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左)。

4月23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基辅市中心一座地铁站举行记者招待会。一位从未谴责过俄罗斯侵略行径的中国国际电视台的记者,向泽连斯基发问道:……俄罗斯认为,乌克兰持续向北约成员国索要武器支援,是火上浇油,是不利于谈判的因素。能否对以上说法进行评论?

泽连斯基的答复简单干脆:至于武器供应,我们一点儿也不在乎俄罗斯是怎么想的。不过话说回来,从一开始俄罗斯就在给我们提供武器。你不记得他们的部队落荒而逃把坦克留下来吗?我们很感谢他们提供的武器。

我猜测,那位记者本想拿俄罗斯的说法去恶心一把泽连斯基。然而,泽连斯基的直率回应却使他暗自叫苦、一脸尴尬。应当说,那位老兄完全是自讨没趣。理由明摆着:俄罗斯的上述说法实在太过无理和荒唐,你怎么好意思拿过来当炮弹使呢?

俄罗斯的说法是,我在乌克兰点燃了战火,乌克兰的应对只配是:要么任我宰割,要么屈膝投降。于是,火不就灭了吗?如果像宋子文、宋美龄那样持续向朋友索要武器支援,那就是火上浇油,大逆不道。俄罗斯的说法所体现的,还不能简单地说成是强盗逻辑。它是强盗+流氓+无赖的混账逻辑。

不过,我对俄罗斯的说法,并不感到半点吃惊。

两天之后的4月25日,我又见到了一种关于援乌武器供货者的说法:

美国持续不断给乌克兰提供武器
国务卿到基辅
再增加7.2亿美金军火
而且是不断升级武器级别
就是不让俄乌停战
军工复合体赚的(得)盆满钵满
最可怜的
还是乌克兰百姓

经济学家郎咸平在4月11日的微博上叙述了98岁的母亲因为肾脏问题送医,但等不及核酸结果出来,病死在急诊室门口的事情。(微博截图)

虽然上述说法使我颇感恶心,但如果它是出自张维为、金灿荣、李毅、沈逸、司马南、胡锡进、赵立坚之口,我不会有半点吃惊。然而,这一说法居然是郎咸平给出的——这着实使我大吃一惊。这是因为,我对《达沃斯后的冷思考》视频中的郎咸平,一直留有不错的印象:他可是一位有良知、有勇气的明白人。

将那段视频中的郎咸平与现在的郎咸平相对比,我想说,如果略去他中间阶段的逐步变坏,仅用粗线条勾勒其人生轨迹的话,这位郎先生,可真就玩酷地实现了一次堪称奇葩的断崖式去良知化。

在《达沃斯后的冷思考》中,郎咸平主要分析了一件事——地球上各个国家工资总额占GDP的比例。他运用可靠的数据,作出了如下描述:欧美日本,占比50-60%;韩国,占比44%;南美,占比33%;东南亚,占比28%;中东,占比25%;非洲,占比不到20%;中国,占比仅仅8%。最后,他大胆“妄议”道:全世界最低的工资占比,你怎么能拉动消费?!请你告诉我!

显然,能把中国官方讳莫如深、绝口不提的真相公开捅出来,是张、金、李、沈、司马、胡赵们决然做不到的。为此,我也从未把郎咸平与张维为之流归为一族、视为同类。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4月25日晚上8点01分,这位郎先生亮出反美挺俄的身姿,急剧地与张维为们同流合污——他不但对俄罗斯的侵略罪行不置一词,反而指责美国包藏祸心:为发战争横财,不顾他人死活。

如果郎咸平的说法是对的,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国通过租借法案源源不断给苏联提供武器弹药、铁路设备、军用卡车等等,就压根儿不是支持苏联正义的卫国战争、阻遏纳粹德国的侵略行径得逞,而是恶意满满地不让俄德停战;最可怜的,还是苏联老百姓。这种可怜,不是源自纳粹侵略者的造孽,而是来自美国的祸心。

如果郎咸平的说法是对的,那么中国抗日战争时期,美国通过驼峰航线和滇湎公路持续不断给中国提供武器弹药,包括派出飞虎队直接参战,就都不是支持中国正义的抗日战争、阻遏日本帝国的侵略行径得逞,而是心怀叵测地不让中日停战;最可怜的,还是中国老百姓。这种可怜,不是源自日本鬼子的造孽,而是来自美国的祸心。

试问,人们还能找出比郎咸平的说法更为大谬不然的东西来吗?

经济学家郎咸平可能自以为得计,狡黠地用“军工复合体赚的(得)盆满钵满”来点破美国卑劣的祸心。不过,郎先生的这句话,乃是欺蒙和挑唆人的误导说辞。

在曾经的对苏、对华军援和这次对乌军援中,美国的军工复合体自然不是无偿白干的主;但是,他们所赚的钱,基本上都是美国自家的钱——由美国纳税人提供的钱,而不是二战时的苏联人、中国人,也不是如今保家卫国的乌克兰人所付的钱。

质言之,郎咸平把美国人见义勇为、倾力相助的大善之举,愣说成是损人利己的拱火行为和谋财害命的罪恶勾当,从而高速完成了他人格与人品的去良知化,可悲地沦落到或许他自己事后也不想看到的、与张维为们沆瀣一气的不堪地步。

2022年4月28日 于北京家中

(RFA2022.04.2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