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何光伟 何光伟v 2022-07-01 22:57 发表于新疆

新冠三年夏,吾自羊城空降迪化,一路向西,遍访西域胜迹。

天山积雪,延绵千里;驼嘶鹿鸣,响彻大漠;牛羊瓜果,肥嫩甜香。其地之阔、其景之奇、其物之丰,未有伦比。

一日天晚,雨大不得行,夜投玛纳斯。过凉州户,遭差役拦截:捕头有令,未做核酸,不得进城。

此番入疆,南下姑墨,北上乌孙,横穿车师、焉耆、渠犁、龟兹,所到之处,只看行程,无需核酸。

翻阅核酸码,刚满五日,住店仅需七日核酸,奈何又要核酸?

差役怒曰:吾本打工人,奉命行事,休要为难。你且配合,勿坏我防疫大事。若有异议,事后报官。

被拦截者,莫不冒雨核酸。核酸事毕,方可进城。是夜雨停,次日晨起赶路,未启导航,错入新湖农场。

东返迪化城,需再回玛纳斯。时逢午饭,又过凉州户,差役再拦做核酸。至昨日采样,仅一十八小时。

差役曰:捕头有令,进城必核酸,不服可报官。其同伴增援,开启执法记录仪:速去核酸,休勿多言。

吾恐滋事,速下车扫码造册。遂引章据法,指其过度防疫:卫健委有谕,严防九不准。七日核酸尚且互认,采样仅一日,贵县何故不认?

差役答曰:吾等奉命严查核酸,凡下高速进城,必做核酸。汝有昨日核酸,今日复还,必须再核酸,请勿复言。

捕头何在?吾心不服,又问差役是何身份?差役答曰:临时捕快。

吾疑问:汝非疫官,逼我核酸,此乃越疽代苞。临时捕快曰:防疫大事,吾等照管。

临近女捕快斥曰:汝且闭嘴,扰我抗疫,该当何罪?先做核酸,不服报官。

吾回斥曰:未与你唠叨,管你甚事?女捕快遂低头不语。

核酸事毕,吾进城谋食,饭毕继续赶路。思前想后,若不报官,恐有不听话之嫌。

吾遂上书阁部,直指玛纳斯过度防疫,发微博、朋友圈,以告天下。

是日晚,有玛纳斯疫官致电老何,欲查一日两核酸案。疫官先表歉意,案发详情逐一细录,相关问题,查清即改,冀老何“理解”。

太史公曰:科学抗疫,人人有责。频繁核酸,劳民伤财。一日两核酸,实不可取,不可不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