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妹,也就是我们家那只百度也搜索得到的,毕节几个徒步群的吉祥宝贝,“毕节徒步第一狗”,它突然双目失明了。

它的失明,真的太出乎预料了。

5月2号那天早上,它和我一起出门。如往常一样,带它安全过了斑马线,我就只顾各人跑步,它在后面一路玩耍着来到我打羽毛球的地方与我汇合。打完羽毛球,我们一起爬南山。那天,起码走了六、七公里山路,它的眼睛,它的行走等等,一切正常。

3号,我和驴友去赫章威奢二台坡徒步。本很想带泽妹去,因为,这是2012年它半岁的时候,开始它陪伴我徒步的第一条线路。可是,目前的它偏胖,走路远没有过去利索,加上老婆的劝阻,我就没有带它去。

4号下午回来,到楼顶放徒步装备,泽妹在楼顶的,汪汪叫着朝我走来。我召唤它跟我下楼到家里,可是,我发现它的目光定住了且明显有一层白雾,走路也摸摸索索不对头。我用手在它眼前晃,也没有反应,好不容易走到楼梯口,以往撒欢着下楼的它,竟然如她的小奶狗们那样,畏畏缩缩,不知怎么下楼了。

我知道,它的双眼,失明了。

我用响声引导着它,它才好不容易走到家里。我告诉了老婆这个突然的、不可思议的不好消息。她也很吃惊,接着说,怪不得,昨天下午她带它出去,它走路“不对头”,“好像”看不见路。

我这才意识到,这个和我走过无数山山水水,走遍云贵川,去年10月份还到过海南岛,有足足十年徒步辉煌历程的徒步狗,周五那天爬山,很可能就是它此生最后一次爬山了——以后,即使它到了某个山上,那也不是它迈着四只小短腿亲自爬上去的了。

太可怜了,咋办啊?

咋办,我是理性尽力弄清楚了它失明的原因:老年狗容易患上的白内障,任何服用、点滴、擦洗的药物,都没有用。

感情用事老婆呢,病急乱投医。昨天前天,电话咨询宠物医生,甚至带着泽妹看了宠物医生。根据网络推荐,好友推荐,宠物医生推荐等,弄来了三、四种眼药水、膏。“要对症下药才行”,但老婆流眼抹泪“求你给它点了嘛,万一出现奇迹呢”。

好吧,我给它点——不是为了医治它,只是为了安慰你。

今早,老婆居然和我说,她云南的一位好朋友推荐了“客妈叶”——也就是车前草吧——和一种什么眼药水,她已经托教会孙姊妹弄“客妈叶”给泽妹洗眼睛。今天还特地起了个大早,心急火燎要去买药给泽妹点眼睛——万一有用呢,她还是用这句话,作为自己为泽妹买药的动力、信心。

我当然清楚,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方法,就是动手术。动手术需要一万好几千块钱不说了,贵州没有能动这个手术的宠物医院也不说了,单说目前这个病毒防控清零模式,连需要急诊救命,连立即就要生产的孕妇,都需要先核酸才抢救,才接生,一条狗,还仅仅是看不见,哼!

还有什么黄码红码健康码行程码……

最让我心疼的是,泽妹,它虽然自己都失明了,如果不是有人照顾,它必定很快死亡。但是,作为这个家庭的一员,都这样了,它还是当仁不让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般,不管它是在家还是在楼顶,只要有任何异常响动,它都一如既往立即站起来,走向响动方向,汪汪叫个不停。

不兴偷奸耍滑,不会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它这是真正的生命不息,护家不止啊!

甚至,就如病人不得不在病床上拉屎尿那样极不痛快吧,它也很不愿意将屎尿拉在楼顶泥土里。时间允许,我只好一天两次拿购物车载上它,拉着它到楼下它拉熟悉的草地里,让它能够畅快地拉屎拉尿。

都双目失明了,泽妹,人家拉屎尿,还是很有仪式感。你看,它一点也不偷工减料。拉之前,这里嗅嗅,那里闻闻,不停转圈,好不容易选到理想风水宝地,这才半蹲着,开拉。

拉完了,照常两个后腿飞快往后扒拉几下,然后欢快地往前跑几步。昨晚的拉屎仪式比今早完整,欢快地往前跑几步之后,又躺倒在草地里,将头,将身子在草地里摩擦撒欢。梦里不知身是客,一响贪欢。这与它的失明,多么的不协调啊。

我想,这是它对老婆,对我的基本信任吧,它相信我们不会因此抛弃它,尤其是相信它的“大姑”,我的老婆会尽力照顾好它的。

我想,单纯些,也好,如果它知道人类有多残忍,人心有多险恶,它一定愁的不思饮食,很快郁郁而终。

在蒲松龄的聊斋故事里,人可以和动物,和花草,甚至和石头成为生死之交。怎么说呢?感谢泽妹那么信任我们。倒是我,很惭愧,我曾经打骂过泽妹,甚至曾经将它送人……

我又想起了那句话:我认识的人越多,我越喜欢狗——包含我,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心地,远没有泽妹单纯,善良。

除了我和老婆之外,还有一个人,就是那个答应老婆,帮她到乡下弄“客妈叶”的孙姊妹,我们三个人都为了泽妹,向上帝祷告,求上帝医治我们的泽妹。我们只能如此尽本分听神意了。

世上万般哀苦事,无非生离与死别。我曾经流着泪,埋葬过两条我短暂喂养过的狗,毛毛和牛儿——距离我埋葬第三条狗狗的时间,不会太长了。

我和老婆意见一致:泽妹之后,我们当然还是喜欢狗狗的,但我们不会再养狗狗了。一个,在这片很多很多人不把狗当生命,更不会当朋友的族群中,在这片这里那里都不允许狗进入的禁土上,养狗的不便和烦恼太多太多。

再一个:养狗需要付出的太多,太沉重——感情上的付出。

2022-05-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