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wahe

遥远的私信之四十 给蝴蝶

丽娃河

空气里布满野猪的味道,那是

我从梦中带来昨日的口信

我曾经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

爆粗口,痛骂过一只无辜的蝴蝶

我把所有二十世纪的愤怒和悲伤

发泄在一条忧郁的死水河

(他们把那条谜一样的河流叫作丽娃河)

但我一眼望过去,水里

落满人的眼球

一层一层,疲倦地

依附在飘浮的落叶上

等待一张张面无表情的

面具

认领他们失落的回忆

2014,10,18

 

郑单衣

清晨起床,一袭单衣。

画鸟画虾,只为

生来不当牛做马。

一枝枯笔画得江山比你还瘦

你喜欢把所有的意象都比喻成

命运,试着爬过这些卓绝的山。

偶尔,你把披肩长发收束起来

像是给自己的沉默封口勒印

把满腔怒气疏散进鸟林。

是沙是海,谁也撼不动香港这棵

大树,只不过,瓦蓝瓦蓝的天空

毕竟少了几许撕心裂肺的哀鸣。

古老的诗意隐藏在一步之遥的对岸

爱飞翔的翅膀惊扰小轩窗的宁静

无处话凄凉你就画山画水画女人。

12月19日

 

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