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翻译运动向世界说出中共真相

俄罗斯军队在普京令下于2022年2月24日入侵乌克兰后,“大翻译运动”(The Great Translation Movement)兴起。这是一场网络群体运动,由分散在世界各地的00后华人组成。他们选取中国的微博、B站(bilibili)、知乎、抖音……等中文网站上重要言论、图片、视频,包括中共官媒的报道,将它们翻译成为英、法、德、日、韩和阿拉伯语,向全世界多角度、深层次、有理有据地展现中共以及受其影响者的言行举止,告诉世界中共的真实立场。

“大翻译运动”不会错过中共网络名人

方兴未艾的“大翻译运动”,应该不会错过为数众多的中共网络名人尤其那些自封的或钦定的所谓国师。这些网络名人还真不少。他们的金句、观点、高论是一座金矿,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都应该一一翻译出去。他们很多已经大名鼎鼎了,但还是可以锦上添花,扬名海外,更上一层楼的。

例如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翟东升副院长,他有中共“秘密”的精辟阐述。他表露华尔街有很多中共老朋友可以搞定美国政府;又惊爆中共“追逐的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年轻的生命”。

例如清华大学胡鞍钢博士的非常“学术”的“中国超越美国论”。

例如《环球时报》前总编胡锡进。他常有高论妙句,如把澳大利亚形容为“纸猫”、形容为“粘在中国鞋底上的嚼过的口香糖”的别出心裁令人眼前一亮的比喻。

例如有家在美国的上海复旦陈平教授的信誓旦旦的见证:“在中国一个月2000块人民币活得比美国3000美元还要舒服得多,美国人才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例如那位叫李毅的什么教授,他有“死四千人等于没死人”的真知灼见。

例如北京大学“学界奇葩”孔三妈孔庆东。他提出:人类思想的巅峰是毛泽东;人类艺术的极品是样板戏。

例如网络名嘴司马南的“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的肺腑之言。

例如自称“野生大国师”的赵盛烨。他发表了一套通过核武器毁灭地球的方案。按照他这个方案,不需要把核武器扔到美国,就可以毁掉美国和全世界。

例如中国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少将教授徐焰为“留岛不留人”的叫嚣建立理论基础的“香港社会基础”论。按他分析,三种香港居民合计起来“是中国最坏的,比台湾都坏”。

例如军事战略学博士研究生导师、人称“战略忽悠局局长”的张召忠将军。凡是他力挺并认为必胜的独裁者,如萨达姆、卡扎菲和米洛舍维奇等,其结果是“挺谁谁死”。

中共网络充塞歌颂普京战犯为其侵乌战争称快的反人类叫嚣

当下普京大军正在乌克兰大打,中国网民也开足马力为普京打气,有出招有表态,不遗余力,适时应势,配合得天衣无缝。“大翻译运动”本来就是因此激怒而诞生的,凡此种种,当会及时传播给全世界。

例如,普京这个在社交平台流传的“金句”——“俄罗斯都没有了,还要世界干什么?”竟然转发量高达十万,点赞量破了十万,评论也逼近五万,其短视频就更火上加油。

有一些中国女子全身心感受普京“心有猛虎,细嗅蔷薇”那“无可比拟”的人格魅力。有大半夜起来看新闻生怕普京吃亏的。也有人说得甚为动情:“他在写作,然后回眸一笑,我直接沦陷了。”更有赤裸裸的表白:“我也好喜欢,我当场排卵了。”至于那些男网民,则是盯着乌克兰美女。他们希望俄乌战争持久化,造成大量乌克兰美女涌来中国献身。这些心态足够真诚,也可在世人面前晒一晒。

为普京出谋献策者为数甚多。有个叫李成东的名人,就大方献出他的锦囊妙计——“俄罗斯这个时候应该在考虑开辟第二战线才能救自己。类似需要在美国纽约发动第二次911,这个事情,重金让沙特移民干最好。”一个叫刘建丰的博士,发自内心支持普京侵乌之举,且极度凶残,提出“杀无赦”的办法。说对不屈服的乌克兰人“用所有常规武器杀无赦,杀到他们怕和同意为止”。

4月2日布查大屠杀惨案曝光,震动世界。但是中国不少网民不为所动,非常冷血。中共大外宣《多维新闻》上有人留言这样评说:“人类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种族灭绝史。如果有一天人类之间没有了战争,那才是一件奇怪的事。乌克兰这是在绑架全人类,为这场战争买单,就算是屠杀也是自找的。如果把俄罗斯逼到了绝路,真的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到那时,就不是种族灭绝,而是人类的灭绝。收手吧,美西方和那个演员总统,你们才是真正的战犯!”“中国人可不是美西方天天被假新闻喂出来的那些愚民,欧美除了制造谎言还会什么!”“很显然有些国家不希望这场冲突结束,而最不希望结束的绝对是美国,所以不排除这些乌克兰人被美国特工杀的然后嫁祸。”中共大外宣凤凰卫视军事评论员宋忠平更在他的视频节目大谈特谈,说什么布查大屠杀是乌克兰政府自导自演,街道上的尸体是“活尸”,除俄罗斯军队之外的所有人都应为这场暴行负责。这些言论、视频令人发指,不能不翻译出来,公诸于世!

温故知新:“大翻译运动”可以对中共反人类狂言追本溯源

当下还有人为普京舞动核武叫好。关于核武,“大翻译运动”应该让世人领略中共一些人独步天下的狂言。例如,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就曾经公然表示,假如美国军队干预台海冲突引发中美战争,中国将对美国动用核武器——中国方面为此准备西安以东的城市全部被毁灭;与此同时,美国也要准备好几百座美国城市被中国毁灭。关于具体的发动核大战的计划方案,他已有一个设想:“如果我国政府在计划发动核大战之前就做好准备把人员疏散到广大农村地区,则我们在核大战中就占据了极大的优势,再加上我们突然而猛烈的核攻击,世界上其它国家存活下来的人口就会很少,则我们将来在重新进化的过程中也就占有了较大的优势。”

朱成虎少将自信言之有理有据,切实可行,因为他的教师爷是伟大领袖毛主席。1957年11月毛在莫斯科就曾经高谈阔论核大战,表现出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无比绝伦的。毛说:“大不了就是核战争,核战争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二十七亿人,死一半还剩一半,中国六亿人,死一半还剩三亿,我怕谁去。”1958年5月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的正式讲话中,毛进一步分析说:“打原子弹没有经验,不知道死多少,最好人口剩下一半,次好剩三分之一。全世界十九亿人,还有九亿多人,九亿人也好办事,几个五年计划就发展起来,换来个帝国主义灭亡,资本主义全部消灭,取得永久和平。所以说,真打原子战,不见得是坏事。”

这些伟论妙论高论特别是伟大领袖的“最高指示”真可谓高瞻远瞩,绝对称得上为今天的接班人力图构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指明一条无限光辉伟大的前程,当然也绝对应该让全世界了解熟悉。也许毛主席的核战观大家都知道了,但其如此重要,想来“大翻译运动”大可旧话重提以免日后有遗珠之憾。俗话说,温故知新嘛。

是谁“抹黑”“辱华”?“大翻译运动”讲出真实的中国故事

习总谆谆教导他的子民:“要讲好中国故事,让世界了解真正的中国。”“大翻译运动”不就正是应运而生,义不容辞,略尽绵薄,大讲特讲中国故事吗?

要说“讲好中国故事”,翻译对象不会漏过大名鼎鼎的张维为。这位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国家高端智库理事会理事、上海春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货真价实曾到中南海为党国领导人讲课的国师,当为“讲好”中国故事第一人。他有不少名言,例如:“哪国人权状况好?当然是中国!”这位张国师的“自信学”与“爱国学”绝对值得“大翻译运动”去广而告之,让全世界都听一下:什么叫“这就是中国”?“中国人为什么很自信?”

讲好中国故事当然首先就要讲究真实,而这方面正是“大翻译运动”的强项!大名鼎鼎的战略忽悠局政委、中国人民大学杰出学者A岗特聘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日前在专访时也提出“打明牌”的主意。那真是太好了。他强调,所谓打明牌,“首先要改变韬光养晦的思维”。他挑明说出“韬光养晦”的奥妙:“韬光养晦其实只是极特殊背景下的一个产物,在极特殊的条件下发挥过一些作用,现在那些条件没有了,这战略思维自然也要改变了。”他对中共宣传竟然也有意见,说是“套话太多”,这不是骗人吗?“人家不太信”。所以,他提出:“我们要讲得坦率点”。在这方面,国师金可谓表率,他就敢说。例如:“所谓双赢,就是中国赢两次”;例如:“消灭美帝在亚洲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基地,就是几个小时的事”;例如:“我们蹲着都比别人站起来高了,还怎么韬光养晦?”……诸如此类,皆为金句,当让全世界都知道,至少可以“大灭美帝及其走狗的威风”。

“大翻译运动”是在全世界面前“讲好中国故事”的好事啊。但是,中共当局有人不高兴了,有异议了,要批判了。他们将“大翻译运动”斥责为“对中国进行恶意抹黑的‘行动’”,是“辱华”!

是翻译水准不够吗?看来不是因为这个。中共才不在乎这一点;自己大外宣的翻译水平如何,应该心里有数。那么,是翻译内容有问题了?这倒可以议论议论一下。
他们不敢说张维为、金灿荣……这些知名国师、大咖的言论有问题吧?不敢说他们是在“抹黑”中国是在“辱华”吧?这些大师都是中共各级领导的座上宾,被奉为“老师”被奉为“国宝”。总不该昨天他们还在用华语为中共领导上课写稿,今天他们的言论被翻译成外语后就立刻成为向所谓境外敌对势力“递刀子”吧?

是谁“抹黑”“辱华”?“大翻译运动”扯下中共的遮羞布

“大翻译运动”取材都是中国网络公开发表的。全世界都知道,中共控制网络之严,世间少有,党媒姓党,听党指挥,更不在话下。在这个言论控制极为严密的国家,能够获准公开的言论、信息,基本都代表中共或者是中共默许的。例如,当下无数爱国爱党小粉红在微博微信网站等平台上发表的欢呼俄罗斯善意入侵乌克兰的慷慨激昂的言论,都是按照中共亲俄方针大计自告奋勇配合而为,无疑是符合习总“讲好中国故事”的标准。相反,那些反战的声音,即使很微弱,能存活吗?如电视节目主持人金星只因三月初在微博讲了句“疯狂的俄国男人”,呼吁“停止战争,祈祷和平”,随即遭到围剿,最后竟遭微博官方以“违反相关法规”为由禁言。那么,把中共认可的爱国爱党符合法规的言论翻译出来给世界各国人民看,不也是在厉行习总“让世界了解真正的中国”这一伟大教导吗?怎么能说是“抹黑”?怎么能说是“辱华”?而且,习总不是口口声声声称中共对自己“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吗?这“四个自信”跑到哪里去了?

据说翻译的有些是“极端言论”,所以是“抹黑”,是“辱华”。那就奇了。这些“极端言论”,正是中共允许而且在网络上大行其道的言论啊。中共不是什么言论都可以拦截屏蔽吗?怎么对这些“极端言论”就听之任之了呢?要不是中共本身就赞同、支持这些“极端言论”,它会让这些言论放出来吗?所以,谁都可以看出,这些“极端言论”本质上表达了中共的立场观点,显示也代表了它期望人们相信的舆论环境。进而论之,这些言论何止“极端”?其中很多是反人类无人性仇恨普世价值的叫嚣,是中共多年来长期洗脑教育和媒体管制的“硕果”,中共却轻描淡写、呵护有加地称其只是“极端”而已,这不也是自己本性的大暴露吗?

的确,“大翻译运动”把中共对内宣传的和操控鼓励五毛粉红发表的言论翻译到了海外,等于扯下了中共的遮羞布,把它背地里难以见光的真实意图暴露在全世界眼前,暴露其阳奉阴违、毫无诚信、恶劣卑鄙的嘴脸,让它在全世界面前裸奔,让世界人民好好围观一下。中共自然恼怒了,但怪谁呢?

中共习总使中华民族蒙受奇耻大辱,将带来世纪大灾难

讲来讲去,其实,给中国抹黑,辱华,不是别人,正是中共当局。

几十年来,中共使中国人民遭殃,使中国形象受损,天下皆知。大者如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因执意硬搞“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而导致大饥荒,大约四千万中国人非正常死亡,这是中外古今历史上承平之世绝无仅有之事。还有长达十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给中华民族带来空前的大劫难,其错误和罪行就更罄竹难书了。近几年,在定于一尊的总加速师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下,中共对内实行专制高压统治,对外在全世界四处树敌,妄图称霸世界,中国形象更加每况愈下。各种事实太多了,简直不胜枚举,这里只谈谈各国的民意变化。

就拿于2004年在华盛顿建立、公信力甚佳被评为“五星级”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每年都进行的国际民意调查来说吧。

2020年6月10日至8月3日,皮尤研究中心对十四个国家的14,276名成年人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在过去的一年里,民众对中国持有负面看法显著飙升。在澳大利亚、英国、德国、荷兰、瑞典、美国、韩国、西班牙和加拿大,负面看法达到了皮尤研究中心自十几年前开始就此议题开展调查以来的最高点。

特别是,不信任习近平可以在国际事务中发挥正确作用的民众在十四个国家中的中位数为78%,在接受调查的各个国家中,至少有70%的民众持有此观点。大多数国家的民众不看好或不信任习近平的比例自去年以来增长了两位数。例如,2019年澳大利亚有54%的民众完全不看好或不大看好习近平主席,如今这一比例为79%,上升了25个百分点。不论性别、受教育程度、年龄段和收入水平,民众对习近平的信心程度都很低。

在美国,2020年是超过半数的美国年轻人对中国持有负面看法的第一年,在18至29岁的成年人中,56%的人对中国持有负面看法。在澳大利亚,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对中国的看法不佳,高达68%;在五十岁及以上的澳大利亚人中,这一比例更上升到86%。在韩国,年轻人对中国的看法比他们的长辈更负面(十八至二十九岁的成年人占80%,五十岁及以上的成年人占68%)。对中国的负面看法在澳大利亚增加最多,和一年前相比,跃升24%,达到创纪录的81%。而日本,更超过澳大利亚,有86%的人对中国持不满看法。

2020年的调查结果在2021年得到进一步的验证。2021年6月30日,皮尤研究中心公布当年二月至三月在全球十七个经济体进行的最新民调。这些经济体为:澳大利亚、比利时、英国、加拿大、法国、德国、希腊、意大利、日本、荷兰、新西兰、新加坡、韩国、西班牙、瑞典、台湾和美国。

调查结果显示,在美国,高达90%的受访者认为北京不尊重个人自由(其中持此看法的共和党或倾向共和党的无党派人士为93%;民主党或倾向民主党的无党派人士为87%)。瑞典这一数字高达95%;韩国、澳大利亚及荷兰分别为92%、91%、91%;台湾为83%。

多数受访者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处理全球事务信心不足。瑞典、日本的不信任程度最高,高达86%;韩国也高达84%;美国和澳大利亚分别为82%;台湾为68%。
在这十七个经济体中接受调查的绝大多数民众都对中国普遍持负面的看法,平均高达69%,也达到或接近历史新高。其中希腊和新加坡比率最低,分别也有42%和34%。台湾为69%。中国近邻日本对中国的负面看法最高,高达88%。此外,瑞典为80%;澳大利亚78%;韩国77%;美国76%。

今年2月24日,普京冒天下之大不讳,悍然发动侵乌战争。他下决心之前,2月4日跑到北京和习近平会谈,当天发表了中俄联合声明,双方签署了十五项合作文件,很显然,普京从习近平那里获得了极其重要的支持,有了发动战争的底气。现在普京闪电战计划失败,又犯下屠杀平民的战争罪行,受到全世界一片谴责和制裁,而北京却要一条道走到黑,强硬坚持自己向普京承诺并向全世界大声宣布的中俄合作“没有止境、没有禁区、没有上限”!这样,一场战争下来,世人对中共的本性将会看得更清楚,中共国的国际形象肯定更进一步大倒退,在西方的战略遏制下,未来几十年的国运将受到极大的影响。

这岂止是一般说说的“抹黑”“辱华”那么简单?中共和它的总加速师是使中华民族蒙受奇耻大辱,并带来世纪大灾难!

《孟子·离娄上》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中共习总作孽如此,天理难容。这既不是“大翻译运动”之过,也不是“大翻译运动”之能,“大翻译运动”绝对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2022年4月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