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九年国民党政府对中共的战争全面溃败,撤退来台,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北京正式诞生。从此中华民国在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陆,形成分治的局面,两地的人民于是有了不同的命运。

中华民国在台湾稳定政治,推广教育,发展经济,使台湾经济快速成长,所得大幅增加,至一九七0年代后期,和香港、新加坡、南韩同以经济发展的成就被称为亚洲四小龙或四小虎(The four young dragons or tigers)。同一时期,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陆实施阶级斗争,三反、五反,推行大跃进、人民公社、土法大炼钢,以致在1950年代末和1960年代初,民生雕敝,民有饥色,野有饿莩;继而发动文化大革命,导致十年浩劫,毛泽东以下,无论官民,朝不保夕,人人自危,使大陆成为世界银行统计中穷人最多的国家。台湾和香港在经济发展、民生乐利上的成就,成为中国人的希望。

亡友传安明先生在一次演讲中说,一八四二年清廷由于对英鸦片之战割让香港,一八九五年由于对日甲午之战割让台湾。想不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台湾与香港成为世界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典范,为大陆的发展指引方向,也带来希望。安明兄说:“真是天佑中华!”

大陆自一九七八年宣布改革开放以来,政治上的管制逐渐放宽,经济与社会日趋开放,二十余年间经济快速成长,国外资金、技术与人才大量流入,各种建设突飞猛进。虽然目前平均每人所得仍低,但人口众多,人力资源丰富,市场规模随所得增加而扩大,发展潜力不可限量,令世界各国刮目相看。

假定大陆自一九四九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创立之初,在政治上和经济上就走向正确的方向,今日应是何等政治民主、经济繁荣的景象?然则甚么人、基于怎样的思考带领大陆走上错误的道路,误尽天下苍生三十年?我相信大陆很多“不敢言而敢怒”的才俊之士早已了然于胸,而本书作者孙文广先生正是其中的勇者。

孙文广先生毕业于山东大学物理系,一九五七年毕业后留系任教。虽然他在一九五九年以前积极参加共产党领导的各项政治运动,但自一九六0年开始遭受批判,后来并被加上反革命的帽子。他在文革中被抄家,游街、批斗近百次。他两次被关“牛棚”达三十个月,两次坐牢,在狱中度过将近八年岁月。他在坐牢时期回忆往事,潜心思考,终于豁然开朗,领悟他曾经崇拜、追随过的“伟大领袖毛主席”正是制造这一切错误的历史罪人,而且毛泽东思想的流毒如不加以清除,势必影响国家未来发展。因此他从一九七六年毛泽东离开人世、四人帮被捕后开始上书中共中央,批判毛泽东,议论国事,提出政策建议。从一九七六年到一九八二年他共上书五十余万言,内容涵盖政治、法治、人权、经济、外交、文艺等各方面。

一九八二年,孙文广先生获得平反,回到山东大学,讲授“经济管理”。他整理狱中上书有关经济的部份择要发表,结果获奖,评为教授,并曾担任山大经济管理信息系的主任,孙先生现在担任山东大学老教授协会副会长。

二000年孙文广先生来台湾作研究,我承于宗先兄介绍,有幸识荆。过去两年我两次访问山东大学,都得到他的指引和帮助,孙文广教授待人诚恳亲切。难以想象胆敢狱中上书批判中共中国开国领袖、思想导师的勇士竟是这样一位温文尔雅的书生。我对孙教授真是无限敬佩。也因他的终于获得平反,他的很多主张得以实现,以及他能够取得狱中上书原信的复件,使我对大陆的继续改革开放增加更多信心。

孙震
元智大学讲座教授
2002年6月28日

注:孙震教授曾任台湾大学校长、台湾国防部长。

(《狱中上书》,孙文广/著,香港夏菲尔出版社,2002年)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