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Li8爱琴海

凝神之际,你随钢琴的旋律

飞来。一座大理石雕像!

然后是你的名字:海伦

我们的手很快交错在一起

火。特洛伊战争围住我们

哦,还有什么语言比这自然!

不用词语。用手。彼此

确认。直到我血里的兵马俑

占居你腿间的神庙。我们

并肩向前。爱琴海翻涌

解释着“合而不同”的奥义

哦,还有什么语言比这热烈!

你突然热泪满面,依着我

像暴雨后贴向大地的牡丹

“到处是敌人!” 我懂你意思

和我一样,你的爱人,孩子

正从天上投来锋利的目光

哦,还有什么语言比这坦诚!

“然后分手—同,而不合!”

“然后我们就是维纳斯

和她那只无法找回的手臂!“

“然后,然后你继续做

东正教十字。我意淫庄子的梦蝶……”

 

夜曲

欧菲丽亚在月光荡漾的水上飘浮:我

找到了自己,一本旧书,那里,反抗的血已变成了霉点

哈姆雷特在岸上默立:我鼓掌

意味着牙齿已把星光播入发情的土地

欧菲丽亚嘴唇越渐发白:我学会了隐忍

钻进鼻孔的水是拯救我的远方的寺庙

哈姆雷特弯下腰打量水面:这些水泡

若不是握紧的拳头,就一定是笑声:“让我再死一回!”

 

来源:智岚JASON视文采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