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5日

Shitao11
两个诗人埋葬在这里,两个
不明来历的异乡人。在南方
这样的野竹林,回响着游人的杂说
刚刚走过一行楔形文字,刚刚
走过失业者聚集的广场
刚刚走出黑夜,白昼一览无余
一个多余的名字,被人从墓碑上
剔出,涂成一团黑色的空白。青铜
塑造的两尊胸像,眼睛都被掏空
晨光,像子弹击穿那眼球呆过的
阴湿的洞穴。蝎子们
沿着熟悉的路径来回穿梭
那里已经成为它们的家。那曾经被
众人仰慕的羞涩目光哪里去了?那曾经
流出滚烫泪水的源泉,竟蓄满了异端的毒液?
2008-11-22
来源:作者微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