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按:告别2014,录30年前诗歌民刊(Samizdat in China)

发表的拙作《堕梦》,以志——

站牌肃立有如墓碑
早行人在此
天天凭吊

晨曦很响亮
和所有的哈欠一样
与屠场一道浮出的世界
是完整的
热气腾腾

你见过血

灿烂的欲望已经搁浅
不再游动
海在一吋吋下降
露出空旷的或嶙峋的思想
礁石们盘坐成高僧
发育得很好
没有进香者使他们烦恼

除了这一群又一群石头
别人没有宗教
打哈欠的人从来不完整
遭此长夜的击杀
庙与和尚都逃跑
留下罪

你见过班车雄赳赳
一身去搬死尸的打扮

长指甲的手被切断在
昨夜的赌台上
瘦的双腿插进了迪斯科绞机
血淋淋
嘴唇在另一张嘴唇上没能撕下
少年的目光
让成人电影拔尽
头颅挂倒在烈性酒瓶的
美人肩
他也思考
今天

空荡荡的胴体只等春风
吹他一身芳草
最后才为世界残剩一座
枯骨的建筑
栖息蓬蓬勃勃的乌鸦和
凄厉的光阴
海上月长成警世钟

这就是今天呵
还有甚么大潮
比你的黑发更汹涌
浮起几条人命
大面额的钞票太像战旗
给这个世界
漏洞百出的人们
能打上几个补丁

海是从针孔里悄悄漏掉的
富人和穷人一起排着长队
围作岸宛似筋肉
等候在血库外
注射
精神
原载地下诗刊《舟》第3期
(1984年5月 • 上海)

来源:《开放》2015年1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