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6月7日讯】今年六四前写了几篇文章悼念六四并公开表示自己要去天安门广场朝圣悼念六四。结果受到了打压,其包括:

5月26日公安到家抄走两台电脑,28张软盘;

6月3日为阻止我去天安门广场,派6名警员驱车到北京站将我押回济南,以“传唤”为名剥夺我的人生自由15小时;

6月4日从早晨开始派出警员在我住处进行监视,上午10:00以传唤为名剥夺我人生自由5个小时,使我无法在六四当天去北京。

**当局不敢明确表示反对悼念六四

中共当局这次行动的主要目的是阻止我去天安门广场,但是他们签发的“传唤证书”中只字不提悼念六四的问题。却说是“涉嫌利用邪教,扰乱社会次序”。我自己并非法轮功学员,也根本没有扰乱社会次序,就根本没有扰乱社会次序的问题。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标题是《致死众多法轮功学员——必须查究》,这次把我押回询问的就是这篇文章,但是这是2005年2月发表的,这是一年多以前发表的文章,为什么一定要在今年的6月3日和6月4日进行传唤呢?而且为什么要派警员驱车数百里,急急忙忙在6月3日将我从北京追回济南询问一年前的文章呢?

路上还强行抢我的手机,不准和外界联系,以防止海外媒体做出反应,为了询问这篇文章,有必要剥夺我人生自由20个小时(2次共20个小时)。

很显然,中共当局是在回避六四问题,他们不敢面对六四,他们不敢承认为了阻止我去天安门广场将我追押回济南。

他们现在要借法轮功问题,,打压民间对六四的悼念和凭吊活动,但不管是镇压六四还是镇压法轮功,都是洗刷不掉的罪恶。

**中共企图抹煞人们对六四的记忆

在89之春,全国形成浩大的民主运动,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发表的426社论称之为“暴乱”,从而引起抗议。全国出现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有几个城市游行人数曾超过百万人。

6月4日中共在北京开枪,杀害数以百计的示威者,并污蔑“民主运动”为“反革命暴乱”。

事到如今,中共的最高当局极力回避镇压六四的责任,全国媒体和出版社严禁讨论和报导六四,他们目的就是使民众忘记六四民主运动。

他们闭口不谈对六四死难者家属的赔偿,也不谈对判刑者和被判处分者的平反。

1989年,当局为了宣扬所谓的“抗暴英雄”,在死亡的军人中曾评选了6名共和国卫士。但现在却绝口不提这件事了,这是因为要大家忘却六四。

**纪念六四 勿忘六四

我们应该用行动来纪念六四,不要忘记六四,特别是要让青年人知道六四,想着六四。知道六四是中国近代史上一次伟大的民主运动,大家都要为六四的平反出一把力,尽一份心。促进中国民主早日实现。

2006年6月6日于山东大学

(注:本人的两台电脑因被公安抄走,这片文章是朋友通过电话记录整理出来的。)

(博讯《孙文广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