁子霖夫妇关注杜导斌
曹静:北京人有什么话不敢说?──向勇敢的杜导斌致敬
郑贻春:红朝文字狱
云衡:杜导斌能否引发黎明前的决战?
李槟:杜导斌时代的窥视、逮捕、迫害!
朱学渊:人们都在为杜导斌先生入狱悲哀
芦笛:营救刘荻、杜导斌的有效方案
武汉:哀嚎——因刘荻、罗永忠、杜导斌而作
不觉晓:“忍看朋辈成新囚”——感念监禁中的黄喝楼主
暮雨轻寒:为导斌叫屈
温克坚:当恐怖变得赤裸裸——为杜导斌被拘捕而写
孙丰: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他山之石:推广刘荻,提倡杜导斌
不“袗”安魂曲:重要分析:从杜导斌等人被捕看中共容忍言论自由的五条基本底线
秦耕:抓了杜导斌,还有后来人
王继海:今晚我陪刘荻、杜导斌
正义战士:关于杜导斌案的一个建议
白羽:我为什么倾向于杜是因言获罪
赵达功:我们能为刘荻、杜导斌等做些什么?
刘水:下一个是谁?——写在杜导斌先生失去自由第十天
余世存:怀念杜导斌先生
北京小左:致各位关心刘荻、杜导斌的网友
浮生醉客:无语望苍天——有感于杜导斌的被捕
茉莉:瑞典文学院院士马悦然等声援杜导斌
郑贻春:文字狱遍神州
郑贻春:笔之罪
卫君宇:杜导斌越了什么“线”?
孙文广:签名、维权、学香港——关注杜导斌之五
蒋品超:我给杜导斌的一封信
冬**:自由、人权与恩典、神权——关于杜导斌被捕的神学思考
张祖桦:千夫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为杜导斌被捕而作
杨君:我为杜导斌难过
周良:真实与谎言
江湖手:谁在颠覆国家政权
李建平:杜导斌不做傻子,又不做哑巴,哪来的安全?
北冥:把我们都抓起来吧!——感于杜导斌被捕之后
辛明:请爱护东海一枭先生,不要鼓励他自我伤害——兼驳李扬先生《论中国人自我毁灭的才能》
孙丰:“稳定”它娘是谁?
十年砍柴:冬日登黄鹤楼有感
余樟法(东海一枭):为罪恶立碑
李建平:关注导斌,关注中国的民主未来
孙丰:一切政党都是用来“颠覆”的!
古安如:杜导斌被捕原因之分析
赵达功:“胡温新政”吹来瑟瑟寒风
三不知:风雨如晦,鸡鸣不已——兼怀杜兄
别人:我们有我们要做的事——写在黄喝楼主入狱之后
孔文革:刘荻、何德普、杜导斌被捕原因之我见
苏绍智:中国知识分子不再沉默
郑贻春:瞪著两眼说瞎话
徐沛:不为杜导斌
“袗”安魂曲:支持并呼吁海内外网友踊跃为杜导斌家捐款并募捐
刘晓波:声援杜导斌的茅于轼先生
赵达功:有感于为杜导斌捐款
楚天一袅:从刘荻到杜导斌事件的启示
戴隆中:大逮捕所为何来?
刘晓波:“天安门母亲”张先玲女士声援杜导斌
王超华:追求独立思考的人是中国最可宝贵的财富——为杜导斌等受迫害者而作
不“袗”安魂曲:谁说杜导斌家没有照片上的那个孩子更值得捐款?
张迈:永远尊重别人——黄喝楼主一句话使我终身受益
郭飞熊:自由主义早已不在摇篮之中——为杜导斌事件而作
张三一言:胡新政收缩圈线,杜导斌冲击底线
唐荆陵:纪念导斌:我是应该赞扬还是猛批?——第二个值得敬佩的人
末世:美国博士有感于杜导斌被捕
东海一枭:你有监牢你有枪

二、关注专访(13篇)(略,编辑注)

三、关注新闻(29则)(略,编辑注)

四、关注媒体(共46家)(略,编辑注)

五、关注专区(10个)(略,编辑注)

六、关注组织(11个)(略,编辑注)

七、关注公开信(8封)

保障言论自由,维护基本人权——关于湖北警方拘捕作家杜导斌的声明
关于网络作家杜导斌因言获罪一案——致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关于作家杜导斌被拘捕的声明
就中共湖北警方以“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杜导斌的声明
就中国警方拘捕网络作家杜导斌等人致胡锦涛公开信
关于杜导斌被捕事件的声明
致德国总理施罗德的信件
关于中国大陆网络作家杜导斌被捕的六点声明

八、关注公开信的签名人数(1464人)

(杨银波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