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记者雷米夏(Michael Leh),背景为柏林布兰登堡城门。雷米夏提供

采访人:廖天琪
受访者:雷米夏(Michael Leh)

欧洲议会副议长尼古拉·毕尔(Nicola Beer)于7月19-21访问台北3天,德国《每日邮报》(Tagespost)记者雷米夏(Michael Leh)随团访问。他接受《欧洲之声》采访,谈台湾的防疫措施,改变中的欧、中、台局势,对台湾政治家的印象等等。本文由廖天琪翻译整理。

问题1:台湾有严格的3+4防疫规定,你们代表团只在那里待了3天(7月19-21日),那是怎样安排的,请说说你的经歷。

雷米夏:欧洲议会副议长尼古拉·毕尔(Nicola Beer)的访台,计划了很长时间,但由于新冠流行,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推迟。我们的五人小代表团(除了毕尔女士、她的助手、布鲁塞尔台北代表处的Judy Kao和本人及另一名记者)获得了特别签证,这也被称为“外交官旅行泡泡安排”。毕尔副议长一行在台湾的出入境及一切活动,均按照台湾中央疾控中心防疫规定进行。

我们的欧洲护照上获得了特殊签证。申请签证时,必须提供很多准确的信息,例如具体的居住地、如何通过电话联繫等等。同时我们都要进行不超过48 小时的PCR 测试(逆转录聚合酶连锁反应)。抵达台北机场后,立即在此再度进行新的PCR 测试。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酒店又每天进行了简单的Covid-19核酸测试。即便如此,我们在台北实际上只能在一种“泡沫”(bubble)中活动。在下榻的晶华酒店,始终有官员或酒店工作人员陪同。一出房间要进电梯,马上就来一两个美女服务员亦步亦趋地紧跟。进食也只能单独在自己的房间,不能在酒店的餐厅用餐。我觉得这有点谨慎过头了,毕竟我们都经过了几次测试。

即使在户外短途观光旅行中(我们去了故宫),也总是有人陪伴,反正你不能脱离“监护人员”的视野一步。虽然有点烦人,但我完全理解这样的控制和保护措施。台湾非常重视保护人民,这是一件好事。台湾措施的成功不言而喻,新冠死亡人数相对较少。当然,与早期相比,死亡人数有显着的增加。据台湾疾病控制中心的统计,截至今天,即2022 年7 月30 日,有8,893 人死亡。

但在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das Robert Koch-Institut)在7 月30 日记录了德国至今有143,855 居民死于新冠疫病。台湾有2300 万居民,德国有8300 万。因此,德国的死亡百分比要比台湾高得多。

在德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一样,对这场瘟疫从一开始就没有进行持续性的抵御。如今,德国放松了警惕和抗疫措施。其实,秋季以后新一波的疫情冲击是可以预料的。总之,我只能赞扬台湾的抗疫斗争,这是台湾政府的明智和台湾人民的配合。台湾人真的可以以此为荣。

访问团与蔡英文总统合影,最左侧是作者Michael Leh。照片为总统府提供

问题2:毕尔女士是数十年来首次访台的欧盟最高级别政治人物。这次访问的意义何在?欧、中、台关系是否有了新的发展方向?

雷米夏:无论如何,欧洲议会以及其他欧洲机构,例如欧盟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所在的欧洲理事会,或欧盟执行机构欧盟委员会,在几次的决议案中都支持台湾。欧洲议会将台湾定义为欧盟的重要伙伴和民主盟友,并将双边投资协议确定为未来合作的关键部分。在一份报告中,欧洲议会对中国持续对台湾进行的军事攻击、施压、攻击性演习、侵犯领空和虚假宣传活动表示严重关切。它唿吁欧盟采取更多措施,来缓解与中国的紧张关系并保护台湾的民主。

毕尔女士在与蔡英文总统、行政院长苏贞昌、外交部长吴钊燮的谈话中,以及与国会议员和国会副议长蔡志昌的对话里,都明确地强调了这一观点。

个别欧盟国家的政策各不相同,但对于台湾的积极转变是十分明显的,例如捷克共和国、斯洛伐克甚至小而勇敢的立陶宛的态度就是明证。吴外长去年能够前往布鲁塞尔、布拉格和布拉迪斯拉瓦访问,是非常好的开端。很恼人的是,吴钊燮外长必须避开德国,我作为一个德国媒体人,长期以来一直在公开批评我们政府的作法。很不幸,德国政府对台湾谨小慎微的政策并没有明显的变化。虽然新任联邦总理奥拉夫·舒尔茨(Olaf Scholz)在俄罗斯侵袭乌克兰之后,有一个明显的“转向”,包括我们总统施泰因迈尔(Frank-Walter Steinmeier)在内的德国政界人士,承认自己误判了普京,但在对于默克尔时代同样不正确的对华政策,却没有人提出类似的批评。不过,在执政的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的三党联合协议中,至少直接提到了台湾。

它指出:“改变台湾海峡的现状必须是采用和平的和双方自愿的方式。在欧盟”一个中国政策“的框架内,我们支持民主台湾在国际组织中的实际参与。”当然,问题是这样的表述能产生怎样具体实际的政策。欧洲不能经常高调提出“欧洲价值观”,但是台湾自由民主选举推选的高层政治家连到德国来演讲或参加讨论活动都不许可,这岂非咄咄怪事?如果台湾政治家能到布拉格或布拉迪斯拉瓦去,那么为什么不能来柏林、法兰克福或慕尼黑呢?德国这样的作法将继续失去自己的立场和信誉。民主台湾必须提上更高的台阶,得到我们政治上和道义上的支持。至少德国的欧洲政治家毕尔女士在台湾做了个人的表述,这是一个好兆头,希望能够推动进一步的发展。

欧洲议会及理事会这一两年通过几次决议案,将台湾定义为欧盟的重要伙伴和民主盟友,并将双边投资协议确定为未来合作的关键部分。图:taiwannews.com.tw

问题3:毕尔女士在台湾强调,乌克兰是一个例子,欧洲不应等到“生米煮成熟饭”时才反应,欧盟国家能怎样保护台湾免受中国的暴力侵犯?除了共同的民主价值观,台湾对欧洲和德国有多重要呢?

雷米夏:台湾对欧洲和德国甚至对世界都很重要。问题在于人们何时能够充分理解并认可这个事实,事关台湾2300万人的生命和自由。2 月24 日俄国发动侵略乌克兰的战争,这清楚地表明,独裁统治者会肆无忌惮地犯下任何令人髮指的罪行。习近平和普京并无区别,新疆的种族灭绝政策,维吾尔妇女甚至被迫绝育,这就是明证。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也在习近平治下被监禁多年,直至去世。刘晓波关在监狱中那些年,德国社会也几乎“遗忘”了他。我是个记者,也是总部位于美因河畔法兰克福的国际人权协会(IGFM)的董事会成员,曾多次批评这一点。但对这些德国政治家直到今天仍然装聋作哑。法国议会已经谴责了新疆的种族灭绝事件,但德国联邦议院迄今还没有动静。

德国和欧盟国家应该明确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暴力威胁,违反了国际法。即使台湾不被承认为一个独立的国家,但它至少是一个所谓的“稳定的实体政权”,联合国宪章禁止使用武力的规定,也适用于这样的政权。为什么我们不清楚地明说呢?

必须尽一切努力约束北京。必须让北京相信,如果对台湾进行军事攻击,它会付出高昂的代价,我们必须明显地对此代价提升加码,以震摄习近平和他共党内部的强硬派。也应当增加欧洲在太平洋以及台湾海峡的军事存在。尽管德国20多年来第一次派出护卫舰到该地区,但却羞答答地不敢穿越台湾海峡,还假惺惺地问,上海是否允许它靠岸停泊,自然遭到共产党的拒绝,根本是自取其辱的尴尬。

从经济和技术的层面来看,台湾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半导体生产方面。中国对台湾的攻击将对德国经济产生不可预见的后果。这就是为什么必须尽一切努力维护和平的原因之一。俗话说得好:弱者吸引侵略者。为了和平与自由,欧洲必须尽一切努力,帮助台湾变得更加强大。毕尔女士曾多次在台湾表明台湾民主的价值,对此我非常钦佩她。

作为副议长,她代表欧洲议会议长罗伯塔·梅佐拉(Roberta Metsola)负责亚洲和大洋洲地区的事务。毕尔女士肯定会继续在欧洲议会为台湾尽力。她也代表梅佐拉女士邀请了台湾议会副议长蔡志昌到布鲁塞尔访问,我们且拭??目以待双方下一步的实际合作。

左起:台湾政治家行政院长苏贞昌、总统蔡英文、外交部长吴钊燮。图:欧洲之声组合

问题4:您对台湾政客的印象,他们的见识是否丰富、具有魄力、勇于应对当下的危局?

雷米夏:长期以来,蔡英文作为总统十分自信,其政策也一以贯之,令人印象深刻。对于台湾面临的危险,她了然于心。在这个困难时期,她有尊严并且负责任地领导台湾。2019年,我在台北的记者会上见到了吴钊燮,他非常能干,也令人亲近。他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都很率直明晰,使人钦佩他的智慧。我相信,如果他能来德国,他的睿智一定能为台湾赢得许多新朋友。

在毕尔女士访台期间,我第一次见到了苏贞昌行政院长,他也让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一个冗长的关于乌克兰和台湾的对比答问中,我让他特别清楚乌克兰的可怕局势,苏院长很耐心而详细地回答问题,我了解到,他非常清楚台湾面临的危险,以及他将努力保护台湾的坚强决心。

毫无疑问,台湾领导层很清楚当下的危局。台湾的安全专家密切关注乌克兰局势,包括一切军事细节,令我有些惊讶、有些欣慰,也有更多的钦佩。目前世界局势仍然危险和具不确定性,但我见到的这些台湾政治家让人觉得值得信赖,得到鼓舞。愿上帝保佑和守护台湾!

(欧洲之声2022-08-0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