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方展博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2022-06-19 13:52 发表于湖南

作者前言: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大家好。这个大号在经过7天,15天两次封禁后,更长时间的封禁乃至永久的封禁,也有可能。所以,为了防止失联,大家可以选择关注文末小号,也可以添加我的私人微信。谢谢。我的文字也许与我这个人一样,并不完美。但我会一直在,一直战斗。

(扫一扫,可以添加作者私人微信)

热点事件年年有,今年似乎特别多。其实,这句话在中国,放在任何一年都合适。仔细想想,倒也不奇怪。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哪能不出点这样或那样的事情呢?只不过,有些事情,得到了圆满的处理结果。有些事情则莫名其妙地不了了之。还有些事情,不但不了了之,甚至连继续谈论都变成了禁忌。所以,今天咱们就来总结一下今年以来,多起热点事件当中发生的未接之谜,也算是给过去一半的2022年做一个半年度总结吧。

第一、铁链女到底是“小花梅”还是李莹?

铁链女事件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自从俄乌战争占据各大媒体头版头条,铁链女便在不知不觉当中被大众遗忘。为此,我很是忧心忡忡。因为,铁链女事件当中最大的谜团,“小花梅”亦或李莹的真实身份,还是未能确定。虽然,网上有多篇分析文章认为,“铁链女”实锤就是李莹。但是,官方一直都不予以承认。

事实上,想要解决这个谜团至少有三种办法。一种是让小花梅的妹妹来精神病医院于“铁链女”直接面对面的交流,那么是否真正的姐妹,一交流就真相大白。另一种是让“李莹”的妈妈与“8孩妈妈”做个DNA比对,是不是母女,也能水落石出。最后一种就是让“铁链女”在清醒的时候,自己说出真相。

总而言之,解决谜团并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情,关键在于有关部门愿不愿意解决这个谜团。又或者说,其实谜团早已解开,只是出于种种原因,有关部门不愿也不能公开。在此,我郑重呼吁,不管结果如何,丰县方面都应该重视舆论的呼声,早日公布事实真相,让铁链女事件能有一个真正圆满的处理结果。

第二、毒教材居然至今没有一个人被直接问责?

说实话,毒教材事件爆发后,我的第一反应是,直接责任人吴勇工作室会受到最最严厉的处罚。然而,迄今为止,除了官方几篇不痛不痒的公告外,包括吴勇本人在内,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人被直接问责。这无疑是一件极其诡异的事情。

唯一的解释只能是,毒教材事件内幕太深,牵涉的人和利益太广,使得有关部门实在无法深究某一个人的责任。又或者说,毒教材大概率就是一个集体失责的结果,如果一定要追究到某一个人,势必造成连锁反应。说白了,就是法不责众。

或许有天真的读者朋友会说,为什么不干脆把吴勇本人给处理了。这里我只能呵呵一笑。处理一个吴勇当然没有问题,但这是教材,普通的出版物都要三审三校,教材恐怕十审十校甚至百审百校都不过分吧?并且,这部教材已经使用了十年,期间经过了多少领导之手?难道要把所有领导都追责一遍吗?

尽管如此,完全一个人都不问责,实在是太有悖于常识。我们期待这个谜团被解开的那一天。

第三,到底是谁给河南村镇银行储户赋红码?

官方公告是“技术性错误”,这无疑是骗人的鬼话。如果没有某一个领导的亲笔御批,借操作人员100个胆子,也不敢这么干。按照以往的惯例,凡是东窗事发,必定要踢出一个“临时工”来背锅。这次不怪“临时工”而是怪“技术性错误”,说明本次事件的操作人员,是货真价实的在编人员,既然是在编人员,且又是奉旨操作,显然不可能站出来背锅。

不管怎么样,对于广大网友、广大储户来说,“技术性错误”的骗人鬼话,是万万不会相信的,所以,到底是谁批准赋红码,随着舆论压力的增大,必定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我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继续督促郑州纪委监委,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直接责任人确定,并做出严肃的处理。我相信,解决这个谜团,不会存在什么技术上的困难,关键是郑州方面有没有自我认错、自我批评的决心。毕竟,政府违法,关乎中国法制建设的成败。如果政府违法都不究,那还有什么理由要求老百姓去守法呢?

第四,唐山打人事件受害人到底还在不在世?

从我个人情感角度来说,我当然希望所有受害人都能活得好好的。然而,面对网络铺天盖地的爆料和质疑,我也禁不住困惑了。有的说,已经死了一个女孩,有的说已经死了两个女孩,还有的说四个女孩都死了。不仅如此,有的爆料人甚至信誓旦旦,如果说了假话,愿意坐牢。

本来,受害人是否平安,邀请受害人搞一次新闻发布会或者接受一下权威媒体的采访,便能迅速澄清。但吊诡的是,不管网络如何疯传,唐山方面就是不予以回应,不予以澄清。这就一下子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了。一个原本极其容易被证伪的事情,偏偏毫无动静,要说唐山方面工作效率低?要说唐山方面没有关注到这方面的谣言?

显然,都说不过去。某记者刚下火车,就能被警方迅速控制,说明唐山方面的工作效率是很高的。至于那些谣言,用铺天盖地来形容都一点不过分,唐山方面就算想不注意都难。

在这里,我不想轻易下任何结论。我只希望唐山方面能够拿出足够的诚意来面对广大网友的提问,能够理直气壮地告诉大家,受害人全部平平安安,全部已经恢复健康。当然,万一确实有不幸的事情发生,那么,坦坦荡荡说出来,又有什么要紧?

第五,某南山老师到底有没有打疫苗?

众所周知,某南山老师是新冠疫苗的忠实拥趸,他在不同的公开场合,反复强调,只有打了疫苗才能预防病毒。尤其那些免疫力低的老人,更是要赶紧打上。所以,很自然地,我认为某南山老师也必然是非常规范地打了疫苗。

不想,网络一张有关某南山健康码的截图让人大吃一惊。根据截图内容显示,某南山老师不但过去30天没有做过核酸检测,且从未有过疫苗注射记录。

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网友们立刻愤怒了起来——一个反复要求大众打疫苗的专家,自己却没有打疫苗,这不是欺骗吗?

说实话,起初我也是很愤怒的。但愤怒过后,我又想,这不符合常识啊。某南山老师是共和国勋章获得者,诚实必然是其人格当中最重要的品质。我不相信某南山老师会拿自己的人格、人品来冒险。所以,这个截图大概率是谣言。

然而,面对网友们的质疑,某南山老师偏偏始终没有站出来澄清,相反,网上又爆出一张于6月18日打疫苗的截图出来。情节反转如此之快,不禁让人目瞪口呆。

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些都是真的。除非,某南山老师亲口予以澄清。否则,我就视之为造谣。我迫切希望公安机关能迅速出动,精准抓捕,一举破获此危害共和国功勋人员高大形象的大案。

当然,如果不幸谣言被证实是真的。那也没关系,某南山老师之前推荐某某中药冲剂也能抗击病毒,虽然被证实其实没卵用,但也不见其高大、伟岸的形象受到半点损伤。这最多只能说明,某南山老师和司马南老师一样,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宣传打疫苗是工作,自己不打疫苗是生活。

写到这里,我忽然觉得,有必要为自己的黄桃生意做一做广告。那就是,写文章谋取打赏治病是工作,被逼无奈下海卖黄桃是为了生活。亲爱的读者朋友,你们不会觉得我也像某南山老师、司马南老师一样“无耻”吧?

哈哈,开一句玩笑。大家可千万别当真哦。

2022年6月19日于湖南醴陵

作者简介:刘淼,自由写作者,现居株洲。

黄桃预售公告

亲爱的读者朋友:

首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阅读此文。

当您阅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有可能就躺在医院接受透析治疗。是的,可恶的尿毒症在夺去我父亲的生命后,也降临到了我的身上。为了能够维持生命,我不得不刷信用卡甚至银行借贷来进行治疗。时间一天天过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信用卡的窟窿也越来越大。

现在,我已经到了极其赤贫的地步,然而,我依然要为广大读者创作有价值的作品。假如您能在阅读完我的作品后,给予我一定的帮助和支持,我一定为之感激不尽。

当然,除了打赏,假如您很喜欢吃炎陵黄桃,那么,也可以下单购买一箱。

炎陵黄桃栽种于湖南省炎陵县海拔300-1200米的山区,是生态营养安全的绿色食品水果,为国家地理标志商标保护产品,享有“炎陵黄桃,桃醉天下”的美誉。2004年炎陵黄桃首次获得绿色食品认证。

目前,预计要7月中旬全面上市。届时,我会亲自去炎陵果园采摘发货。所以,现在只能接受预订。即,微信红包预交50元订金,开园后,我就会在最快的时间内发货过来。预计售价是99元一盒5斤,198一盒10斤。

我并不是一个生意人,每天拼命写文章,所获得的打赏依然很难维持目前的生活。所以,身居炎陵的同学,建议我利用公众号卖点黄桃,同学届时带我去果园直接发货。考虑到目前窘迫的经济情况,我只好接受同学的建议。我不能保证我的黄桃是最便宜的价格,但我一定会保证质量。

我相信,有了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我会有更多的力量继续写下去。谢谢你们。祝大家都能有一个好的身体,都能够在坚定地守望中,看到即将到来的黎明。

(由于腾讯改变了推送规则,关注公众号后必须设为星标才能及时收到文章,所以,麻烦愿意关注公众号的读者朋友,设一下星标,谢谢!)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馒头山下守望黎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