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我的上篇《拒绝陪葬》让一些人不满,我经常会写一些让朋友不满的文字。有时我这样的文字让这些人不满,那样的文字又让那些人不满,我的文字很难做到让所有朋友喜欢。

但我相信我的文字有我的读者,我为我的读者而写,我向他们呼喊,哪怕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回眸,我无须万众欢呼,我知道这不可能。

但我的确觉得我们在陪葬,只是许多人没说出来,没说出来的不等于永远不说更不等于没有动作,但我的确说了以一种让一些人很不爽的方式说了。我坚信人心会不可抗拒的走向毫无保留的阳光大世界,当然我也相信更多人不认为他们在陪葬,他们会认为外国真什么都好中国真这么糟吗,要说陪葬愿意的大有人在,就有人不要纯净的空气不要自由的风。所谓“儿不能嫌母丑”,一句老掉牙的话让你八千里云飞蛋打,风雨彻无道。

好一个“儿不嫌母丑”,你怎么不说妻不嫌夫贫夫不嫌妻陋,你还可以说民不嫌君昏君不嫌民愚,你还可以日夜诵读一本书不嫌书烂书破,虚心聆听连夜的噪音不嫌音噪,你还可以……

突然发觉最近几年中国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集体脑残状,这情况鸦片战争前后的漫漫长夜中有过,文革中的十年癫疯期有过,如今的中国人是第三次集体脑残总爆发。

中国人第一次脑残持续了一百年,第二次持续了十年,本次脑残会持续多久,上帝知道。

自古脑残不可怕,可怕的是把脑残当智慧,把狭隘当境界,把污染当幸福。我相信若干年后我们的后人会发现今天的许多争论的确很无知很脑残。就像今天的我们会惊奇一百多年前我们的祖上怎么为建不建铁路争论不休,而且一争就是几十年,反对者振振有词的认为建了铁路会败坏祖上龙脉,而且他们认为建铁路是洋人的阴谋,当年的阴谋论者认为洋人要断我龙脉毁我长城。

奶奶的,奶奶的一百年后的阴谋论者依然如故,一百年了,我们的阴谋论者毫无长进。

我们经常在一些基本常识上争来争去,因为我们的价值观模糊,有时我在想,我们究竟有没有价值观。或许我们从没有过价值观,或许曾经有过后来丢了,总之今天的我们没有价值观。

我依然拒绝陪葬,当然你可以找一千个理由继续葬陪。但我只需一个理由,任何形式的陪葬都是极不仁道的,为了拒绝所有不仁道,我拒绝陪葬。

By editor

在 “老酒葫芦:拒绝陪葬之二” 有 1 条评论
  1. 狗一样的日子

    五十年如狗之一日
    然而,我却信心满满,足以看见普照的阳光
    五千年未有的突变
    大航海带来食物
    互联网带来人的定义

    顾炎武,魏源的探索
    比之当今
    就象童话

    2014.11.21世界首届互联网大会
    在浙江乌镇结束

评论已关闭。