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中央:

六中全会胜利结束,获得了重大成就,通过“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决议”在一些重大的思想理论问题上进行了拨乱反正。免去华国锋同志主席职务,任命胡跃邦同志担任党的主席,这对改善中央领导有着重大的意义。

现寄上自己的认识和看法。

孙文广
81年7月15日
于济南劳改支队

附:
《对“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决议”的认识》七页
《国际问题六中全会及决议的不足和缺陷》三页
《评毛泽东的城市建设方针》十页
共二十页

对“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认识

7月1日公布了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决议”对“文化大革命”的指导思想和实践进行了正确地实事求是的批判,对毛泽东在国内“左”的错误做出了公开的比较系统的批评,对华国锋的过错也做了历史性的评价。“决议”在主要讨论的问题上都是实事求是的。

但是这个“决议”也是一定历史条件下,一定思想认识高度上的产物,还存在着一定的局限性,它在某些方面还需要进一步提高、完善、补充和深化在某些方面还需要将来进一步修正。但是这些并不能掩盖“决议”在主要方面的光彩。决议是八大之后党内总结经验,拨乱反正的重要历史文件之一。

决议的成就

决议在重大的思想理论问题上由行拨乱的反正,从正面批判,否定了在“九大”,“十大”,“十一大”上处于支配地位的毛泽东提出的“文化大革命”的思想理论,否定了曾被这三次代表大会接受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这是对毛泽东为代表的“左”的思想进行认真清理的一个重要标志。这也是批判“文化大革命”的一项最根本的工作。

决议从大量事实的论述中,实际上否定了过去毛泽东提出的社会主义时期修正主义即左倾机会主义是主要危险的结论。使人认识到建国以来到现在为止党内主要的错误是急燥冒进,是“左”的错误,而不是右的错误。

决议对华国锋在最近五年来的表现做了实事求是的评价,既肯定他曾有功,又批评了他担任主席之后的严重错误,决议指出了“不可能由他(华国锋)来领导纠正党内左倾错误,特别是恢复党的优良传统”的结论是英明正确的。免去他主席的职务,对改善中央核心领导有着重大意义。

决议的局限性

决议是一定历史条件的产物,必然在很多方面受到限制。

这次决议和45年党中央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比,制定的过程和条件显然有很多不同。

45年的“决议”是在执行左倾路线的王明,调离中央十年之后作出的,当时主持讨论制定“决议”的同志,已经是在中央担任主要领导人的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人。再者45年“决议”讨论的主要历史是31年到34年的左倾路线,这段历史已经经过了十多年时间,又经过了42年开始的整风运动,在党内高级干部中集中进行了系统的讨论和学习,所以当时“决议”准备比较充分,“决议”也比较客观,更能够经得起历史的考验。

有待提高的加深的认识

决议中还有很多地方在待提高加深认识,有待进一步完善和补充。

决议是批左倾“错误”,不提左倾“路线”,从大量事实来看,这种错误,早已形成一条名符其实的路线。应该明确提出党内在“文化大革命”中已经形成了一条有纲领有理论包括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在内的左倾路线,并应该指出它的特征,代表人和起止时间,分析其产生的历史、社会、思想和国际根源。

我们过去曾经批判过极左思潮和极左路线,这些东西和毛泽东的左倾错误,左倾路线是有着密切联系的但是决议没有讲清楚。

决议在分析左倾错误时,没有和小资产阶级思想,小生产经济相联系,没有和建国前几次左倾路线相联系,没有和国际上斯大林的错误相联系。

毛泽东提出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曾被“九大”以来的三次代表大会肯定,并当做指导思想。现在决议对其批判,这是成功之处,但是这个批判又主要局限于对“文革”理论的批判。对“继续革命论”的其他部分如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主要危险,主要敌人,主要矛盾,对社会主义革命的论述,对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和全面专政等观点,对阶级和阶级斗争的论述,还没有进行系统全面的批判。有的还没有接触到。对“左”的经济理论,哲学理论,文艺理论教育理论,国际共运理论,还都有待揭露和批判。对“文革”的揭发和评论也有待深入和具体。

决议对毛泽东和林彪江青等人的关系,实际上是远远没有讲清楚。将来对毛泽东,对林、江等人都有一个如实地客观地认识的问题。

决议在论述毛泽东的错误时,使用“晚年”的提法。实际上毛泽东犯错误是从五十年代开始,直到他76年去世,延续二十年左右,这段时间不应该说成是毛泽东的“晚年”,而应该说成是他的后期。或者应该说成是社会主义建设时期。

决议的另一不足之处是把毛泽东思想与马列主义并列,决议企图在毛泽东的全部思想理论中,去除错误的部分,而把剩下的正确内容叫做毛泽东思想,并仍把它做为全党的指导思想。其实这在当前是很难的。尽管六中全会决议在批判毛泽东的“文化大革命”理论之后,声称这些错误是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但是毛泽东后期的原则性严重错误毕竟太多太长,从五十年末到七十年代中,其中包括三次代表大会,被全党接受的毛泽东的错误思想理论太多,现在无法进行彻底的清算,也无法在全国范围内严格区别那些是正确的那些是错误的。如果我们现在继续把毛泽东思想和马列主义并列,不加分析的当做指导思想写进党章中去,那只能延迟对毛泽东错误思想理论的清算,使其在大红旗下获得一个藏身之地,而且也会造成一定的混乱。毛泽东在思想理论上的错误不是个别的支节的,而是表现在一系列问题上,已经形成体系。要将这种体系彻底清除而保持毛泽东思想的纯洁性,起码在当前是不可能的。

有待讨论的几个理论性问题

关于土改后的主要矛盾

决议提出,我国土改后到56年国内主要矛盾是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我认为由于中国民族资产阶级的软弱,在建国后他们从来也没有构成主要矛盾。如果单从阶级角度来看,根据我国个体农民特别众多,经济特别落后的特点,我认为土改之后中国的主要阶级矛盾是工人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矛盾,而不能说是工人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矛盾。当然这里仅就阶级矛盾而言,不是指一般的主要矛盾。

1981年7月15日

(《狱中上书》,孙文广/著,香港夏菲尔出版社,2002年)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