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在我的土地上
我梦见过大理
山水间默认禅的踪迹
一行诗句,被潘洗尘
写进大碗的酒意中
我无法完成这
自闭时代的呼啸与长吟
我将自己困顿在《盐碱地》
和植物们一起
大战来自远方的僵尸
洱海水调歌头
苍山应声勃起
那些历史上被遗忘的名字
又被一声声唤醒
沈浩波们诗曰:喊起来。
念长歌舍的唱片便自动弹唱
诗人们像一堆机器
有秩序地进入诗与酒的话题
在木头长桌上
摆起漫长的历史乌龙
我想简单地把歌颂日月的唐诗
临时收留在黑暗中的断片
像宋琳《采撷者之诗》里的
途中速写

2014.5.16.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 edit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