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18

Shitao13
多年以来,我一直被严厉告诫,不得和境外敌对势力有什么联系。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至今无法得到公开的资料,显示什么样具体的国家、组织和个人属于境外敌对势力?凭我作为一个人类基本的价值判断以及作为一个媒体人所特有的敏感和良知,本-拉登及其领导的基地组织应当属于最大的敌对势力,应该说,他们是人类世界的共同的敌人。拉登被击毙是我在劳改队期间看到的最大快人心的国际新闻。现在,恐怖主义的温床上又誕下ISIS这样一个撒旦的继承者,我从媒体上看到他们滥杀无辜,感到非常的愤怒,但苦于我国的国情,无法让那些代表了我们一辈子的各位官老爷、官媒体、官发言人去代表我哪怕就一次,去强烈谴责,然后像个负责任的大国那样采取些具体措施。这两天看到官家《环球时报》的相关评论却让我感到十分吃惊和万分不解:中国号称是一个龙的国度,怎么现在遍地蛇蝎横行、王八当道呢?

好在聪明的中国人特别善于自我解嘲,比如,可以把蛇年叫做金蛇,金蛇狂舞竟然是盛世美景的祥瑞之兆。今天是马年的最后一天,农历的除夕。再过十几个小时就是羊年。昨天看新闻得知,美军4000名战士已经到达中东,开始围剿ISIS。真是一支正义之师、钢铁之师,衷心祝愿他们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勇敢、善良的马儿带给我们吉祥的祝福,但它的任期十二年才轮到一次。我是不怎么喜欢羊的,尽管它给了我无数的美味。主要原因是大家赋予在羊身上的道德意义太多,说它善良、听话,怎么不说它愚昧无知呢?我从小就看到很多次杀羊的场面,那种任人宰割的温顺让人觉得它天生就是该杀的命。羊还不如猪呢,杀猪的时候,猪的惨叫声那可是惊天动地、壮怀激烈。我也见过一只大白猪,似乎知道当天轮到它被宰杀,竟然成功地从猪栏里逃跑出来,湖南德山监狱的几个警察和几个养猪的囚犯拿着木棍和扫把,很费劲地才把这头拼死抗争的家伙捉拿归笼。我们一群猪一样被关在旁边一幢二楼铁笼子里的人,大声地为那头猪叫好,像在看一部好莱坞大片。

在羊的世界里,度过祥和、平静的羊年,这是亿万中国人民的美好愿景。可以想见,今年的羊肉特别畅销美味,《喜羊羊和灰太狼》会特别热播,教育部对高校的治理整顿会特别顺畅,四月份开始的网络管控会一帆风顺。一切都朝着有利于牧羊人的方向发展,一切都顺应着牧羊犬严厉的吼叫声。在羊的世界里,我们安心做一个温顺的人。我们被告诫,四周都是凶狠的狼,狼视眈眈,极其危险;我们也知道,我们这群羊里面也有披着羊皮的虎,虎视眈眈,防不胜防。好在,羊年一过,猴年到来,我生肖属猴,耐心夹住屁股上的假羊尾巴,猴年就可以回到我的花果山,享受无拘无束的山林生活和隐逸避世的的茶语人生。

除夕无眠,处世无言,似乎是传统文化中从羊的身上学到的最博大精深的生存智慧。托尔斯泰说,“人间只要有屠房,便有战场”,我没有机会和能力去参与打击境外敌对势力ISIS的战争,但我完全有必要在蛇蝎横行、王八当道、狐假虎威、狼狈为奸、鸡鸣狗盗的现实生活中学会保护自己,夹紧尾巴,大块吃羊肉,大碗喝啤酒,偶尔派去一两只“嘲笑鸟”,啄开胡锡进孔庆东之流披在身上的老羊皮羊。

(2015-2-18呼笑山庄)

来源:作者微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