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史是一门科学

中国共产党的党史不应该是某一个人的成功史,胜利史。党史不应该只为某一个人树碑立传。

党史应该是党的发展史,是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发展史。包括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历史,包括共产党内部路线斗争、理论斗争的发展史即党内矛盾运动发展史。

在社会主义国家,党史是一门重要的社会科学。作为一门科学它和神学截然不同,党史不能披上神密的色彩,党史不应该神化领袖人物。党史建立在客观的史实之上,它所涉及的事实,人人皆可知道。党史将以发掘公布更多的事实作为它的重要工作任务。只有在确凿的基础上,党史工作者才能按照辩证唯物历史观,研究中国共产党发展变化的历史。对党史中的重要事件做出评价。

党史研究将会对我国的社会生活起着重大的作用,它从中国共产党过去的历史研究中认识我国现代社会发展的规律。认识党领导革命和建设的规律。党史研究将成为制定党的政策,路线和指导思想的基础。党史研究的成果也是教育全体党员和全体干部的最重要的教材之一。

党史作为一门科学,应该允许有不同的学术观点。只要言之成理,持之有故,就应允许发表不同的意见。

党史人物的评价

党史上重要人物都应该做出正确的客观的评价。评价历史人物不应该脱离当时当地的客观条件。

每一个人的思想认识都有一个发生和发展的过程。没有一个党的领袖是天生的马列主义者。也没有一个从娘胎下地就是“反革命”的人。

在文化大革命中全盘否定过去党的领袖陈独秀、李立三、瞿秋白、王明、刘少奇这是不对的。他们在党的历史上都曾起过积极的作用,做过有益的工作,对这些方面应该给以肯定。

对他们的功和过应该做出恰当的分析。

对林彪、陈伯达、王、张、江、姚这些人也应该做出客观的分析,对他们的历史不能简单的全盘否定。说他们走过的全部道路就是“从历史反革命到现行反革命”[1]这是不客观的。应该说他们都曾走过一段革命的道路,后来发生了变化,反党集团是最后形成的。

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位最重要的人物,对他更应该作出历史的,辩证分析。

对毛泽东早期政治活动的评价

从毛泽东早期发表的观点来看,他还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在1919年前后,他发表的文章中有公开贬低马克思主义和赞扬无政府主义的内容。在一篇文章中他贬低马克思赞扬无政府的创始人克鲁泡特金。

他在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前,没有像样的宣传马列主义的著作和讲话。他本人选辑的毛泽东选集的第一篇文章,是他在1926年3月写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在1926年之前他所发表的大批著作没有编进他的选集,说明他在那时基本上还没有马列主义的著作。

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时,他并不是党的主要领导者和组织者。当时中国的马列主义的旗手是李大钊等人而不是毛泽东。因此说1921年毛泽东创立共产党,说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伟大缔造者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1]

中国共产党并不是由某一个人缔造的,在党的九、十、十一次代表大会上关于这些方面有不少错误的观点。

伟大人物在历史上的作用

历史的伟大进程不能某一个人决定,历史按照他本身的规律向前发展。

生产力的水平,历史,社会条件决定伟大的变革,伟大变革将决定要产生伟大的人物。

中国二十世纪初的客观条件决定了要产生一次资产阶级革命,在这样一场革命中才能产生出像孙中山这样的伟大人物。如果当时没有孙中山,很自然的会有其他人来满足中国资产阶级的要求。

历史上伟大的正面人物,他们产生的前提是一定的历史和社会条件。如果没有成熟的条件任何伟大人物都不会产生出来。

伟大的历史人物在历史规律面前,在伟大事变面前决不是无能为力,可有可无的。他们的成熟成度可以加速或延缓社会变革的发生,但是历史的进程则是按客观规律进行的。

随着社会的发展,中国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必然要发生。但是推翻满清封建统治的辛亥革命发生在1911年则具有一定的偶然性,是和领导人有一定关系的如果没有孙中山这样成熟的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领袖,可能这次革命的成功会推迟几年,如果有一个比孙中山更加成熟,水平更高的领袖人物和集团,那么这次革命可能提前几年完成。

在自然科学方面,划时代的科学发现,在不同的地方几乎同时产生的事例是很多的。如生物学上的“进化论”,数学上的微积分,都是很好的例子。说明了一定的条件,决定一定的创造发明,伟大人物必须在一定条件下才能完成他们的创造。

论反面人物的作用

在历史上起消极影响的重要人物,或者说反面人物在历史上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但作用同样也是有限度的。这样的人物也是一定历史的社会的条件的产物。是在一定的生产力的水平上,适应社会上某种势力的要求而产生的。他代表着一定的阶层,阶级,生产方式,或某种思潮。

历史上反面人物可以推迟或延缓历史事件的发生,但不能永远保持一个逆历史潮流而动的统治。实行暴政的秦王朝,迟早是要垮台的,秦赢政死后发生大规模的农民起义,第二年被推翻,如果按秦始皇嘱托,秦王朝也可能再继续几年,但是执行暴政的秦王朝最后垮台则是必然的,秦赢政的早死晚死,只能决定这个王朝垮台的早晚。

毛泽东推行他的极左路线,对反对派实行全面专政,这一套只有在他去世之后方能得到了纠正。毛泽东的早死晚死,能够决定中国极左统治结束的早或晚他是不能改变极左统治被否定的总趋势。

进入七十年代王、张、江、姚做为反党集团被清除是历史的必然。但是只有在毛泽东去世之后他们才能被清除。王、张、江、姚在台上那么多年,在毛泽东逝世后只过了二十七天就被打倒。这些事实说明一个有巨大权威的历史人物在伟大历史转折中的重大作用。

毛泽东在晚年是一个活着的掌握最高领导权的神化人物。他利用迷信思想和恐怖手段,在全国人民中制造了极高的权势。他在世的时候,任何敢于公开反对他的行动,都会被立即镇压。当时广大人民群众陷入对毛泽东个人的盲目迷信之中不能自拔,很多领导人要借助毛泽东的偶像来维持秩序,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只能把希望寄托他的死后。他的死讯像一颗信号弹,照亮了夜空,反对派开始准备行动,用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积怨,表达自己的政治见解。

在我国清算极左的过程,很好的说明了重要人物在历史中的作用。

极左不是一个人的过失和罪孽

在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我国出现的极左,给社会主义事业带来干扰破坏和灾难。在这段时间毛泽东是极左的代表人。但这绝不是说中国出现了极左是因毛泽东一个人的过失和罪孽,不能说没有毛泽东就没的极左路线。

中国的客观条件(历史条件、社会条件、国际条件),中国共产党的内在因素和历史发展决定了在共产党内部要产生左倾思想和极左路线。如果没有毛泽东会有另外一个人成为左倾思想和极左路线的代表人。

历史的曲折,历史的迂回有其必然性。历史上的重要人物(不管是正面人物,还是反面人物)只能影响历史的曲折和迂回的程度。任何伟大人物都不能完全避免历史的曲折和迂回。

极左思潮曾在中国裹胁那么多人,极左路线曾在中国统治那么长时间。从本世纪二十年代末中国共产党内出现左倾路线,到七十年代末在全国批判极左路线,在前后长达五十余年的时间里,从民主革命时期到社会主义时期,中国共产党内曾多次出现左倾路线的大破坏,后来甚至愈演愈烈。这说明极左在中国的出现决不是一种偶然的个别人的现象,而是有其深刻的历史社会和思想根源,不能把极左的出现仅只看作是毛泽东一个人的过失。

需要反面的教训

事物具有正反两个方面。人们不但需要正面的教育,而且需要反面的教训。

谬误一旦建立了统治,它就会从反面来教训人们。

在黑暗的苦难道路上受尽折磨,喝足了苦水之后,人们才会想到要改变现状,才会产生争取光明、争取真理的欲望。

一个在黑暗统治下的觉醒者,一个社会改革的先驱者,不但要善于从正面进行教育引导。而且还要善于等待。等待广大人民群众接受严酷事实,从反面来的教训。等待更多的觉醒者。他不但要善于用正面道理说服人们,诱导人们,而且也善于展现反面的事实来启发人们的觉醒。

正面教育永远不能代替反面的教训。中国人民在极左的统治之下,只有走过漫长的道路,长期接受反面教训之后,才有可能认识和清算极左。对极左的清算不可能在五十年代或者在六十年代,也不可能在七十年代,在中国共产党的九次,十次,十一次代表大会上都不具备批判纠正极左的条件。只有在八十年代才有充分的条件来彻底的清算极左。

中国共产党需要一个很长的时间,主要是从反面接受教训,最后才能从理性上认识极左的本质。

为什么要强调否定

在一段时间内人们将要集中否定毛泽东所代表的那些危害性很大的东西,将要突出批判他的极左。这是因为毛泽东在中国的历史上是有过大功,也有大过的人。过去对他的肯定太多,否定太少,肯定了很多不应该肯定的东西,而没有否定那些应该否定的东西。现在的问题是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现代迷信,还在为害全党全国,毛泽东的神化形象在人民中还没有消除,在很长时间内对社会主义建设形成主要威胁的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极左路线,至今还没有被清算。

毛泽东原来有些提法,有些理论在当时当地是正确的,但是以后被强调的超过了限度,被脱离时间地点来乱用,这些问题也需要廓清。

不久之后我们将要集中否定毛泽东后期的一些消极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对我们造成主要危险,但这并不是说毛泽东的后期一无是处。也许在多少年之后人们会强调对毛泽东后期某些方面的合理的继承。

1979年12月于济南劳改支队。

——————————————————————————–

[1] 注:这是当时任中央主席华国锋,公开讲话中的用语。

[1] 1977年中共十一党章中说“伟大领袖和导师毛泽东主席是中国共产党的缔造者”。

(《狱中上书》,孙文广/著,香港夏菲尔出版社,2002年)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