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展博 馒头山下守望黎明 2022-09-16 00:01 发表于湖南

作者前言:由于前天的一篇疫情文章,我的公众号大号——馒头山下的守望者遭遇长达一个月时间的封禁。我努力说真话,但不是个人微信号被限制群聊和朋友圈,就是公众号被禁止发文。我是依靠写文章的打赏而生存、治病乃至偿还欠款。接二连三的封禁导致很多读者纷纷私信我,问怎么没有写了?实际上,我一直在写,每天在写。这里我再一次郑重告诉大家,如果没有极端情况(如病得不能动弹,或者有关部门限制人身自由),我肯定会每天更新。不是用公众号更新,就是用图片形式更新。我希望我的文章能够让大家看到那么一丝光明,当然,我也恳请大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给予一点点小小支持。谢谢。

(扫一扫,可以添加作者私人微信,为防微商,请注明“读者”)

有的时候,逼迫一个人承认错误,比要杀了他还更令人难受。我的邻居老李便是这样的人,直到今天,直到此时此刻,他依然不相信乌克兰军队在哈尔科夫取得的胜利,“信你个鬼!”“我不相信俄罗斯会失败”。“你是被西方媒体洗脑了!”诸如此类的话语,他反复念叨着,仿佛鲁迅笔下的祥林嫂。

必须承认,现代战争,舆论宣传也是其中一条重要的战线。但是,不管你如何宣传,战争的结果是无论如何都欺骗不了的。或许,媒体有意夸大了俄罗斯军队撤退时候的狼狈程度,夸大了他们丢盔弃甲、抱头鼠窜时候的狼狈模样,但最终的结果确实是已经撤离,且是迅速的撤离。

所以,随着前线的极端不利战况传到俄罗斯国内,俄罗斯政府也不得不面对这一事实了,俄新社称,“克里姆林宫对乌克兰军队在哈尔科夫地区的行动感到震惊”。

难怪有消息称,克里姆林宫与军方的关系正在变化,前线的大败显然不能由克里姆林宫负责,那就只能是军方负责。可是,军方打成现在这个模样,也情有可原。战前,克里姆林宫告诉士兵,我们是去演习,之后又改口说是去“纳粹”,最后又改口说是为了恢复俄罗斯往日荣光。

一个非正义的侵略战争,哪怕给出一万个借口,一万个解释,也掩盖不了背后的罪恶。对于普通士兵来说,现在每呆在战场一天,就是在犯一天罪。这种情况下,士气低落,情绪不满也就很正常了。

这两天的战报并不多,根据有限的信息看,尽管乌军的进攻步伐放缓,但依然在继续取得进展。俄军也对乌军接下来的行动高度关注,很明显,乌军在哈尔科夫地区的攻势过于顺利,远超意料之外,用乌军的话说,就是原本准备了12万兵力,结果只用了6万人就取得了意料之外的大胜。

那么,接下来,乌军该怎么办呢?俄军认为,乌军很可能会在顿巴斯地区或扎波罗热地区再次发动一次猛攻,理由是乌军无人机在这两个地区的活动明显增强,并发现乌军不断在相关地区集结,让俄军大感头痛的“海马斯”火箭炮也在向这两个地方前进。

但是,以目前的状态,俄军能否挡住乌军的进攻呢?我个人认为,恐怕很难。原因是哈尔科夫地区的失败,导致俄军人员装备损失太过于惨重,无数先进武器被丢弃,都说美国是乌军最大军援国,现在反过来了,丢弃武器的俄罗斯反而成为比美国还要大的军援国了。着不禁让人想起一首中国革命歌曲,没有枪,没有炮,自有那敌人给我们造!

当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俄罗斯还是有很多苏联时代库存武器的,虽然前段时间丢失了很多,但打开封存已久的武器库,还是能得到补充。只不过,这些年月久远的武器,究竟还能不能打响,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俄罗斯的腐败是世界知名的,那么多武器需要经费保养,而所谓的保养经费,究竟有多少实实在在用在保养上面,那就不得而知。我个人很担忧这些武器已经沦为了烧火棍,根本发挥不了多少作用。恐怕,又会再现一触即溃的悲剧。

另外,俄军现在最大的问题,依然是人员问题。俄军对内宣传这次战争只死了区区1100多人,但实际上,根据乌方和美方的统计,早就超过4万。这么多人成了炮灰,俄军必须要在短时间内把人员补充齐全。

昨天,我在文章里提到,俄军准备把征兵范围扩大到监狱,要把20年以下徒刑的犯人召集上战场做炮灰。今天,我又看到一个新闻,说的是俄军又新挖掘了另一个兵源,即海军,大量的海军官兵被塞到了陆军部队里,海军都是合同兵,也不存在什么义务兵不上战场的限制,乌军俘虏的1名俄军坦克兵就来自于波罗的海舰队,训练一周后就成了坦克兵,这样的训练效果可想而知,也无怪乎俄军在遭到进攻时抛弃重装备逃命。说白了,就是当炮灰。只不过,这些炮灰并不蠢,所以,战斗一打响,不是疯狂往后撤退,就是举白旗投降。

除了士兵缺乏,同样严重缺乏的还有军官。实际上,在战争之初,俄军的基层军官就遭到了严重损失,或许那些炮灰一样的志愿者和雇佣兵容易找到,但合格的军官可就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训练出来了,即便是部分退役军官以志愿者的身份参战,也是无济于事。基层军官如此,高级军官同样也不怎么样,开战200天,仅俄军西部军区司令就换了4回,这样频繁更换司令,哪支军队也受不了。

显然,目前的军事形势对俄军是十分不利的,接下来,俄军怎么办?撤军是不可能撤军的,只能继续熬下去,熬到冬天,看谁先受不了,只是,冬天就能改变目前的不利军事形势?某些俄粉直到现在还认为,欧洲会因为能源不够就冻死人,吃不上热饭吗。对于这个观点,昨天我就予以了驳斥。

不过,我也希望乌军不要盲目乐观,随着战线的不断拉长,尤其是某些前沿突出的战斗单位已经距离后方十分遥远,如何守好现有的区域,将是未来乌军一项艰巨的任务。这里我必须要继续祝福乌克兰,再接再厉,再出佳绩,上帝一定会护佑你取得更大的胜利!

2022年9月15日于株洲家中

告读者书

亲爱的读者朋友:

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新约·约翰福音》第1章)

首先,感谢大家百忙之中,阅读此文。

当您阅读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有可能就躺在医院接受透析治疗。是的,可恶的尿毒症在夺去我父亲的生命后,也降临到了我的身上。为了能够维持生命,我不得不刷信用卡甚至银行借贷来进行治疗。时间一天天过去,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信用卡的窟窿也越来越大。

现在,我已经到了极其赤贫的地步,然而,我依然要为广大读者创作有价值的作品。假如您能在阅读完我的作品后,给予我一定的帮助和支持,我一定为之感激不尽。

当然,帮助也不一定非得是打赏,我是一个无名作者,和那些网络大V相比,虽然公众号开通多年,但一直不善于运营,所以粉丝量和点击量都少得很可怜。如果随手帮忙转发,我一样也感激不尽。

我相信,有了你们的支持和鼓励,我会有更多的力量继续写下去。谢谢你们。祝大家都能有一个好的身体,都能够在坚定地守望中,看到即将到来的黎明。

(由于腾讯改变了推送规则,关注公众号后必须设为星标才能及时收到文章,所以,麻烦愿意关注公众号的读者朋友,设一下星标,谢谢!)

馒头山下的守望者

馒头山下守望黎明

By edit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