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天的香港和平占中运动虽然已经被平息,但香港学生和市民争取真普选并未因此结束。新的形势下,香港市民和各界民主力量继续跟进新的抗争。
1月8日,黄之锋等人因在此前的香港占领运动中的所做所为周四被法院提讯。法庭上,这位18岁的学生领袖对当局进行了严厉抨击。黄之锋出庭时指出,政府使用法律程序来压制被称为雨伞运动的占中行动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在法庭上,活动人士获得机会表达观点。有人大喊,“我要真民主”,并引起了旁听席上支持者的回应。

香港政府1月7日启动第二轮政改咨询。这个咨询文件就香港行政长官2017年“普选”投票安排提出建议,香港二轮整改咨询遭到泛民主派抵制,泛民主派认为这个政改建议不能让香港实现真普选。当林郑月娥到香港立法会宣读咨询文件声明时,27名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撑起黄色雨伞离场抗议,他们集体离场时高叫“我要真普选”,又表明将否决政府提交的政改方案。分析人士指出,27票否决是可以预料的,因此达不到三分之二多数导致政改方案搁浅也是可以预料的。

●当局继续恐吓威胁,黄之锋等被提讯

▲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4日报道:香港学运领袖外游返港险遭不准登机

香港学联常务秘书钟耀华4日(周日)早上结束台湾旅行打算搭乘国泰航班返港时,一度被国泰地勤人员告知“无法登机”,经过一番交涉后才获得登机返回香港。
钟耀华回到香港后在其脸书(Facebook)帐户上透露了有关事件的经过。他表示,在登机闸口前,航空公司在扫描其登记证时,电脑上却显示“无法登机”的英文字样。不过,经过一番交涉后,航空公司职员后来又告知钟耀华可以登机了。
钟耀华声称,他当时曾追问职员为什么他不能登机时,他听到有关职员提到“blacklist(黑名单)”一字,并回答他说,“可能是系统出现了问题,因为资料是这样的显示”。当钟耀华继续追问是什么资料时,有关职员则回答说,是香港政府的资料,他们也不清楚。
对于有关事件,钟耀华在脸书上质疑香港特区政府根据什么准则制订“黑名单”,而香港公民在什么情况下会被列入“黑名单”。此外,他还问到,任何人曾被警方拘捕但尚未被起诉的话,警方会否把其资料交给航空公司并被列入香港特区政府的“黑名单”中。
身为香港学联常务秘书的钟耀华是之前策划组织香港“占领”行动的学运领袖之一。
去年11月15日,他连同学联秘书长周永康等4名学联领袖曾计划前往北京向中央领导人面对面提出争取香港民主的诉求,但由于北京方面吊销了其回乡证而未能成功。

另外,在去年12月11日,钟耀华与在解放军驻港总部外参与静坐的多名学生一起被警方带走,但警方至今尚未起诉钟耀华任何罪名。
港府否认有“黑名单”
对于有关事件,国泰航空公司方面在邮件回复香港《明报》时表示,“国泰航空不便评论个别情况,我们对钟先生带来不便致歉。”
而香港特区政府官员也对事件做出了回应,表示不会评论个别个案,但又明确表示,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或入境处并没有一份所谓禁止入境人士的“黑名单”。
不过,自从香港主权移交以来,已经多次发生非香港本地人士被香港入境处拒绝入境的事件。
2014年6月30日,台湾“太阳花学运”中的学生领袖陈为廷曾打算访问香港,但遭到香港入境处官员拒绝入境后被强制遣返。此前,陈为廷与另一名台湾学生领袖林飞帆曾在香港特区政府网站上申请赴港签证,但结果均遭拒签。
2014年4月19日,旅居美国的中国民运人士杨健利原本计划出席香港“六四”纪念馆的试馆活动,但同样遭到香港入境处拒绝入境。

▲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6日报道:人民日报:香港市民要将占中斩草除根

香港“占领中环”争取普选抗议结束近一个月后,《人民日报》称香港市民“希望从源头消灭‘占中’土壤”。
《人民日报》海外版星期二(1月6日)刊文称,香港“反占中”团体呼吁立法订立“侮辱警察罪”的签名遭到“占中”支持者滋扰,并点名亲民主派教师工会教协“灌输偏颇政治观念”,“鼓吹学生参加‘占领’行动,将政治带入校园”。
与此同时,多名“占中”主要人物宣称已接到香港警方专责对付黑帮罪案部门来电“预约逮捕”,人数至少有30人。
香港警务处长曾伟雄在“占中”清场后曾表明要在三个月内完成所有有关占领行动的调查。发起抗议行动的“占中三子”等人也在12月中旬到警署自首。
《人民日报》的文章特别提到,“‘占中’已经延误了‘政改五步曲’的脚步。原应于去年10月推出的政改第二轮咨询因为‘占领’行动爆发而延押至今仍未出炉”。
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星期二宣布,第二轮咨询将在星期三(7日)启动。梁振英强调,要在2017年落实特首普选,就“不能做任何胁迫中央及特区政府的事情”。
抓捕行动
综合香港报章报道,香港警方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探员星期一与至少13明参与“占中”的骨干成员取得联系,要求在指定日期前往警署,否则将登门抓捕。
报道说,抓捕名单牵涉30至50人,主要涉嫌“召集及组织未经批准机会”和“参与未经批准集会”等罪行。除已经自首的“占中三子”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外,还包括香港专上学生联会秘书长周永康、副秘书长岑敖晖、常委钟耀华、中文大学学生会会长张秀贤、工党主席李卓人等。
《明报》报道,陈健民表示“占中三子”暂未接到警方电话;岑敖晖星期一深夜在Facebook上证实已接电话,并表明“要约我到警局把我拘捕”。
《苹果日报》则引述张秀贤说:“公民抗命的責任,中大學生會會長的責任,我亦是避無可避,退無可退……以此身份被捕,我與有榮焉。”
《苹果日报》还说,警方星期一曾尝试联络该报创办人黎智英,并知悉他目前在香港境外。黎智英在12月11日金钟占领区清场时留守至最后被警方逮捕,获释后随即辞任《苹果》总编辑等职务。
不过,《明报》引述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说,召集及组织非法集会者,法庭量刑通常较重,被告人不排除会被监禁,但从传媒报道看来,“占中”行动“似乎很多人是即兴的”,检方举证组织者角色将有困难。

“斩草除根”

自“占中”结束后,《人民日报》海外版已多次撰文批评运动的支持者持续“闹事”,并称占领事件撼动香港法治,香港市民“心有余悸”
《人民日报》海外版星期三引述两个“反占中”团体称,“不少市民转而致力于从源头消灭‘占中’”。其中,“正义联盟”称香港警员在占领事件中“被违法‘占领’者肆意侮辱”,要求立法增设“辱警罪”的签名活动。“和平论坛”要求教协会长冯伟华为“鼓吹学生参与‘占中’”而“下台谢罪”。
该报在星期一的另一篇文章中批评说:“‘占中’者从一开始就承认自己违法,却摆出‘违法光荣’的姿态,以‘公民抗命’为名煽动大规模违法,全然不顾其‘公民提名’的政治诉求早已违背基本法,更将大多数香港市民的合法权益视若无物。”
“只有犯法者皆得到应有的惩戒,法的威严才能重建,守法的观念才能稳固。”
梁振英星期二宣布启动第二轮政改咨询时说,当前是实现香港普选的“历史性机遇”,香港市民应“用好咨询期”,根据香港《基本法》和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有关决定,用“合法、理性、务实”的方法来表达意见。

▲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6日报道:香港政府就“占中”向北京递交民情报告

香港特区政府就去年发生的“占领中环”争取普选抗议向中国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递交“民情报告”。
港府在“占中”堵路抗议期间与学生举行对话会时主动承诺撰写这份报告。港府声明称, 星期二(1月6日)出台的这份报告“如实反映”了香港自去年中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普选决定至“占中”清场结束为止与香港政制发展相关的事件。
泛民主派议员批评港府的报告“敷衍”、“懒惰”,既没有分析导致“占中”的前因后果,也没有反映香港市民争取“真普选”的诉求。
官方新华社引述港澳办发言人称,香港特首基于对“基本法”负有的责任向中央政府做报告“是适当的”,并重申去年的人大常委会决议“符合香港实际情况”。

新华社的通稿说:“该发言人最后表示,香港是一个法治社会,任何人都应当以和平守法的方式表达诉求,共同维护法治这一核心价值。以损害法治,破坏社会正常秩序的方式表达诉求是不可取的。”
“我们真诚希望香港各界在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框架内理性务实讨论、不断凝聚共识,力争如期实现行政长官普选。”
由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成立的争取“真普选”组织“香港2020”发表声明说,民情报告“未能全面反映港人感到被出卖和失望的情绪”。
声明说,《基本法》承诺港人有权透过普选选出行政长官,但北京和特区政府试图以假普选瞒骗市民,令到有关承诺形同虚设。香港人因此感到愤怒,也是促使雨伞运动和市民占领街头79天的主因。

政改咨询

行政长官梁振英星期二宣布将在星期三开展第二阶段的政改咨询。梁振英说:“香港是法治社会,根据人大常委的决定,不能够做任何胁迫特区政府或者中央的事情。因为香港——我再重申一次——是一个法治社会。”
“过去经验说明任何这些以非法或者扰乱社会秩序的一些胁迫行动,是不能够令到中央和特区政府把一些在《基本法》里面没有的,或者不符合《基本法》的一些规定变成合法的做法。”

泛民:平铺直叙

港府发表的报告长155页,将去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起,至12月15日最后两个占领区——铜锣湾和立法会大楼正门前——被警方与立法会秘书处清场为止,有关政改的事宜一一罗列。
报告同时有两份合共上千页的附件,分别列出香港不同团体针对政改所发表的声明与民意调查。
其中,报告提到了行政长官梁振英多次强调“占中”运动“有外部势力介入”,但并未披露具体渗透介入情况和相关证据。
报告在提及11月19日冲击立法会大楼与12月1日围堵政府总部时提到警方等谴责“暴徒”,但并未在其他段落形容占领示威者为“暴徒”。
然而,早于10月3日, 人民网、新华网等大型网站刊登署名“国平”的评论文章《为香港特区政府守护法治点赞》已将“占中”示威者称呼为暴徒。一些中国媒体指出“国平”即“国家互联网信息办下属相关机构组织的评论文章”,意味着“暴徒”称呼已属北京定性。
报告主文的结语说:“严格按照《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相关解释及决定,让香港如期依法落实2017年普选行政长官,是中央、特区政府和香港市民的共同愿望。”

在泛民主派议员回应民情报告的集体记者会上,民主党副主席单仲偕与公民党议员梁家杰均形容民情报告“又懒又没感情”,并未反映真实民意。
工党主席李卓人批评港府的民情报告尤其是结语部分“敷衍”、“强奸民意”,“要是中央参考报告,会以为香港没发生事”。
泛民主派稍早前发表了他们自行撰写的另一份民情报告。李卓人称,泛民的报告表达了占领行动的前因后果与市民对真普选的诉求,政府的报告却缺乏了这些元素。
泛民主派议员们重申将抵制星期三开展的第二轮政改咨询,“任何受制于人大8月31日决定的政改方案,泛民议员必定否决”。

▲美国之音(VOA)1月7日报道:香港占中行动领导人可能面临起诉

香港警方要求香港占中行动主要领导人在今后几天到警署协助调查,他们可能因为组织香港街头抗议面临起诉。警方名单中包括学生领袖周永康和黄之锋。据香港当地媒体消息,预计至少30人将被逮捕。一些人被告知,他们将被指控组织、煽动非法集会。黄之锋对媒体表示,在当局挤压年轻一代未来之际,没有后退的空间。
香港占中行动的三位主要领导人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去年12月初向警方自首,后来被释放。戴耀廷对媒体说,他们三人还没有接到警方要求协助调查的通知。
香港警方表示,将继续进行深入调查,收集证据,不排除会逮捕活动人士。
2014年9月28日凌晨,和平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宣布正式启动占领中环行动。活动人士要求港府重启政改,实现真正意义的香港特首选举。整个行动随着港警12月中旬的清场而告终。

▲美国之音(VOA)1月8日报道:香港学生领袖黄之锋在法庭指责政府

华盛顿—香港学生领袖、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星期四在法院出庭。
去年历时两个多月的占中运动导致香港部分城区瘫痪。香港当局表示,占中示威活动不合法。
18岁的黄之锋出庭时指出,政府使用法律程序来压制被称为雨伞运动的占中行动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
在法庭上,活动人士获得机会表达观点。有人大喊,“我要真民主”,并引起了旁听席上支持者的回应。
香港律政司星期四在法庭上表示,将会以藐视法庭罪起诉参与占中运动的22人,但是没有当庭提起正式控告,称需要更多时间收集文件。

▲德国之声(DW)1月8日报道:香港学生领袖黄之锋法庭上抨击当局

黄之锋等人因在此前的香港占领运动中的所做所为周四(1月8日)被法院提讯。法庭上,这位18岁的学生领袖对当局进行了严厉抨击。
(德国之声中文网)黄之锋是周四因为11月占领运动中妨碍执达主任清场而前往高等法院应讯的29人之一。
香港当局表示,示威活动不合法,警方发誓将在目前的调查中以“主要煽动者”为目标。
在庭上,活动人士有机会表达其观点。有人大喊道,“我要真民主”,引起了旁听席上支持者的回应。
黄之锋表示,政府在使用法律程序压制雨伞运动。“阻止人们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是在浪费纳税人的钱。”
另一位学生领袖、21岁的岑敖晖指责当局“滥用法律程序”。他说,法院被当作了进行压制的政治工具。
听证会前,黄之锋、岑敖晖等人聚集在法院外,手持此次运动的象征黄雨伞。
黄之锋在其个人Facebook页面上写道,他在庭外批评了律政司的工作效率及表现,又称其“文件错漏百出”。他说,这些拘捕和法律程序会激起大家对律政司处事手法的不信任。
律政司周四在法庭上表示,将会以藐视法庭罪起诉出庭者中的22人,但是并没有提起正式控告,称其需要更多时间收集文件。
香港法律分析师、港大法律系福主任杨艾文说,“出于对人们法治理解的担忧”,就示威活动做出回应对于香港的刑法系统很重要。但是回应应该是“慎重、适当的”。
“那是公民抗命的真诚行为,人们因其良心而有所行动”,杨艾文说。

●香港政府宣布启动第二轮政改咨询,泛民议员抵制

▲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7日报道:香港政府启动第二轮政改咨询 泛民抗议

梁家杰(中)等泛民主派议员表明将抵制次轮咨询。(BBC中文网图片)
香港特区政府周三(1月7日)宣布启动第二轮政改咨询。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将在立法会会议期间宣读声明。一批立法会议员表明反对及不接受第二轮政改咨询,在大会上抗议。
林郑月娥说,第二轮公众咨询为期两个月,内容共包括四项议题:提名委员会的构成及产生办法、提名委员会提名行政长官候选人的程序、行政长官普选的投票安排,以及其他相关问题。
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本周二举行行政会议前指出,希望市民根据《基本法》与中国人大常委会的政改《决定》,以合法、理性、务实方式达成共识,让香港500多万选民有机会一人一票选出特首。
香港特区政府在2013年底进行过首轮为期五个月的政改咨询,之后由特区政府向中国人大常委会提交报告,及后人大常委会去年8月就香港未来特首选举订出了政改决定的框架,引发香港一连串反对人大决定的大型示威及“占领中环”行动。
林郑月娥到香港立法会宣读咨询文件声明时,27名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撑起黄色雨伞离场抗议,他们集体离场时高叫“我要真普选”,又表明将否决政府提交的政改方案。
立法会内被指较为温和派的公民党议员汤家骅表示,中共中央态度一直强硬,预料第二轮咨询触及有关的候选人“入闸”门槛,提名进程及选举安排等内容,只会作小修小补。

“不能胁迫中央”

梁振英周二(6日)时又表示,经过第一轮咨询收集民意后,第二轮咨询已有基础,故讨论范围不及首轮阔,所需时间也较短。
梁振英重申,香港是法治社会,不能以任何非法或胁迫行动,迫使中央和特区政府将《基本法》内没有或不符合《基本法》的事变成合法。
反对政府没有给予香港市民“真正普选”的香港学生团体,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表示,学联将视乎政府公布第二轮政改咨询后,如何进行咨询工作才决定下一步行动,可能会向特区政府及建制派议员施压。
另外,“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则表示,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8月对香港政改作出的决定目的是希望提委会不受制衡,如果特区政府需要严格按照人大常委会的决定,第二轮咨询不会有具体可能改变的结果。
立法会外的示威区也有支持政府进行第二轮政改咨询,大约50名市民周三早上在立法会外表示支持政府推动第二轮政改咨询,依法落实普选。
他们由添马公园游行至立法会外,沿途挥动中国国旗,高叫“我要依法普选”、“维护国家主权”等口号。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月7日报道:香港政府启动二轮政改咨询 泛民主派抵制

香港政府今天1月7日启动第二轮政改咨询。这个咨询文件就香港行政长官2017年“普选”投票安排提出建议, 香港二轮整改咨询遭到泛民主派抵制,泛民主派认为这个政改建议不能让香港实现真普选。香港政务司长林郑月娥则呼吁港人抓住“黄金机会”,她指出,普选一旦落实,不会失去,选举制度会继续优化。
香港政务司长林郑月娥今天在香港立法会宣读有关声明时,呼吁港人抓住眼前这个“黄金机会”。她指出,普选一旦落实,就不会失去,选举制度会继续优化。
但是香港政府的第二轮政改咨询方案受到泛民主派的抵制,香港民主党主席刘慧卿批评第二轮政改谘询是“浪费港人的时间,希望政府回头是岸,找出勇气告诉北京港人的愿望”。
香港工党的何秀兰表示,如果接受“筛选候选人”的投票,那么,所谓的投票将“有名无实”,只会距离真民主越来越远。 她说,泛民主派坚决否决这个政改方案。

法新社说,1997年回归中国的香港,在去年秋天持续两个月的争取2017年实现“真普选”的占领运动后,气氛依然紧张。当时有数以万计的市民走上街头,香港的一些街区也被示威者占领,一直到12月份当局将占领区的营地拆掉。
中国当局接受香港进行历史上首次行政长官全民普选的原则,但是规定候选人须由忠于北京的一个提名委员会提名(2-3人),此举被民主派视为是要保障候选人听命于北京。港府这次推出的第二轮整改咨询方案将放到网上,让市民提意见。
第一轮政改咨询去年5月在香港政府和市民,公民社会代表,政治代表之间展开。第二轮政改咨询的特点是对“提名委员会”的选举方式提出意见。这也是将咨询意见提交立法会投票的最后一轮咨询。香港电台的消息说,第二轮政改咨询建议全港合格选民可从“提名委员会”提供的2 – 3 名候选人当中,以“ 1 人 1 票”的方式选出香港行政长官。
尽管香港当局表示这是具有历史意义的民主进程,但是香港民主派并不相信政府真的有谈判的诚意,特别是在此之前的1月6日,香港当局向北京提交的“民情报告”在香港民主派看来,这份报告距离港人要求民主的现实相差很远。

▲美国之音(VOA)1月7日报道:港议员举黄伞退场 抗议港府政改立场

香港亲民主派议员星期三举黄伞从立法会会议退席,抗议政务司长林郑月娥说港府坚持接受在2017年选举中由委员会筛选候选人的建议。黄色雨伞是香港占中运动的象征。
这项建议提出香港选举的候选人需要事先获得一个委员会的筛选,反对派认为筛选委员会是亲北京政府的。北京的建议提出后在香港引发了大规模抗议,使得香港部分地区的交通自去年底后陷入瘫痪。星期三部分立法会议员以退场表示对抗议活动的支持。
公民党的亲民主派议员梁家杰在抗议行动后对记者表示,他认为不必浪费两个月的时间做第二阶段政改咨询,应当及早重启政改五部曲,否则香港难以治理。
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星期三说,宪政发展必须建立在北京支持的建议的基础之上。不过她仍然希望劝说反对派人士支持改革。

▲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7日报道:香港二轮政改咨询 泛民批“无聊”

香港政府启动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办法第二轮咨询,政务司长林郑月娥到香港立法会宣读咨询文件声明时,27名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撑起黄色雨伞离场抗议,又表明将否决政府提交的政改方案。
林郑月娥在声明中批评早前的“占领行动”扰乱香港的社会秩序、影响经济民生、破坏人际关系,令法治受损。
林郑月娥说,香港是讲求法治,各界应以合法合情合理的方式表达意见,如果过程中忽视法律和政治现实,扰乱社会安宁,恐怕一切所谓追求理想或争取公义都只是空谈,激烈的行动能否带领香港达致“真普选”值得反思。
香港政府启动的第二轮政改咨询,以“二零一七,机不可失”为口号。在特首普选中提委会组成,提名进程,及投票方式作出咨询,亦提出一些建议供市民考虑。
特区政府建议,把特首候选人的提名进程,分为“委员推荐”及“委员会提名”两个阶段,而特首候选人须获提委会过半支持,二至三人出闸。
在普选阶段,政府拟提出三个选举方法,包括得票最多者当选;两轮投票或其他投票制度如排序复选制或补充投票制。
建议的提名委员会组成可考虑是否加入新的界别分组和扩阔选民基础:“入闸”门槛可以考虑从现时150名委员提名减至100名。
建议可“出闸”候选人是两至三人,抑或硬性规定三人。另外提委会成员每人手中可握多少票,可以作出探讨。
报告中又提及当可以“一人一票”普选时,则可以考虑一轮分胜负抑或分两轮举行。
林郑月娥说,两个月咨询期是合适的,又指政制发展必须建基于《基本法》,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否则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不切实际,普选特首的目标亦只会是“镜中花、水中月”。

呼吁勿抵制咨询

林郑月娥呼吁泛民不要抵制咨询,如果香港市民的民意清晰希望2017年落实普选特首,希望议员尊重民意,认真考虑。
林郑月娥在立法会宣读启动政改第二阶段咨询声明时指出,社会有部分人担心,政改方案一旦通过就会成为“终局方案”,指永远不能修改是错误的想法。
她指2017年以后的行政长官选举办法,仍可以按照五步曲启动修改进程。林郑月娥强调,政改若原地踏步,普选制度要再走前一步,会遥遥无期,假若否决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2020年普选立法会的机会亦会落空,最快要到2022年才能再有机会实现普选行政长官。
立法会的民主派议员,包括一批泛民议员于林郑月娥在立法会宣布展开第二轮政改咨询前,集体离开会议厅抵制会议。他们集体撑起黄色雨伞高叫口号离开立法会会议厅。
泛民饭盒会召集人,公民党的梁家杰批评第二轮咨询是无聊和无谓, 促请当局立即重启政改五步曲。他指议员看不到有任何理由跟特区政府及中央再作讨论。
香港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在立法会外置受媒体访问时说,中国全国人大定下的框架,已经彻底扼杀香港人争取真普选的政治空间,即使咨询200次、2000次也毫无意义,将主力要求泛民议员在立法会内否决政改方案。
立法会最大党派,民建联主席谭耀宗欢迎香港政府展开第二阶段政改咨询,希望咨询后方案可获立法会通过,促请泛民议员以政制发展大局重新思量,勿否决方案。
民建联18区的支部将于开展座谈会及问卷调查收集市民意见,而且希望设立平台让特首参选人表达政纲。
立法会商界经民联欢迎政府启动第二阶段政改咨询,认为中央及特区政府在推动政制改革上有诚意,希望全港市民及泛民议员求同存异,通过政改。
该政团主席梁君彦指,如果政改被否决,担心香港的经济及民生陷入不安。

▲德国之声(DW)1月7日报道:香港启动第二轮政改咨询 泛民派立法会门前示威

本周三,香港围绕2017年特区行政长官选举启动第二轮政改咨询。此前,成千上万的港人由于对中国人大常委会做出的“8•31决定”不满而举行了为期两个多月的要求获得真普选的“占中”运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在立法会宣布开启为期数周的政改咨询会。据香港有线新闻报道,林郑月娥在立法会宣读政策声明,启动以“机不可失”为主题的第二阶段政改咨询。据报告,当时在座的泛民派议员一同举起象征着“占中”运动的黄色雨伞并集体离席抗议。有线新闻报道称,会议短暂中断后,林郑月娥继续公布咨询内容。
去年8月31日,中国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的《决定》中规定,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实行由普选产生的办法时,“须组成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产生二至三名行政长官候选人。每名候选人均须获得提名委员会全体委员半数以上的支持。……”
香港立法会重新开放了示威区,今天有不同派别的团体纷纷前往立法会门前就政改咨询问题请愿。有线新闻报道称,爱港之声、保卫香港运动等8个团体的成员在立法会前高举标语和横幅,支持第二轮政改咨询的启动。公民党的多名成员以及数名泛民派立法会议员则手持黄伞,要求实现真普选。
据《星岛日报》报道,公民党主席、立法会议员梁家杰表示,“任何受制于人大决定的方案都不会在立法会被通过”。
另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近日,香港警方通报占领示威行动中的主要人物,“表明将拘捕他们,要求他们到警署协助调查”。报道中称,香港警方现已掌握1500人名单,第一轮将有32人被捕。报道称,预计本周警方将联络包括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在内的“占中”运动的3名发起人,以及壹传媒集团前主席黎智英。

▲自由亚洲电台(RFA)1月7日报道:香港政改咨询再燃硝烟 泛民议员集体离场 学联欲再“占领”

香港政府周三宣布展开第二轮政改咨询,特首梁振英呼吁泛民议员通过方案,但当天泛民主派议员集体举起黄伞离场抗议。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向本台表示,此次咨询制造“假普选”,继续在人大框架下咨询是浪费时间。学联表示,第二轮咨询不能达到港人对真普选的诉求,不排除会再发起“占领”行动。在立法会外继续占领的人士也向本台表示,正在商讨準備近日发起行动表达不满。
香港政府周三发表《行政长官普选办法咨询文件》,宣布正式为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办法展开为期2个月的第二轮公众咨询。
当日,政务司长林郑月娥在立法会宣布相关事宜时,23名泛民主派议员集体举起黄伞离场抗议。泛民“饭盒会”召集人梁家杰批评林郑宣读的启动第二轮咨询声明,完全是“一派胡言”。

23位泛民议员其後发表联合声明,称人大常委会决定的政改框架,设下3重大闸,包括以提委会筛选特首候选人,是“假普选”。香港人已经充分表达要求真普选的诉求,但特首梁振英充耳不闻,继续在大常委会框架下展开政改第二轮咨询,对此感到极度愤怒。
而亲建制派的自由党党魁方刚则批评泛民议员集体离场是不负责任;而早前因为叫行政长官梁振英考虑下台,而被撤销政协职务的立法会议员田北俊召开记者会宣布,对任何政府方案都会“袋住先”投赞成票。
特首梁振英下午发表声明,呼吁议员勿轻率剥夺500万合资格选民普选特首的机会。

对此,民主党主席丶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周三接受本台采访时回应称,基本法及人大8.31框架,已经彻底扼杀香港人争取真普选的政治空间,即使500万人一人一票,也不是真普选。
“500万人去投票不一定就是民主的选举,民主的选举不止是一人一票,也包括有机会提名,而且去选的时候要有真正的选择,有不同政见的人都可以参选。但他们现在提出的都不是这样的,所以我们不能接受,如果我们接受了,就是代政府欺骗香港人,中央也不应该这样欺骗香港人,因为他们曾经承诺有普选,但现在给出来的根本不是这样的。”
此外,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周三表示,第二轮咨询只会提出小修小补,不能达到港人对真普选的诉求,即使咨询2百次、2千次也毫无意义,学联不会主动参与,未来将会主力要求泛民议员在议会内否决政改方案,争取重启政改。
岑敖晖还表示,学联原本打算追击官员,但因政府取消社区咨询、拒绝面对市民,行动被迫无法进行,学联会再与其他团体商讨下一步行动,不排除会再发起“占领”行动。

在添美道立法会外占领的市民刘先生周三告诉本台,第二轮政改咨询是浪费港人时间,在“鸟笼”底下进行咨询是全无意义,将会考虑配合学联的行动,不排除会通过冲击立法会表达诉求,但目前具体方案不便透露。
“我们可能会有下一步行动,因为我们也是一样地不满。这只是在浪费时间,因为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立场,他们说人大的决定完全不能改变,他们完全不关心民意,所以我们会有下一步行动,但是我们要开过会才能透露。”
同日,关闭多月的立法会示威区重开,但却在公众入口外加设围栏,并规定只在早上7时至晚上11时开放,禁止示威者通宵留守,也不准携带帐幕或生火工具进入,限定示威区及广场人数不可超过850人。
对此,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梁家杰批评,示威区重开但设立若干限制的做法完全没必要、毫无道理,23名泛民议员将一起约见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表达不满。

▲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7日报道:视点:香港政改僵局难破 特首普选日期未卜

林郑月娥到香港立法会宣读咨询文件声明时,27名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撑起黄色雨伞离场抗议。
香港特区政府1月7日宣布启动第二轮政改咨询。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在立法会宣读的公众咨询的四项议题表明,不会对中国人大就特首选举产生办法的“落闸”决定提出任何挑战。
林郑月娥今天在立法会作出宣布前,香港特首梁振英昨日已经明确表示,希望市民根据《基本法》与中国人大常委会的政改《决定》,以合法、理性、务实方式达成共识,让香港500多万选民有机会一人一票选出特首。

“北京说了算”

香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的话更直白:“任何要改变北京的决定的想法都是不现实的”。
林郑月娥到香港立法会宣读咨询文件声明时,27名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撑起黄色雨伞离场抗议,他们集体离场时高呼“我要真普选”,并表明将否决政府提交的政改方案。
相对于第一轮5个月的政改咨询,第二轮咨询只有两个月左右。香港时事评论员,现任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对BBC中文网分析说,第二轮咨询结果与第一轮不大可能会有任何实质变化。
马岳副教授说,中国人大“落闸”后,留下的空间非常小,咨询结果可以预料,因此香港公众也不会有很大兴趣参与咨询。

“推卸责任”

香港泛民阵营已多次表明,如果没有“真普选”,宁可不要公民投票。
政改方案要在立法会获得通过,必须得到三分之二的多数。立法会的70位议员中,泛民主派议员占了27位,以现在双方的事态,政改方案难以通过。
香港时政评论员马岳说,没有看到港府通过妥协改变反对派议员立场的努力或可能性。因为北京定下的选举框架没有给港府留下妥协的余地。
27票否决是可以预料的,因此达不到三分之二多数导致政改方案搁浅也是可以预料的。那么,明知会触礁,港府为什么还要一味推进呢?
马岳认为,港府没有选择,因为步调是北京定下的。现在已经可以看到,港府已经在做政改方案通不过后的政治铺垫。马岳说,特区政府看来已经做好了将责任推给民主派的准备。他们可以说,普选我已经给你了,是泛民的否决让你得不到。看来几个月后特区政府会以这样的说辞向香港选民交待。
香港特首梁振英的表态似乎已经印证了马岳的分析。他呼吁泛民阵营不要否决政改方案,否则“会剥夺香港公民的投票权”。

“特首变数”

梁振英承认,如果方案不能获得通过,“香港的民主进程将被推迟…到2022年”。
如果政改方案搁浅,2017年的香港特首将仍按2012年的选举办法产生。 但是,马岳副教授分析说,这并不意味着梁振英一定会当选连任。
马岳认为,北京对梁振英的表现并不满意,下届香港特首北京“换马”也未可知。
但马岳说,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香港的动荡不稳定将会因政改方案的被否决而持续和加剧。这不仅是政治上的,港人在民生问题上的不满也会更强烈的表现出来。香港年轻一代受到“占中”抗议的鼓舞,行动也可能更加激烈。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1月8日报道:最有可能被政府“策反”泛民议员纷纷表态绝不变节

泛民派议员2015年1月7日在立法会会议上撑起象征争普选占领运动的黄伞,并打出标语:“公民提名,不可或缺。”
香港政务司林郑月娥7日在立法会宣布启动2017年行政长官选举办法第二轮谘询时,虽然面对泛民议员集体撑起黄色雨伞离场抗议,但她事后在记者会上仍然强调会“坚持到最后一刻”,并希望从泛民议员的27票中,争取4票支持,声称“这是我们的目标,更希望争取大部分泛民议员回心转意”。
林郑月娥虽然表示“至今没有划定哪4位议员,或者更多议员是我们的目标”,但苹果日报访问了被外界视为最有可能被“策反”的数个泛民立法议员,他们都纷纷表态绝不变节。其中公民党的汤家骅表示,倘若中央明确表明2020年取消立法会小圈子的功能组别,2022年降低特首提名门槛,他或许会重新考虑是否接受目前的方案。
根据基本法附件一规定,2007年以后各任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如需修改,须经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意,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以目前立法会一共有70个议员计算,政府要通过8.31人大常委决定框架下的政改提案,必须得到47个议员的支持,但由于泛民阵营拥有27票,政府尚欠4票。
除了汤家骅之外,被视为将是政府“策反”对象的泛民议员,还包括冯检基、梁继昌、莫乃光以及李国麟。
民协的冯检基回应外界的质疑时,明确表明不会支持政府方案,也不会参加第二轮政改谘询,他强调在人大8.31框架下,即使泛民参与谘询,也不可能令方案变成真普选,只有重启政改五部曲,才可以解决政改问题。
莫乃光、梁继昌、叶建源和李国麟也说,绝不会转軚(舵)支持政府,因为人大8.31框架不能接受,梁继昌更斩钉截铁地叫政府可以省口气,“不必接触我”。
至于其他泛民议员在记者会上,更表明除非重启政改五部曲,推翻人大常委8.31的决定,否则绝无妥协的余地。工党议员何秀兰更批评林郑月娥还在欺骗港人,指泛民否决政改方案,“等同剥夺500万合资格港人投票权利”。何秀兰说,林郑这句话“比讲粗话更难听”。

来源:民主中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