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两个月前发送给洪哲胜先生的私人信件,鉴于日前公开发表的那篇《给两个朋友提个醒》所引起的一些争议,觉得很有必要予以重新整理并公诸于众,以就教于张明先生及所有的同仁同道。

2004年3月17日,在《民主通讯》中看到张明的《欧阳懿获刑二年》一文,感到很悲哀也很愤怒,同时也为欧阳的妻子罗碧珍老师和儿子欧阳若宇的生计感到担忧。

春节之前,笔者寄给欧阳若宇200元的过年钱,或者说是压岁钱,这是笔者给欧阳若宇第二次寄去现款,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回音。给刘真女士发过电子邮件询问此事,也一直没有得到答复。我猜想她也许受到某种警告,不敢再过问此事了。

山东师大孙文广教授按照我提供的地址,给罗碧珍老师寄过500元钱,结果是被退了回来,他问我有没有别的寄款渠道,我只能告诉他我不知道。我想请张明帮助提供一下罗碧珍老师的其他直系亲属的通讯地址,或者请罗碧珍老师专门设立一个帐户接收大家的捐款,不知道可行不可行?

如果国内的朋友通过邮局寄款给罗碧珍老师,建议大家以小额方式多次寄出,这样的话即使被扣留也不会造成太大损失,对于罗碧珍老师来说,每一次收到汇款,心理上都会感受到温暖和安慰。

另,在张明的《我所了解的几位四川民主党领袖》一文中,有这样一番话:“不客气地说,他(欧阳懿)的那点可怜的网络知识还是我教给他的。但是欧阳很努力,他后来在网上网下的名气都比我大。我与他也曾有过这样的约定:即,他冲锋陷阵时,我暂时蛰伏,如果他出事了,我再站到前台去。遗憾的是,欧阳已经进去1年多了,我在外面却没有什么作为,刚有了一点风吹草动,立即就脚底下抹油溜之大吉了。我的不作为并不比那位骗钱的前学生领袖高尚多少,也许,这就是人性的弱点吧。”笔者自己没有过充当“学生领袖”的经历,但是我直接间接地见证过一些“学生领袖”,“那位骗钱的前学生领袖”是不是当真骗钱,在现在的社会环境下很难说清楚。即使他当真骗钱了,也不能与“学生领袖”的身份捆绑在一起,他敢于当“学生领袖”,本身就是一种高尚的冲动,“骗钱”只能是他并不高尚的另一种冲动。每一个人都有高尚和不高尚的两面性,一个曾经高尚过的人,无论如何也值得人们有限度的理解和尊重。

笔者一直认为:一个真正的人道主义者和自由主义者,首先应该做到的是力所能及地承担有限责任的公民意识和公民理性,而不是或高尚或不高尚的本能冲动。大同人类中同为精神生命体的每一位现代公民的根本立足点,就在于只属于自由自主的本我自己,而不隶属于身外之人的父母皇帝和身外之物的国家民族及天理纲常的人本身。站在同为精神生命体的人本身的根本点,既要承认自己的“人性的弱点”,更要容忍别人的“人性的弱点”。在表白或证明自己的同时,应该把自己的权利与别人的人权区别开来,不要无谓地牵扯别人,更不要上一党专政者专门妖魔化“那位骗钱的前学生领袖”的恶当。一个现代公民可以选择并容忍不作为,而不能选择和容忍抢占“存天理灭人欲”式的精神制高点侵犯正当人权的负作为和恶作为。要想以现代公民的身份争民主和反专制,就应该从杜绝和反省自己的专制根性做起。一个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必须具备这样一点常识性的觉悟。

以上话语说得可能重了一些,请张明先生原谅。我对于张明先生已经称得上高尚的言行,一直怀有一份敬意。

初稿2004/3/17,定稿2004/5/17

(博讯《孙文广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