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3da7412-7593-41f3-b711-04b2cb2ad5fa2015-02-02

图片:哈达获释近两个月,当局打压其全家升级。(哈达家人独家提供/记者乔龙)

内蒙当局对异议人士哈达打压进一步加剧。旅居美国的蒙古族人日前捐助哈达的两千美元善款再被冻结,哈达的妻子新娜更被指“分裂国家”。新娜称,银行向她出示了公安厅的指令,冻结该笔汇款,希望国际社会关注。哈达周一表示,曾经汇款给他的境内人士被公安警告,有的被威胁可能失去工作。哈达感叹现在如同在一个大监狱。

内蒙古异议人士哈达获释近两个月,当局对其及家人的打压进一步升级。哈达的妻子新娜星期一告诉本台,来自海外蒙古族人的一笔两千美元捐款被公安厅下令冻结:“我去银行取美国的朋友给我汇来的一笔钱。数目挺大的,两千美元。这是海外的蒙古同胞的捐款。没有想到竟然被他们冻结,银行方面说是内蒙古公安厅指示。我要他们出示原因以及有效的文字材料,他们不给。我据理力争,说了一个多小时,他们让我看他的电脑显示,是一份打印的通知,就是发给他们银行的。上面写着新娜,冻结原由是空白,时间是1月28日。我要拍照的时候,他们很紧张,说公安不让”。

新娜指责当局的做法,令人发指:“哈达被关押19年,已经身体很差,我也有心脏病,我儿子三次外出打工,被有关人员插手,不让他上班。我们的货物(书)也被冻结。海内外很多蒙古族同胞给我们捐款,他们又一而再,再而三冻结我们的账户。现在我的中行卡、建行卡全被冻结,现在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这种做法令人发指。我呼吁国际社会关注,我强烈抗议”。

哈达的儿子威勒斯说,最近有不少蒙古族同胞给他们捐款,但公安对他们严厉警告:“现在已经到了挨个找捐款人,上面恐吓,还要他们签字画押,写保证书说以后再也不给这家人捐款这种程度了,然后又很多捐款人问,说为什么不能给这家人捐款,(公安)说,这个人(哈达)的老婆(新娜)、孩子(威勒斯),涉及到分裂国家”。

威勒斯就此提出质疑。他说:“如果公安系统已经有确凿证据,我们一家分裂国家,为什么不抓人,反而要断我们的生路。另外,我一直在找工作,都是因为做了半天公安介入而被轰走。老板找我谈话说不是你的问题,有人专门上门告诉我们,如果你雇佣这个小伙子,你们(公司)就不能再做了”。

被连续羁押近20年的哈达,自去年12月9日获释至今已近两个月,因拒绝接受当局的条件,被切断全家的生活来源。因海内外人士的捐款被冻结,现无钱医病。他周一对记者说:“昨天在一个微信聊天群的一个人,他告诉我,他给我们家捐了两千元钱,被警察叫去说,所有给我们捐钱的人,都要进行调查。而且已经警告他,你再捐款要开除你的工作。他现在压力很大”。

哈达表示,他在获释前已预料到将继续被软禁,他现在最大的感受是没有自由:“我现在继续被控制在家里,这种情况下(公安的意思是)只要我们不妥协,什么都别谈。我最大的感受是没有获得自由。现在为什么让我暂时住他们的房子,这个房子他们监控我,特别方便。实际上我现在再次被软禁,是在家中。出来之前,我已经估计到”。

今年60岁的哈达曾在1989年创办蒙古学书店,后与朋友成立“内蒙古民主联盟”并担任主席。他主张内蒙古高度自治。后被当局以分裂国家等罪判刑15年,刑满出狱后又被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法外羁押4年。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汉强)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