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寒窗

云南的山水间,我占据一块
黑色背景。

废弃的古城墙外,舌头展示
一扇若有若无的门。

大师在记忆的山川外挥手致意
吃茶,观鱼。

我被困顿于一场梦境
低吟于阴沟的物语。

一念被分解,无数声
入耳的天籁。乌龙茶颓废在屋檐之下。

夏日,雨滴跌落
恰到好处地张开诗人的嘴脸。

鸟儿将至,土地陷的很深
深夜之手触摸别离之后的寒意。

寒窗外
过去时光的山顶。

2. 醉游大理

穿着一袭长衫云游诗歌的
大理之国

忘了秋蝉刚刚鸣罢西北边关的夏天
牛皮酒壶背着沉重的肝脏

游走于呢喃的酒吧
夜色升级了,圆月普照满山坡的茶树

三角梅在宿命中等待恋人走过花房
诗歌张开天目,我怀抱泪水漂流

闪亮的日子里,忘了我是谁
教育一锅粥好好供养这个贫穷的时代

3. 说

阴魂已不是昔日的阴魂
清醒者说。

撕裂的末日每日都在抒情
诗人们说。

人生的终结将是我们的盛宴
乌鸦们说。

在看不到未来的黑暗中咀嚼痛苦
囚徒们说。

在没有体温的身体里拥抱爱情
革命者说。

4. 读书偶记

加缪是残忍的,他说“人们
必须想像西西弗斯是快乐的”。
加缪是荒谬的,他说
“精神的愉悦归于禁欲主义”。

里尔克用乞丐之歌、盲人之歌、
酒徒之歌、自杀者之歌、寡妇之歌、
白痴之歌、孤儿之歌和侏儒之歌
来发出自己的声音:“他们必须歌唱”

宋琳是提问者:“万物都会消逝,
那么众神呢?”
海涅是孤独的纳克索斯:
“我爱着一朵花,却不知是哪一朵?”

5. 你的眼神

从一个眼神跳到
另一个眼神
孤独,它用了多长时间
完成一部人生的简史?

关键词是“内心的流亡”
多少面孔看过来看过去
终究免不了
被所有的人遗忘

6. 静物

桌上散落着,一些荒唐的说法
唯物主义把五根手指描写成黑色的
十字架
像黎明前的山顶

陨石偶尔客串一下远古
和镜子里不相干的苹果各怀
一点心事
陈旧的光阴们互相追尾

南方飘来的忧愁,必然要回到
南方去
只因我的额头曾经
轻触过那一片陌生的土地

我奔跑在皮相四季开花的路上
最终木刻在绞刑架精致的相框里
人生所有的暮色寂寞而美丽
像诗与歌中的爱尔兰

2014-7-12

7. 克服。专注。碎纸片

克服。专注。碎纸片。
木雕。佛像。双手合十。
女作家。咖啡泡沫。午后童话。
重叠。深邃。樱桃。切割。
无名男子。裸体(上半身)。
民宅。大烟雾。澳洲。
海洋感浮雕造型。淡季。
绝色。
迟来的盛夏。水墨。被禁止。
独处。缓慢。卧病。
三言两语。飞天。切腹之痛。
一场误会。表白。“我的朋友
在阳光中腐烂”。
我以为只有我是凶手。此处。
(空余千古恨)
不宜久留。

2012-3-12

8. 古僧

地上
微凉
不宜独坐太久
先生,请先将就一壶浊酒

足音
空寂
知己乃千古稀有之物
不必太在意,此一时的箫声匿迹

垂首
合掌
水波倒映着江湖路上的
倦容,八风吹不动的万古愁

9. 诗生活

他们给黑屋子里的花朵浇水,悬赏日月
在木板上刻下彼此的名字
嘲笑时间
他们在铁丝网下搬砖砌墙,重建
家园
在耳边喘着粗气,过上了诗生活

他们,在壹圆纸币上押注理想,不管
敌人的城墙多么坚不可摧;他们
大骂怀春的表情,却把杂志封面上的女郎紧紧
攥在手里;他们空谈风月,也会在月下饮酒
脚步停在最美的地方浑然不知
他们的尿骚气直达你们所说的天堂

2014-5-21

10. 一个外乡人,来到大理

一个外乡人,来到大理
以为明白了和情欲有关的许多事
可是呢?可是呢?
低空飞行的脚印
对准充了气的笑脸
踹上恶搞的一脚
飞天之舞在古老的青石板上春光乍泄
青春的节日过后,依旧是万径人踪灭
我和黑夜
就像两张拥吻的嘴唇
交换着彼此的热血
我想念的人生伴侣
正在一只巨大的音乐盒子里制造沉闷枯躁的回声,款款
走下重低音的木质台阶
如果历史有深度的话
我想,也就如同此到一般
沉静而迷人

2014.5.9.

11. 爽

蝴蝶翩然飞过耳旁风
我以为是那个叫“鬼”的男人正
外出求欢
他在一堆焚烧的纸币上找到久违的
快感。

爽!

爽,就是夜奔的暗流!

2014-5-9

12. 吞下苦果

撕开面膜
溪下石桌流出水面。
月光
像表情一样无痕。

我收藏大胡子肖像
门框收藏钉子和暗锁。
竹子归去来兮
犀牛无语,留下忍耐的粪便。

猫眼接近两只
流浪的耳朵。
回家去吧
聚散在诗歌史上的两只小小精虫。

2014.5.19.

来源:作者博客

作者 editor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