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叶开先生南京之行而作

一根油条牵肠挂肚游子的心
碗里的豆浆开出去年的梅花
腥黄色,似壮土的苦胆
南京的四座古城门,拒绝了
你归来的消息。
学问这个饭团,仅仅够你将就
短暂的一个上午
可人生有多少个春天消耗在这
冷凄的等待当中。
站在民间立场,冷眼旁观
匆匆鸟兽散的看客,我也算上一个。
时间在宽阔的人流当中
仍然是浑然一整片剪不断的迷雾
一夜一夜交换着彼此的呼吸。
朋友们,别离只不过是
呼吸之间停顿的小小节奏。
旗的风幡变幻为机车鸣笛的低声怒吼。
出发吧,你的未来里只能与狼共舞
爪牙不可能抚平一个时代的创伤
滑动在欲望的铁轨上,历史的玄武门
终将远去。
二十年后,我们会听到
尖叫声划破命运漆黑的夜空。

2014.5.25.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 edit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