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Li10

死海

从表面上看,这片海

与其他的海并没有什么差异:一泓

微笑的蓝,等待你的进入。她的浮力

是许多人追求的幸福:在温软上躺着,美妙地阅读自己

很多人用她深处的黑泥抹身,虔诚,像一个祈祷的病人

我长鲜的脚在发痒。我步入水中⋯⋯

我浮起,像墙上一只移动的蜥蜴。我不会

潜泳,因为这样做眼睛会流泪——肉体

太脆弱,经不住深处最温柔的一击。我庆幸我

进入了她——由于蒸发,这海不久将不复存在

但我,我的身体,在这里总斜成小时候练习本上的“人”

荡漾忽而又让我变成“大”

自然,就像婴儿霸占母亲的乳房。失控的叫

让我学会如何背对我置身的海水——只有面朝天空

眼睛才不会受伤,或流泪。你发现:嘴对着海

俯卧,人会失去平衡。你已品过深渊的滋味。你在流泪

注:

死海位於约旦-死海地沟(560公里〔350里〕长)的最低部,为内陆盐湖,位于以色列和约旦之间的约旦谷地。死海水含盐量极高,是普通海洋含盐份的10倍。由于盐水浓度高,游泳者极易浮起。

 

与一个中国美女交谈

最后话题转向

黑暗

但流汗的脸依旧如此鲜艳:一朵晨露的荷花

哦,根!哦,淤泥!

谁去显影一卷死抱经验的胶卷?

咖啡?

想不痛苦有两种选择:只看荷花,或潜入淤泥

霓虹是最好的荷花

它让眼睛忘记深处的世界:淤泥的黑暗,暴力

佛是多么的鲜艳!

 

来源:智岚JASON视文采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