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听着歌曲《春天里》有壹句歌词“请把我埋在春天里”的时候,颇有感触;将自己埋葬在春天里乃是诗人的壹种飞扬的奢望。这种奢望壹直伴随着坚贞的诗人们;无论你感觉多么的悲伤和迷惘,也许有壹天,我们老无所依,也有这些积累着我们灵魂里的对春天到来的盼望,所以,请把我们这些诗人们都埋在春天里,把我们留在时光里。

“请把我埋在春天里”,不过是诗人内心里所执着的壹种镜像;这种镜像,乃是诗人灵魂的真实投射,这样的投射实质上又是诗人对汉语言文字的无限眷恋。这种眷恋其实还有壹层仇恨在里面—-所仇恨的是:诗人自我无法完全地使用现代汉语把对这个世界里的不满和愤懑进行完美的表达。对文字的突破,壹直是诗人内心中最为饥渴的梦想,这样的梦想伴随诗人壹生,直到终老。

现在的事实是,彦壹狐的诗集《镜像》所体现出来的就是这样的热望。热望可以将自己的饥渴、不满与愤懑用文字完美地表现出来,展示这个丑陋不堪的世界于庸俗不堪的世人面前。我之所以称诗人的心愿乃是热望,是因为诗歌乃为未来的读者所写。如果你想为当世时代的人们所写,就去写散文吧!因为,散文和诗歌似乎有着不同的审美领域,散文可以与时代同步,可以与读者同音。诗歌所具有的飞翔、超越、冥想和信仰的特点,使得诗人所具有的洞见性远远地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局限。诗的超越性也是诗人彦壹狐诗歌所具有的特质。在《奴隶主义——13岁跳楼女孩儿》壹诗中最后有点题“奴隶主义”,壹个学生的生命在诗人的眼中乃是“蒲公英壹样,飞了”,“千年的工匠”精心维护的乃是奴隶主义的宗教。使人立即明白普通人的生命在奴隶主心中所占据的份量。

“壹头长发,顷刻间放置天涯
你连最后壹个眼神
都不肯留下
蒲公英壹样,飞了
我们坚信
几千年的工匠
刻出来的玩偶都是壹模壹样
这符合壹种宗教—
奴隶主义”
(彦壹狐:《奴隶主义 ——13岁跳楼女孩儿》)

诗人彦壹狐的《镜像》看似虚拟,其实也显得特别的真实;这种真实就是,她把镜像与现实做了壹种完美的衔接。无论是对汉语言的把握还是对现实事件背后的历史事件的高度的把握,基本能达到恰到好处的地步。这是基于诗人长期对于现世的苦难的体验,诗人却无法保持壹种诗意的栖居般的对现实的审美距离,所以,诗人只能把自己变成为这个世界最具有道德力量的背叛者,其结果是,她需要从历史之中和具体的现实之中用自己的滚烫的心肠去窥探这个充满污垢的世界的秘密,用自己轻灵的灵魂去破碎坚硬的大地,点燃自己的肋骨去照亮前方那无边的黑暗。她在诗歌里说:

“我用很少的食物
喂养诗歌瘦弱的身体
在壹座城市,紧缩成壹颗低矮的沙粒
我种下的每个谷粟
都需要以血和泥”

“土豆,当然天生就是土豆
他们愚昧无知
除了供奉土地
允许切割,榨汁,削皮、碎成烂泥
把猪养肥了,再养法拉利
最后喂饱自己
长成妓女
与兜里只有三十元的嫖客做爱
死不足惜”
(彦壹狐:《死不足惜》)

“呕吐只是生理反应
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自我反刍的方式
让时光舔舐时光
如果遇到狼,就剁下自己的骨肉
扔出去喂养”
(彦壹狐:《晕船》)

自此,我无法将彦壹狐看做壹位女人,她的努力已经超越了自己性别的局限,诗人的每句诗都是那么的精致;我们在欣赏她的诗句的时候,时刻感受到的是壹颗诗人的胸怀和澎湃的心脏的跳跃:

“心缺壹块肉,有谁能够替代
如今,你终于明白
这壹生屈辱地活着
每壹根白发
都选择了无奈”

“亲爱的
当你唯壹的心肝
颤巍巍走在独木桥上
你命中的风铃,就被挂在了风中”
(彦壹狐:《天上的星星 —— 写给1500万个失独家庭》)

诗人的洞察力让我壹直唏嘘不已,当世人都在为所谓的盛世朝拜的时候,她却在壹旁冷眼鸟瞰这个被无知和愚蒙污染的世界:

“我居住的这个城市
原是壹片山地
推土机壹点壹点吃掉了山头
将它们夷为平地
林子插入了高楼大厦,草地灰飞烟灭
体育馆硕大的鸟巢
看不到壹根羽毛
有人花大价钱
在山的屎体上
建寺院,盖高楼,植草皮,种奇树,造假山
以复杂的利益关系
换算文明的程序”
(彦壹狐:《罪人》)

“让文化堕落在现实的麾下
这个笑贫不笑娼的世界
请不要忘记历史的威力
当壹切卸下了浮华
石头上的喘息
可以让你风光无限
也可以让你遗臭万年”
(彦壹狐:《当壹个市长以文化的名义》)

“国家富裕了
大街上歌舞升平
高档消费场所林立
我不知道,这都是谁的钱在那里得瑟
很多人,管生活叫生存
很多人,管生存叫活着
腐烂的枝蔓越抓越多
我们的幸福指数
在别人喧嚣的灰色钱夹里跳跃”
(彦壹狐:《工资涨了》)

阅读彦壹狐的诗篇,我只能用壹个词来定义之:异质诗人。
异质诗人乃是壹种与被官家豢养的诗人永远处于对立状态的诗人。是点燃自己的骨骼,烤炙自己的良知的那种诗人,是杜鹃泣血般歌唱的诗人。和笼中的的金丝雀的歌唱,和“壹群鸟归顺于壹头猪”的服膺权势完全是两码事!诗人在壹首《模仿》的诗里写到:

“壹群鸟归顺于壹头猪
这在动物界,绝对是空前绝后
我这么说,并不是斗转星移,连猪也物华天宝
变聪明、长本事了
而是,猪,越来越贪婪贪睡贪吃贪色贪得无厌
因此,猪越来越肥大
皮也是空前地厚
嘴也非常溜。见鬼会哼哼
见人会摇尾
让所有的鸟儿摘下五彩羽毛
模仿猪的样子
五体投地”
(彦壹狐:《模仿》)

在这个国度,当诗人与其诗歌都成为了壹种装饰并无底线地堕落的时候,只有异质诗人的存在才能证明这个国度存在的价值。否则,在壹个被异族唾弃的时代,又有谁有这样的胆魄可以“唾面自干”并肩扛起民族不坠的责任?而且还是需要壹介女子的肩膀来扛?
当庞大冷漠的国家机器轰响着不断地剪除着我们这些蚁民们的先知的时候,林昭,那个名字可以使得亿万男儿羞愧难挡的名字,以壹介女子的肩膀肩扛起来这个民族不坠的希望。为何又是女子?自古以来的红颜误国的讹传,总能替那些污浊的“历史的奴隶”们充当壹时的遮羞布,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到几时呢?

目前,数十年来,有壹种无法超越的悖论就是:有壹定文学才能的诗人或者作家,如果想要获得自由,总是要失去自由,而且,这些诗人和作家却要不断地成为历史前行的活祭,成为时代的“牺的牲”。

也许,我们人类的前行,从奴役走向自由的必然代价难道就是以牺牲人类中最有才华、情感最敏感的作家来完成的吗?我也在不断地用这个问题来叩问自己的良知!不断地问这个简单的问题:“为什么?”

因为,我们处于这个历史阶段,这个历史阶段里拥有的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法则、无所不能的辩证法和温暖的组织氛围;似乎,对于那些庸俗的人们来讲,用黑格尔的庸俗的“存在即合理”可以全能地解释这个混蛋的世界。

《镜像》所能映射出来的这个世界的镜像还在于,诗人可以使用完全人性的角度来诠释其眼中的世界;而那些唯物主义无神论的作家们,仅仅是把人类的悲欢离合看作是历史的材料,现实的世界不再是作为个人可以了解到的现实,而是那些处于极权中心的人所玩弄的历史现实。人类在他们的眼中,不过是壹堆资料的无聊的堆砌。如同无神论的教育壹样,学生所代表的不再是壹个个鲜活的个体,而是老师心目中评优晋级涨工资所要依赖的壹个分值,是教育行政领导头脑里的壹个及格率和升学率等毫无生机的资料。人类的子女正在被极权主义所操纵的无神论漂白着脑壳,全然把学生们充当他们获取利益的链条上的壹个个冷漠的数字。人类最高贵的和最美好的灵性在这里不名壹钱。
眼中无人的教育与无限泛滥的环境污染,壹样被有良知的作家所诟病:

“我无法理解
这是壹座什么温床
令牌上的交易
成为自我腐败
强强相护的滋养
那清澈的溪流
天上飘飞的壹朵朵绵羊
如今,只留在孩子们的课本上”
(彦壹狐:《丧钟——记中国稀土污染》)

“河流干涸了
土地被壹点点侵蚀
远去的村庄,开始了流浪
贪婪的黑手
又伸向地球内脏
“癌症村”、“稀土湖”、放射性污染
吃子孙饭,无止境开采
谁的魔咒
让权力先富起来”
(彦壹狐:《丧钟——记中国稀土污染》)

被奴役者总是有先知先觉者起来。往往,诗人总是代表着怀疑主义者质问所谓合理存在的壹切,当极权主义者把这些代表着类似先知的诗人投入了监牢的时候,这些羔羊般的奴隶不知所措不知所从,看着因言获罪的人越来越多,又看着彦壹狐的精美别致的异质诗歌,在壹个看似强大且实际上十分卑劣的匪治时代,能否继续容忍异质诗人的继续写作?

“反复和你说着同壹个寓言
魔鬼住进了华美的宫殿
有壹些大人是恶狼扮演
那些把你和父母生生分离的人
脸上都刻着神圣的谎言
孩子,我该如何
为你抱来阳光
我该如何向你描述
人性与道德,是怎样
被空前绝后的权欲欺凌得壹塌胡涂
翻开历史
无论是赵氏孤儿
还是是狸猫换太子
都没有这些魔鬼的道行
强抢明卖人之幼,还要记上功德
人性灭绝的悲居,惊世骇闻”
(彦壹狐:《我该如何为你抱来阳光》)

我在不甚遥远的地方,看着《镜像》,体味着身边所发生的各类景象,心仍然寒冷,血逐渐冰凉。在这条诗人的路上,我们谁都不知道还能前行多远!

谨以此篇小文祝福那些异质诗人们!

于2014/12/1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