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书中有我的心路、脚印和思想的成果!主要是近年境外发表的文字,也有27年前狱中的作品。故曰:狱中狱外集。

**狱中狱外话心路**

当前中国国大陆没有出版自由和获得信息的自由,因而给写作带来困难,写一些敏感的问题必须战胜恐惧。

在27年前的监狱中写敏感问题,要先考虑好是否会加刑、是否会杀头。所以要酌字斟句。

今天的中国大陆是否能放手写呢?有时拿起笔也觉得沉重。

就在不久之前很多人因为写文章而被捕,而判刑。

所以我在写作时,不单要思考理性的问题,还要考虑危险。在监狱中写作,我要时刻准备,铁门锽啷打开,大喝一声,我要去回答审判员的问题。

今天我何尝不是如此呢?

后人在看这些文章的时候,必需注意时间背景,为了方便读者,我在每篇文章的前面都注明了写作的时间。在文章结尾则注明了写作的地点,和境外发表的媒体。

**追忆平生最悔恨**

如果有人问我一生中最悔恨的是什么?我的回答是:最悔恨的是盲目崇拜毛泽东。跟随过毛泽东。尽管我是一个普通知识分子,而且是学理科的,但这也不应该是推卸责任的理由

当出现一股危害整个社会的邪恶势力,人人都应该奋起抗争。

我现在写文,著书也是想告诉世人:毛泽东祸国,我们不该学他,不要盲从。

在监狱中,日夜思考,我终于认识毛泽东是历史罪人,在责任心的驱使下,我将自己的认识写了出来,2002年在香港出版了《狱中上书中共中央》。

在狱中每写一篇文章,我都急忙用给“中共中央”信的形,交给管理者,当时我想用这种方式能把信保存下来,相信一定会有人看到。

近来我有类似在监狱中的感觉。

我也在准备着第三次坐牢,于是,我写出的文章,都像在当年的监狱中一样,急忙发出去,每当发出一篇文章,我就感到一阵轻松。我现在把近二年多来发表的文章,连同监狱中批判毛泽东的文章摘录集中到这本书中。争取在香港出版,如果明天公安来抓我,我也心无憾事了。

由于网络时代的到来,通讯手段的多样化,终于使我发现了出口转内销的道路,文章境外的发表。国内收看,我把写好的东西投向境外,以后通过网络,通过有人出境,使国人能够看到。

内容简介

这本书中包括了迄今为止,我发表过的,有关毛泽东的文章,1976年毛泽东死后,我下定决心要评论毛泽东(当时我关在监狱,戴着手铐脚镣),多少年来,我一直在思考、研究毛泽东。

在这本书中,也有一部分是评论江泽民的内容。我认为江泽民在政治上与毛泽东一脉相承,完全继续了毛泽东的一套,如封杀不同声音,搜捕民主人士,反对政治改革,压制信仰自由,使用权术等等。他和毛泽东都是祸国者。

这本书中,还包括了近年来发表过的时评文章,如对国内事件的评论,对六四、对香港问题的评论。

这是一些现实和历史的记录,对我过去发表过的东西,在成书之前,我不再进行修改。在这一点上我不想跟毛泽东学习。毛在编辑选集时会不加说明地,对已经发表过的文章或讲话,进行修改。这固然能看出毛的先知先觉,但这何尝不是一种骗人呢?

在极权时期,自然不会有人敢于揭发毛泽东,于是他便有了伟大的形象。我不想对我已经发表的文章,在编辑成书的时候修改,必要时只加注或按语。

这次出书,我把有关监狱中评论毛泽东的一些内容摘录出来:都按照《狱中上书》(香港版)摘录。以便让读者通过对比,看到我的思路,和不同背景下的不同表达形式。

有关涉及江泽民的文章,发表时间先后有两年,现在我将它们编在一起,分类归入三个部分,即:“评论江泽民”、“建议修宪促江泽民下台”和“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

文章的顺序大体采取先近后远的方式。因为人们更关心的是最近发生的事,以后才是关心历史。

**如何认识毛泽东**

要识别毛泽东,应该首先认定他是世界暴力共运中的一个代表人物,他和斯大林、波尔布特都是一种类型,他们所从事的活动的理论基础都是暴力消灭私有制。

私有制是现代社会的基础,所以国际共运是对现代社会的破坏。这种运动所带来的是战争、内斗、饥荒、灾难,是社会的停滞和倒退。

在二十世纪,国际共运,对人类社会的破坏,要超过德国法西斯和日本帝国主义,要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那次战争持续时间不超过十年,而以暴力、暴政为基础的国际共运,则持续了80年,造成的冷战就有50年,很多国家的内战更是难以数计。

二十世纪国际共运的主要代表人物是斯大林和毛泽东,而毛泽东及其思想所影响的人口和影响的时间,都超过斯大林。

对斯大林的批判早已开始,而对毛泽东,直到今日,仍是中国头号被崇拜的偶像。在中国毛泽东的祸国行为远未彻底揭发

如果有时间有精力,我真想写一本《毛泽东评传》,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我不知道哪一天去坐牢,也不知道自己的生命终点在哪里。再说很多关于毛泽东的历史档案还没有公开。

目前我还只能写些短文,写到哪里算哪里。写了就即刻投出去,集中到一定数量,如有可能就出本集子,这也算是我留下的一个脚印。

我很快就要进入古稀之年。我走的这条路很可能就是我人生的最后一段,我愿以我的晚年为中国的自由化、民主化献出一点微不足道的力量,只要我的体力还能支撑,我会继续写下去。直到我生命的最后一息。

让我们大家一起为中国的民主、自由添砖加瓦。

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在回顾中国极权统治的时候,能够看到,良心未泯的先人,曾经走过曲折的道路,他们在黑暗中思索,在黑暗中回顾历史,探究中国光明之路,他们曾冒着坐牢、判刑、杀头的危险,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用各种方式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微薄的力量。

前人的心路应该让后人明白,前人的脚印应该让后人看到。

中国的自由化,民主化迫切的需要更多的人发出内心的声音,献出力所能及的力量。

这本书中,有我三十年来的思想成果,我幷不认为自己已经认识了终极真理,我愿意和不同观点的人进行讨论,也欢迎对我的错误提出批评和批判。

2004-6-1于山东大学

附记:今年六月,我到香港,参加了港人举行的悼六四烛光晚会,八万多人用烛光组成一个火红的海洋,香港人维护自由,争取民主的强烈愿望,使我备受鼓舞。我相信总有一天:自由的烛光也会照亮全中国的大地,香港人是大陆人的榜样,我对香港人充满敬意

2004年6月5日于香港

(博讯《孙文广文集》)

By editor

在 “孙文广:《百年祸国》前言” 有 1 条评论
  1. 牟宗三教授指毛共乃妖魔
    毛之文章 分中國人為四種:農民 工人 民族資產階級 城市小資產階級 並成為五星旗的根據
    五星旗 荒謬絕倫 1 中國人如何分類 2第四五種其實只是大小生意人 妙在195O起消失大約三十年 等於「自我否定」3 近一二十年 上述官方定義已不提 只含糊一句「中國革命人民大團結」至於這句話甚麼意思 大家不必理會 相信就是
    因此 揭穿「五星旗」中共瓦解 轟然倒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