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在三年之前,一位朋友把李慎之先生的大作《风雨苍黄五十年》复印了很多,也给我一份,这是我第一次阅读李慎之先生的著作,看后爱不释手,连读数遍,作者在我的心目中树起了清新的形象。

慎之先生仙逝之后,我再度找出了《风雨苍黄五十年》一文,翻读再三,文中语言仍深深地打动我的心弦。慎之先生在文末写道:“很快就要到二十一世纪了,在这世纪末的时候,在这月黑风高已有凉意的秋夜里,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守着孤灯,写下自己一生的欢乐与痛苦,希望与失望……最后写下一点对历史的卑微的祈求,会不会像五十年前胡风的《时间开始了》那样,最后归于空幻的梦想呢?”

他逝世前祈求的是“中国要开放报禁、党禁”。时至今日中国距离“开放报禁党禁”还遥遥无期,前些日子毛泽东的前秘书李锐先生说了一些要求改革的话,登在《21世纪环球报道》上,结果惹得那家杂志被查封掉。我们这些非党草民的言论,要想得到当局的立即认可,那当然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奢望。慎之先生的文章,我想主要不仅只是为了打动当权者的心,更重要的是为了用他的自己的经历,用他自己的认识,感化民众,唤起民众,去争取民主、争取自由。

按照慎之先生的资历,在他离休之后会享受高干级的待遇。本来可以颐养天年,安度余生,自得其乐,过一个安稳的晚年,但是他却选择了一条召来很多非议的道路。

李慎之先生度过漫长的黑暗年代,他也曾被极端思想裹挟,觉醒之后,痛定思痛,但并没有停留在悔恨之中,也没有消沉、混世,而是走上积极的人生道路。他痛恨极权统治、专制独裁,他坦率地写出了自己曲折的心路历程,用以启发后人。慎之先生八十多岁过世,晚年身有残疾,为社会进步,为国家民主,他不停地思考,不停地写作,不谋功利,不谋权势。他们的心血之作,不但感人,而且还可以做为中国现代史的一项佐证。

李慎之先生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效法。他的祈求,后人一定会代他争取,使他的梦想成为现实。

2003.5.12于山东大学

(新世纪、大参考)

(博讯《孙文广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