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方展博 馒头山下守望黎明 2022-08-06 23:08 发表于湖南

作者前言:

非常不幸,大号再次被封15天,所以,接下来的15天只能通过小号来和大家分享文章了。很担心大号某一天突然被永封,所以,喜欢看文章的朋友,可以添加我的私人微信,防止日后失联。还是那句话,世道艰难,我们一起抱团取暖。

作者前言: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大家好。今天由于大号发了一个公益广告,占用了发布次数,所以,今天的文章只能在小号发布。因为小号粉丝很少,所以麻烦大家多多转发哦。谢谢。

(扫一扫,可以添加作者私人微信,为防微商,请注明“读者”)

毫无疑问,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热爱祖国,热爱家乡,热爱我们身边的一草一木。真正不爱国的,只有极少数。然而,我发现有些人虽然口里高喊爱国,但实际行动看上去,怎么都像是在“碍国”。比如说过气多年的台湾歌手黄安。

最近,黄安发了不少爱国的微博,然而,从其内容上来看,用词很不雅,很流氓,很下流。我个人以为,这种开黄腔的方式来爱国,就好像用强奸的方式去追求女性,表面上说是想跟你谈恋爱,但实际上只不过是把你当作玩物,贪图的只是肉体。所以,黄安说的那些话,不但不会激发公众的爱国热情,反而会让人产生极度的不适和恶心。

我的邻居老李,虽说是一个红粉,但也对黄安的微博嗤之以鼻,说黄安这种人纯粹就是拿肉麻当有趣,微博官方应该要对其禁言,而不是让其继续喷粪。为此,我在朋友圈第一次对老李的言论点了赞——之前,我无数次怼老李,都未能让他有所醒悟,不想,黄安代替我做了一次思想工作。看来,有时候,堡垒确实容易在内部被攻破。

黄安可以胡说八道,但有些人呢?恐怕就不行了。

据《每日邮报》8月4日消息,上月初, 61岁的俄罗斯亿万富翁尤里·沃罗诺夫(Yuri Voronov)被发现在自家豪宅泳池中离奇死去,成为今年第六名不明原因离世的俄罗斯亿万富翁。

几乎与此同时,原普京高级顾问,现年67岁的阿纳托利·丘拜斯(Anatoly Chubais),7月31日因神经系统疾病在欧洲一家医院住进重症监护室进行抢救。据说,是突然“被中毒”。他今年3月因不同意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而辞职,离职前任俄罗斯可持续发展问题特别代表。

丘拜斯在苏联解体后主导了上世纪90年代包括私有化运动在内的俄罗斯自由市场经济改革,号称俄罗斯的“私有化之父”。不仅如此,他还曾担任过俄罗斯副总理、第一副总理等职。

他也是克宫为抗议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而辞职并离境的最高官员。

当然,在此之前,还有很多大亨离奇去世,给出的原因很有意思,自杀,家庭纠纷,萨满巫师、蟾蜍毒液、私情等。

奇怪事件始于今年1月,当时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边境集结。60岁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 investment)运输服务公司老板列昂尼德?舒尔曼(Leonid Shulman)死在自家浴室。

2月25日,舒尔曼的同事、61岁的亚历山大·丘拉科夫(Alexander Tyulakov)在家中死亡。

4月18日,现年51岁的前克里姆林宫官员、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Gazprombank)金融子公司副总裁弗拉迪斯拉夫·阿瓦耶夫(Vladislav Avayev)和妻女死在家中。

三天后,55岁的谢尔盖·普罗森尼亚(Sergey Protosenya)在别墅花园里上吊自杀。他是俄罗斯最大的私人天然气公司诺瓦泰克(Novatek)的前副董事长,妻女的尸体也在房子里。

5月,43岁的航运亿万富翁亚历山大·苏博坦(Alexander Subbotin)死于莫斯科附近一名擅长巫毒仪式的“萨满”家中的地下室。

64岁的阿列克谢·奥加列夫(Alexey Ogarev)曾是克里姆林宫的高级官员、外交官、军火商和石油企业高管。6月16日,他死在自家别墅。

没有证据表明他们的死亡是因为外界因素导致,然而,熟悉苏联克格勃历史的读者朋友,很容易猜到,这些大亨极有可能是因为反对俄乌战争而被某人清算。而事实上,他们中的大多数也确实都明确反对俄乌战争。

因此,所有这些都可以算得上是政治暗杀。或许,对俄罗斯政治自由状况最鲜明的注脚,就是频繁的政治刺杀,暗杀几乎是俄罗斯政治的一个传统。

1934 年苏联中央委员基洛夫被神秘刺杀,成为苏联大清洗的序幕;苏联的开国之父之一托洛茨基和斯大林交恶之后,哪怕逃到了墨西哥,也没有逃过被暗杀的命运。

在这个背景下,俄罗斯当代的政治暗杀现象就不足为奇了。其中,2015年反对派政治家、叶利钦时代的副总理涅姆佐夫,就是在克里姆林宫附近的一座大桥上,他女朋友的旁边被击毙。

这些神秘死亡往往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最后查无真相——要么是追查不了了之,要么是追踪到一个环节线索就断了,似乎所有此类的政治刺杀都有一个信息熔断机制,一旦触及到某个点,信息就会自动黑屏。

所以,黄安真心要为自己感到庆幸,得亏不是生活在俄罗斯。俄罗斯当然也有言论自由,当然可以随便胡说八道,但是,机会往往只有一次。

今天我讲这些事其实也是有原因的,一些读者朋友在后台提问,既然西方国家把俄罗斯富豪们的资产给冻结了,为什么这些富豪不联合起来反对这场战争?他们那么有钱,他们势力那么庞大,难道不能对克宫的决策有半点影响吗?现在,大家应该明白其中的奥妙了吧?没错,这些富豪当然会反对,甚至可能激烈反对。然而,有用吗?事实证明,并没有鸟用。

所以,寄希望内部反对派的反对来达到停止战争的目的,无异于天方夜谭。乌克兰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坚定地抗战下去。只有把俄罗斯军队彻底打疼,把俄罗斯经济彻底打崩盘,才有可能迎来停战的契机。

也就在昨天,根据乌军南方司令部的报告,过去24小时内一共摧毁了普里德涅普罗夫斯基、赫尔松和托卡列夫卡三个敌方弹药库和四个S-300防空系统,近40名俄军、一个Ginger雷达站以及12辆装甲车和机动车辆。

看到这样的报告,我的内心是极度欣慰的,这说明乌克兰离最终的胜利又近了一步。其实,无论是限制普通人的言论自由也好,还是暗杀反对派富豪也罢,俄罗斯目前这条路是走不长的,所有的强力压制,都不过是最后徒劳的挣扎。所谓的20年换一个强大俄罗斯的梦想,我认为,那终究是一个梦想,那些逝去的富豪说明这个梦想永远无法实现。

2022年8月6日于株洲家中

告读者书

亲爱的读者朋友: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新约·约翰福音》第1章)

首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阅读此文。

当您阅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有可能就躺在医院接受透析治疗。是的,可恶的尿毒症在夺去我父亲的生命后,也降临到了我的身上。为了能够维持生命,我不得不刷信用卡甚至银行借贷来进行治疗。时间一天天过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信用卡的窟窿也越来越大。

现在,我已经到了极其赤贫的地步,然而,我依然要为广大读者创作有价值的作品。假如您能在阅读完我的作品后,给予我一定的帮助和支持,我一定为之感激不尽。

当然,帮助也不一定非得是打赏,我是一个无名作者,和那些网络大V相比,虽然公众号开通多年,但一直不善于运营,所以粉丝量和点击量都少得很可怜。如果随手帮忙转发,我一样也感激不尽。

我相信,有了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我会有更多的力量继续写下去。谢谢你们。祝大家都能有一个好的身体,都能够在坚定地守望中,看到即将到来的黎明。

(由于腾讯改变了推送规则,关注公众号后必须设为星标才能及时收到文章,所以,麻烦愿意关注公众号的读者朋友,设一下星标,谢谢!)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馒头山下守望黎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