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2015年2月15日讯)节前山东各界在广场聚会,向全国维权者祝贺新年愉快!大家互相鼓励、祝福,愿新的一年,坚持维权、抗争不息。参加者有李红卫,邵凌才,郭全芳,高祥明,巩磊,莊祥禄,陈蓬莲,李连禄,孙文广等二十余人。

港人聚众争取真普选,值得大家学习。1989年因为参加示威活动,被判刑4年的英语教师邵凌才,在这次聚会中为了表示对港民的支持,写下了“香港 BACK 爱你”表达他对港人的新年祝贺,并拍下照片,他希望,年节之际,能让港人看到他的祝福。

 

去年九月香港雨伞运动高潮时,就在这个广场(济南天桥北广场或叫成丰桥广场),很多市民拉起了横幅“支持香港人民的自主选择”表达对港人的声援,据说这张照片后来上了香港的“苹果日报”,在山东传为佳话。

 

本人从2012年开始被软禁在家,直至今日,每天楼下都有公安站岗,多时数十人少时也有八九个人轮流值班。去年春天,我趁其不备,来到这个广场和朋友相聚,没想到还是被公安发现。追来了四五辆警车,二十几个国保和山大公安处的人,一定要押我回山大。我表示抗议,很多朋友聚上来,与国保们理论,他们理尽词穷,到后来,我和几位朋友一起打的回家,警车随后紧跟。回到学校,他们加紧监控,我到校园散步、食堂吃饭,都有人紧跟。从哪之后,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个广场。

 

当局害怕民间聚集,但是民间只有聚集才能抱团取暖,交流信息,形成力量,展示民意。

 

前几年,民间兴起“同城聚会”到小饭店议论国事。对民间交流起到了积极作用。但是这种聚集活动一旦被当局发现,就可能遭到破坏。我有两次参加活动,都被国保追了过去,聚会被驱散。一次是在比较偏远的济南八里洼的一个小饭店,另一次在泉城饭店被国保追到,逼我坐上警车返回学校。2013年五月中旬,李红卫过生日,聚集山东各地朋友在经十一路小学附近的一饭店聚会。结果来了二三十个国保将所有聚餐人员带到派出所进行盘问。

 

现在民间聚餐很难保密,主要因为当局采用电话窃听、手机定位,可以准确的知道聚餐地点。到饭店聚餐,费用不菲,对很多维权者也是个经济负担。

 

现在各地开展的广场定期聚集,优点是,互相联络比较容易,在开阔场地聚集,驱散有困难,开支也比较小。现在济南市有两个民间聚集场合,一是天桥北广场(成丰桥广场),另一个是英雄山北广场。我和朋友们在2011年春天,到英雄山北广场聚会,国保多次前去广场阻拦,对到那里进行演讲的人进行恐吓、殴打。李红卫到广场演讲,竟被判处劳教一年九个月。为了阻止我去广场演讲,后来国保每次聚会前都将我堵在家中。对公安的行径,我曾发过过几篇网文进行揭露(见孙文广《广场行思录》等)。

 

现在济南市天桥北广场和英雄山北广场,民间聚集活动已经初步形成定势,维权者和异见人士有了一个定期聚会的地点。在中国要进行维权,要开发民智,要推动民主化,广场聚集、广场表达都必不可少。

 

当权者垄断了媒体,剥夺了公民宪法赋予的集会、结社和出版的自由权利。民间最后只能走上广场,走上街道,实现公民聚集、表达的权利,这是大势所趋,也是世界潮流。

2015年2月15日于山东大学 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来源:参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