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115142426_die_zeit_624x351_screen_nocredit图:Die Zeit网站截图

占领运动落幕月余,曾参与占领者陆续面临当权者的秋后算账而进出警署、法院,同时内地亦有数以百计人士因曾声援占领被清算,当中包括一名为德国《时代周报》工作的中国记者,已被拘留逾3个月,她曾经到香港工作并支持香港的占领运动。

40岁的张淼是《时代周报》记者Angela Köckritz的助理,Angela近日为《时代周报》撰写6,500字长稿,阐述张淼从去年10月到港报道占领运动,到在北京“被消失”至今的经过。文章指出,他们本想减少传媒报道此事,让德方透过外交渠道救出张淼,但这努力至今都是徒然,张淼仍未被释放。

微信上载黄丝照 曾参与声援占领诗歌会

Angela在文中透露,她和在德国生活多年的张淼去年9月24日抵港,二人曾一同采访示威活动,928警方施放催泪弹当日,二人更在街头工作至凌晨。成长于八十年代的张淼,对今次运动感到十分兴奋,更不忌讳地戴上黄丝带,甚至把微信头像改成黄丝带:

‘当1989年学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抗议的时候,张淼是中学生。她就住在广场附近,常常给他们送水喝。6月4日夜里坦克开进来,就是从她家门前经过。至今房子的墙上还能看到弹痕。’

‘“不可思议”,张淼反复念叨,她很兴奋,很高兴。一个女孩递给她一条黄丝带——它是这一活动的标志,她把它别在身上。我能理解她,但还是请她拿下来。“我们是记者”,我说,她笑了笑,把丝带取了下来。几小时后,在别的地方,她又把丝带别在身上。’

Angela又指,张淼是“微信控”,虽然她曾劝过张淼,但仍阻止不了张把在那些在香港拍的示威照片上载微信。直至10月1日,张淼的7天签注到期,跟很多大陆人一样,她不得不返回北京。当日在宾馆互相道别拥抱,就是Angela至今最后一次看见张淼。

翌日,她就收到张淼被捕的消息:

‘汉堡的编辑部说:“中国公安部门的张先生打来电话,说张淼被捕了。”张淼的哥哥给我发来内容相同的短信。没有人确切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停地打电话。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几乎没干别的事情。几乎没吃,几乎没睡。不管用什么办法,我必须把张淼弄出来。我跟德国大使馆联系,跟外国记者会联系,跟张淼的家人和朋友联系,跟编辑部联系,跟公安部门的张先生联系——他在公安局给外国人发放签证的部门工作。如果记者们的报道令政府不满,他们有时就把外国记者叫来,威胁不再延长其签证。但我直到目前还没遇到这方面的麻烦。’

此后,Angela与张淼家人一起在北京奔走,后来知道10月2日下午,张淼和一个朋友想去参加声援香港抗议活动的朗诵会。一位艺术家朋友开车把他们带到那里,警察已经等在门口,她们曾尝试逃离,但最终仍然踪影全无。10月8日,张淼的家人收到官方逮捕令。

“请相信中国是完美无缺的法治国家”?

在随后的几个月里,全中国有越来越多的人因为支持占中而被捕,根据维权律师的消息,有两百多人被捕。张淼所住的则宋庄有10人被捕,全都与诗歌朗诵会有关,Angela认识其中的4人。

“这是一个人治的国家,我所承受的不安全感,是他们有意而为。”Angela写道。讽刺的是,在与国安交涉期间,一名国安对她说,“请相信中国是完美无缺的法治国家”(Have faith in the rule of law in China. It is perfect.)。

交涉期间,Angela亦受到国安的审问,要求她承认在香港参与策动占领运动。经多日问话,她最终于10月13日在德国大使馆工作人员陪同下到机场,离开北京。及后的12月10日,她始得到张淼的最新消息:

‘一天以后,我们得知,她被转到了通州看守所,通州是北京的郊区。根据法律,那里的警察和守卫是不许打人的,但是他们常常利用特定的同监者——他们受命于守卫或在他们知情的情况下——虐待同牢房的人。

12月10日,律师终于被允许见张淼。他暗示我,我们在电话里不能随便说话,但他还是告诉我,张淼身体和心灵都受到折磨,她意志坚强。公安局试图迫使她签一个声明,宣布她与我们的关系结束。

她没有签。’

来源:香港立场新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